返回列表頁

  • 看了格瓦推臉書上的《名從主人,請不要叫我「漢」人》,裡面談到台灣人的組成,將之分為原住民、本土漢(Holo和客家)、中華漢(戰後中國移民),依這樣的區分,他說四大族群論(原住民、Holo、客家、戰後中國移民)(或加上平埔族而成五大族群)可以發展為「多元本土論」,以平權為原則形成保存族裔文化的台灣共同體。 

    他強調「我們首先面對的危機,是在『原住民—漢人(非原住民)』二分的陽謀下,本土漢(Holo與客家族裔)被中華漢吞噬(此處族裔的消長指的是文化的消長),因為目前仍是ROC殖民。」 

    他認為「解殖,是以制度面保障四大族群(或多元族群)的族裔認同、文化發展都能平權共存,在台灣新共和的架構下。」 

    坦白說,他主張多元本土論,反對一元真本土論,這樣的解殖宣言,是基於尊重不同文化,原則上並沒有錯。但是台灣社會經過數百年來的文化融合,如果林媽利的研究是對的,Holo與客家族群85%有原住民血統,90%有中國南方百越血統,台灣人是東南亞大陸、東亞大陸、原住民以及東南亞島嶼等地區人種混血的結果。如果名從主人,大多數人都可以說自己是原住民,或是平浦族,也可能可以說自己是百越人,或是福佬人、客家人。所以你是什麼人啊?誰才是你真正的祖先呢? 

    還有,台灣人中的主要組成份子,講Holo和客家語的所謂閩客族群,真的是國民黨教科書中所描繪的唐山過台灣而來的中國本土住民嗎? 

    格瓦推的文章下面留言裡,有一位李永鑫先生引用了潘智仁老師的臉書上的截圖,他說. 根據潘老師的觀點,講Holo 語的族群以及講 Hakka 語的族群並非是早期從中國來的移民。是國民黨刻意要將台灣與中國做連結才虛構出唐山過台灣的。在清帝國時期,台灣的戶口分民戶(熟番)與番戶(生番),這兩者是大宗,根本沒有所謂的閩客 

    到了日治時期,台灣的各族群人口數,熟番和生番就佔了近百分之95,而「唐山過台灣」的人佔不到百分之一。而且當時的記載也沒有閩客族群。依潘老師的說法,閩客語族群的產生,是因為教育場所使用的語言的關係(應該是殖民政府的官方指定語言),而非來自於中國的移民。就像國民黨在台灣幾十年,就讓台灣本地人全部講他們的官方話。大清帝國統治了台灣212年,為了統治便利性,要求統一地區語言是絕對可能的。所以台灣的閩客語族群是學習了閩客語的熟番,並不是國民黨六七十年前,為了洗腦台灣人,虛構出來的唐山過台灣而來的閩南人與客家人。 

    事實上,你真正是什麼族群的人,並不影響你現在是不是台灣人,不認同台灣的可以離開台灣,到他想去的國度,真正認同台灣的,即使是少數族裔,像歐洲裔的顧孚佑,才算是真正的台灣人。 

    最後格瓦推先生也同意大家都應該揚棄血緣論,訴諸「現在的」土地認同建構真正屬於台灣的生命共同體。 


    普世價值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台灣人講話有禮無體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們都是外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