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女兒最近在找工作。

    到股王大立光面試,主考官是一位白髮蒼蒼的先生,他一直對大女兒說,要來他們公司必須有抗壓性,很可能一天上班要上12個小時。然後就開始教訓,現在年輕人就是沒有抗壓性,一天到晚腦中就想著要利用特休日的休假出去玩,難怪台灣經濟會不好。大女兒說,雖然他們的薪水還不錯,但是聽起來好像很看不起年輕人。如果這樣的操員工,大概到三十幾歲就陣亡了吧!

    去日本生產相機的公司佳能面試,主考官是位日本人,只重視日文是否流利,應對是否得體。並且表明是正常上下班制,如果路途太遠,公司還設有四人一間的宿舍。大女兒說,感覺和後者的經營理念比較合拍,比較把年輕人當人看。前者簡直是把員工當奴工看待,能盡量榨就盡量榨,實在不太正常了。

    大女兒先後接到大立光和佳能的錄取通知。接到大立光的通知時,女兒回答他還要考慮考慮,對方愣了一下,大概是想說,自己是股王,有幾十人搶著要這職位,為何有人還要考慮?但女兒說,她從一進門,就不喜歡這公司的文化。因為每個人講話都很冷淡嚴肅,她在等面試時,只能坐在位子愣愣的等,沒人告訴她幾點開始。面試時,主考官還跟她強調「公司如果有不合理的要求也要配合。」反而佳能的公司從一進門,警衛就很親切的為她報路。人事室的人會客氣的請她等一下。面試時,日本的主考官會親切的問她要不要喝杯水,讓她覺得自己有被尊重。最後她選擇佳能,儘管大立光是股王,公司離住處也較近。但想到工作時要面對什麼環境,什麼氣氛,她還是寧願捨近求遠。

    政大法律學系副教授劉宏恩說:「上一代的特質下一代沒有了,可是下一代也有新的特質,用更有效率,而不是吃苦耐勞的方式來解決。」過去年輕世代被刻板印象為草莓族,抗壓性似乎比起40歲以上的世代較為薄弱,但勇於表現自我、合作和創新能力的展現可能更為突出。現代職場離職率逐年提高不一定不好,職員在單一公司的平均年資短少是普世現象,不表示缺乏責任感和個人信用,只表示他們比上一代更懂生活品味、更敢追求生命意義,不曲意逢迎、不看別人臉色、強調對自己負責、做自己的最嚮往。如果這也叫自我中心,或許這樣的人性更真。

    延伸閱讀:

    林建山批年輕人只想休假求高薪 苗博雅:當奴隸還要陶醉嗎?

    別拿年資壓我,請用實力說服我!ZALORA的新世代管理學:有能力,就升職


    普世價值 / 勞資關係

       
  • 小女兒的日本經驗 (04-23-2016一賢)

    下午有機會跟小女兒獨處,問到她工作狀況,她說本來她和她日本老闆前年幫這家日本公司做開店顧問,成功地開展了東區第一間餐廳,她覺得她們公司的管理不好,因為很多中高階主管是日本人,但是能力跟態度都不好,公司對他們卻無可奈何,所以這家日本公司的老闆曾經問她要不要去他們公司,她並沒有答應。去年初她老闆正式簽約加入這家日本公司,她就順理成章成為這家公司的一員。這家雖然算是大公司,但在日本成立的時間沒有太久,所以系統制度不是很好。她們的約是一年一簽,今年她老闆重新簽約,卻把她忘了。她覺得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就提出辭呈。

    小女兒大學畢業之後,找了兩個工作,都是日本人開的公司。第一家是一個日本小型廣告公司的台灣代表,薪水不高,但是工作全包,她日本的女老闆幾乎任何時間都可以找她工作加班,但薪水比她正常上下班的表姊還低,福利更是不能比,她做了兩年壓力越來越大,就辭職了。第二家是日本人在台灣開的餐飲公司,她當展店助理,負責新餐廳開展的規劃和執行,直到營業正常之後,才繼續開新店。這份工作也一樣沒有正常的休假日,一個禮拜工作六到七天,晚上還要經常加班,為了明天老闆要報告。她拿一個月三萬多的薪水,被要求責任制,我一直為她這樣的工作感到不值,但是她沒有問,也不敢隨便給她意見。前年,她跟隨的經理因為被高層排擠而離職,她也被迫離開,所以就成了自由業。

    今天她說已經提辭呈,我看到她老是遇人不淑,就跟她說:

    「我們公司找人是很謹慎的,一個職缺都要面談至少七八個,從中選兩三個,做比較評估,最後選定的人,還要徵詢推薦人的意見。同樣地,找工作也是要慎重,要多找幾個公司,做適當的比較。」

    她說她傾向自己做自由業,想要做日語口譯。我看到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很欣賞她,也尊重她的想法。只是跟她建議不一定要日翻中,也可以日翻英,增加自己的能力和視野,她聽了也能接受,相信她可以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上一篇:美食勝過唸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人講話有禮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