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左圖:愛爾蘭人口只有台灣的5分之1。一樣做電子、拚生技,為何外商投資額是台灣43倍、人均所得2.4倍?(攝:楊文財)

    晚上看到商業週刊的財經趨勢報導:《歐洲矽谷 --- 愛爾蘭 這樣才叫拚經濟》,副標題是『一封Email,解開台灣薪資凍漲、經濟休克之謎』。 

    文章裡談到同是小島國、缺乏資源,愛爾蘭從「歐洲乞丐」變「浴火鳳凰」(《經濟學人》歷年給的封號),台灣卻從「亞洲小龍」沉淪為「亞洲小蟲」。跟台灣一樣靠出口,然而,去年愛爾蘭出口成長率高達近21%,台灣出口則衰退近11%。這樣子一對比,任何藉口世界經濟不景氣再也不能掩飾本國政策的開倒車。5年前,愛爾蘭還是「歐豬」五國之一,但它兩年就脫離「豬圈」,去年經濟成長率近8%,今年預估為4.3%,連兩年都是歐元區最高,被譽為「歐洲矽谷」。 

    「在愛爾蘭被債務危機纏身期間,它仍吸引大量的外人直接投資,帶動就業也促進經濟成長。台灣總體經濟規模約是愛爾蘭的兩倍,外人直接投資額卻只有它的43分之1。」愛爾蘭的土地面積將近台灣的兩倍,人口只有台灣的五分之一,但他們的人均所得是台灣的2.4倍。

    去年年底美國《富比世》雜誌網站公布「全球最適合經商的國家」,丹麥6度登上榜首,而台灣從前年的17名滑降到去年的21名。為什麼愛爾蘭能吸引國際企業投資而台灣不能?想要了解愛爾蘭政府當局和台灣招商的差異,《商周》記者寄出了兩封郵件,分別探測兩國招商窗口的回應態度。一個到愛爾蘭的投資局(IDA),一個到台灣的行政院「投資台灣入口網」。 

    他很快就得到愛爾蘭投資局信箱的自動回覆並在一天之內接到投資局的媒體公關的詢問和接洽,安排執行長的專訪。接下來的30天內,對方協助安排約到輝瑞藥廠、默沙東、IBM等代表性外商的採訪。而相反地,這段期間,始終沒有接到台灣官方的回應,即使他不死心地寄了三封郵件。 

    愛爾蘭投資局是這樣地積極又有效率地面對招商的機會,他們像業務員一樣走出去,找投資者,而不是等外商降臨機場才迎接。台灣政府也會走出去招商,但做法是經濟部長貿易局長等大官,一年兩、三次大陣仗出國訪問,帶回許多份投資意向書當作成績交差了事。

    「愛爾蘭20多年前,也幫戴爾電腦等美國電子業生產、組裝硬體,10幾年前工廠外移到東歐等勞工更便宜的地方。沒有硬體製造可做,愛爾蘭如今卻轉型為歐洲高人均所得、高工資的國家。但台灣,產業外移後落入低薪、低成長的困境。差別在於,愛爾蘭抓住了積極招商的機會。」 

    台灣的國民黨政府一手促成台灣産業外移到中國,資金外流之後,對內又是一群腦滿腸肥等退休的官僚,不但沒有努力招商吸引更多外資,也拒絕讓台灣轉型為高工資的國家,反而壓低工資,引進外勞,更藉口人力低成本才會吸引外資,殊不知外資要的是高品質的人力,結果讓台灣人的產業變跌跤的王八,難以翻身。 

    台灣這20年的競爭力衰退,國民黨和他們「忠黨不愛國的官僚體系」是最大的罪魁禍首。民進黨政府必須利用轉型正義,追查黨産和過去的不法所得,展開類似西德「除垢法」(Lustration)的原則,將過去曾經犯錯,一再犯錯,或是尸位素餐的不適任官僚追究其責任予以剔除,並且徹底滌除官場上與時代脫節的觀念,如果不這樣做,等於是承襲了國民黨的人事網絡、權柄格局,一味迎合附和那不能解僱的鐵飯碗公務員,接收他們過去的罪惡怠惰,勢必難以走出政清人和的一天,甚至會像阿扁那樣,受到這些官僚體系的牽制敗壞,最後民心盡失,讓國民黨餘孽再一次復辟。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躲避球也有放牛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舊體制能有新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