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兩天發生的事…

    同事A:中央長官要出差來本市考察業務,希望我們能代為預訂旅館。 你覺得市府隔壁的大飯店可能以公務員差旅費的金額優予租賃嗎?

    同事B:應該不可能,副座和城市行銷處的關係不錯,可以請城市行銷處試試看,但我的猜測是不可能。連靠近護城河附近的商務旅館折讓了1次後,第2次請託都不願意回我們電話了。最重要的是長官們預訂了住宿,有時候不來或不住了,也不交代一聲,真不知道在幹嘛...。

    10分鐘後….

    同事B:我們認識這麼久了,如果是我要住飯店,你會這麼用心幫我張羅飯店嗎?我們的熟識度和交情比上級長官還好吧?!

    同事A:沉默不語一會,其實上級也沒有要求要住甚麼樣等級的飯店啦!

    同事C: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飯店都不理我們公家機關了啦!

    小結:

       1.為什麼長官沒要求,我們自己就處處張羅呢? 敢說沒特權?

       2.如果飯店理我們,我們恐怕就不只圖利長官了,會不會有時也自己權宜,分一杯羹呢?(假設語氣)

       3.為什麼長官來,就要要求這種服務呢?基層公務員出差,哪一次不是自己打理住宿,哪有這種福利? 何況我們去高雄出差都不能住宿了,何以長官又可以過夜? 就是有差別待遇嘛!

       4.上級前來業務督導考核,除了專車接送,要備水果點心,中午大餐敘,送地方名產,承迎籠絡絕不能輸人,這樣的慣習從民間到官場,無一倖免;都是向權威看齊,大家習以為常。

       5.上級長官來授課或是出公差,都有講師費或出差費,明明從高鐵站來市府有接駁公車或火車搭乘,卻總要來電詢問能派車嗎?如果沒有公務車,不想失禮,還得自己開車前往或另想辦法。長官就不能體恤下情,以身作則嗎?只要是上級單位,即便只是承辦員,都要享優遇,上級的方便就是下級的不便,能理所當然嗎?


    議員:某某役男要當兵,想要找比較輕鬆或離家近一點的缺,兵役科能不能幫忙?

    同事C:報告議員,你有沒有役男的電話,我們先了解他的狀況…

    議員:我沒有他的電話,也不清楚他家的情況。

    同事C:報告議員,通常志願分發是在新訓中心依專長、志願及訓練成績分發,市府沒有決定的權力。

    議員:你的回答很官僚耶!

    同事C:報告議員,這不是我的業務…。

    議員:那你請承辦員回我電話!

    同事C:好的,議員,我會請承辦同仁回您電話,請問議員的電話是?

    議員:市府不是都有…?

    同事C:是的,議員,我查得到,可以查得到。謝謝議員!!


    同事C:公所同仁來電問以後送兵的出差規定,他們好像喜歡出近差,不想出遠差。有些人孩子還小,而且近差、遠差都是一天,他們當然喜歡近差。

    同事A:其實近差都有派車,公所同仁喜歡去,就讓他們都去嘛。副座都走了,不要再用新辦法好了!  

    同事B:我是承辦人,副座召開精簡人力會議,公文發出去是代表市府的決議,不是副座走了,就不生效了。而且會議決議是視業務需要調派出差人力,業務合理化是正確的方向啊!何況以前,有時候為了公所同仁要去出差,原只需租用1部車的,卻變成要租2部車,我都覺得很離譜,在私人機關是不會這樣搞的。副座在時,我已經放寬標準處理了,還要再放寬,我會覺得那是個人的利益考量,不是真正業務需要。如果還是有個人意見,那就透過雙方長官繼續溝通吧。


    為了增加新人,我們為業務調整忙了好幾天,結果是只給我們半個兼辦人力。民政處各科室業務分配人力不均,主管能調整動彈的卻有限。因為有許多約聘雇人員都各有來頭,多是民意代表或市政顧問等有力人士的孩子、媳婦或相關人等。他們沒有公務員資格,但就是可以靠著關係進入體系,一年一聘的永續工作。而且他們不是正式公務員,不能承擔重要的工作或職務。雖然也有少數努力工作的約聘雇人員,但也有仗著關係混日子過的。因為後有靠山嘛,主管也動不了他。我們真要分配工作給他,還要考量他的工作態度和能力,其實也就主動限縮了他發展的可能性,真不知道公平正義和個人利益的分界在哪裡?

    或者說:這些人由於競爭力不夠,靠著關係進入公務體系圖安定,本也情由可原,但進入公務體系後,習於推託,不願積極任事,越來越疏懶,更失去了職場的熱情與競爭力,再也回不到公開就業市場去了。這許是特權人士保護孩子,最終卻讓孩子失去獨立性和專業性的悲哀。福禍相依,因果不爽,真的要善察慎思啊!

    另有一種賴皮的公務員,竟敢公然嗆聲主管:如果你要打我考乙,就早點說。我就先請完特休假,再請事假、病假。如果你敢交業務給我,我就擺爛給你看,主管受不了了,只好找能做的承辦員承擔業務。

    雖然這樣的公務員不多,但主管為了做人情或表面的和諧,因循苟且的結果就是公務體系存在著公平難分、是非難斷,敢吃能拿的人包好康的陋習。

    人民接受買票或喜歡託關係,求優遇;民意代表官商勾結、耀武揚威,公務員趨炎附勢,討好民意;都是一脫拉庫的社會連帶…。如果人民不認真管理政府,公務員不積極爭取工作尊嚴及價值,大家總是在抱怨台灣不夠好,怎麼會有前途和希望?

    我只剩2個月就離職了,在乎的不是個人的得失;但對職務分配的公平性很有意見。如果照之前的工作分配,我的工作量是全科,甚至全處最重的,如果不調整,同仁們又不工作輪調,我覺得對新人很不公平。如果這個職務的公文量、經費核銷件數和大型活動次數是全科,甚至全處最高的,職務分配是明顯偏失。我個人辭職的理由和工作分配不公,尤其年終時業務超級繁重,卻不被同事和長官所正視,共謀解決方案有很大關係。即使我能正面看待這個逆增上緣對我選擇辭職的助益,但非常不樂見新同事面臨相同命運。對有些公務員只顧自己利益,罔顧公平正義,而主管息事寧人,常常選擇姑息不作為,是失望的。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勞工行政的逃兵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愛頂嘴」的幼稚園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