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和哥帶外勞去仲介辦事。仲介職員拿了一張薪資表,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外勞臉上失去了微笑。當場我只有看到,這幾個月她實際可以領到的薪資都不到一萬一千元!

    然後帶她去回診。她曾經胃潰瘍過,上個月剛來我們家時,仲介有帶她去看過醫生。

    從醫院出來,我問她:妳會緊張ㄏㄡ?

    她點點頭。

    我:不用緊張!阿公阿嬤人都很好,妳不用緊張!妳很了不起,為了三個孩子,自己一個人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工作!很辛苦!妳真的很棒!

    她終於又笑了!

    回家後,細細的研究了一下那張表:她的底薪是17000,但每個月扣掉印尼銀行貸款6230、仲介「服務費」1800、健保費282 後,只剩不到九千元。即使一個月都不休假,也拿不到一萬一千元!

    外勞在來爸媽家前,在前任雇主家做了半年(後來因為雇主會罵她、甚至打她,雙方解除主僱關係)。她來台灣前,向印尼當地銀行借了錢,每個月得還6230、分十次還完!而仲介「服務費」,第一年每個月1800、第二年1700、第三年1500。

    仲介說,通常印尼外勞要來前,都得去銀行借錢,才有辦法成行。

    為了要養她在印尼的三個孩子和先生,她也只能接受這樣的條件。她要到第11個月以後,才有可能每個月(不休假)拿到17,000元以上!

    感覺問題應該是出在仲介的行「服務費」和印尼銀行的「貸款費」──在台灣三年期間,外勞得付仲介6萬元、償還印尼銀行6萬多。難怪以前照顧婆婆的那位外勞,在第三年期滿時,要求用直接雇用的方式(direct hire),省掉中間的剝削。


    普世價值 / 勞資關係

       

上一篇:體罰式教育的華夏文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勞工行政的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