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該說什麼
    能讓夢就只是夢
    或是
    讓夢不只是夢

    極地的風聲
    夢裡不斷地循環
    黑夜
    覆蓋了黑夜

    我們的故事曾經發亮
    卻因久泡鹹水
    而浮腫

    笑靨在反覆冷藏之後
    難免失味
    而逐漸價廉

    你說何必呢
    汲汲營營
    圖的不過是錦衣玉食的
    朝朝暮暮

    你羨我悠閒
    羨我定靜
    羨我的儀態及尊貴的金黃

    打賭你不羨
    我那遺傳而來
    瞳仁的灰藍        及
    瘀著濃濃思鄉的胸膛 

    圖/文: 沐沐(木柵動物園)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用嚴刑峻法包裝的暴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殺童案的媒體煙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