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加工廠的老闆一見到我就說:中午用個餐,工具就不見一項了。我問他是怎麼一回事,他說走到後面去用餐,想說在後面用餐而已,所以前門就沒有關,可能是有人經過看到門沒關,工具又在外頭,就順手拿走了。我說之前我一個代工廠也是一樣,人在裡面吃飯,前面放了一捲銅料,一出來就被人拿走了。

    對方說有可能都是一些吸毒的在拿,我們的「司法」太輕太鬆了,才會讓這些人一直在犯案,抓到這樣的人,應該像新加坡一樣,鞭刑。我說他們這些犯行大都是臨時起意,經過看到你門沒有關,就順手牽羊拿走,只要可以賣一點點錢就可以買毒品了。這樣來說你也可以說間接製造了一個犯罪環境,是不是也算一個間接的幫兇。

    剛看了一個談話性節目,針對內湖女童案的兇嫌有精神科的就醫紀錄,說兇嫌佯裝有精神障礙,很快就被辦案警方「識破」。來賓徐嶔煌就提到日本《刑法第39條》這部電影。電影中,一名15歲的少年殺了一名女童,但因為日本刑法39條裡規定「心神不正常者所犯罪行不應受懲處,心神耗弱者所犯罪行應予減刑。」這名少年被鑑定為精神不正常,只被送去治療,之後還上大學,娶妻生子。而受害的女童家庭卻因此分崩離析。女童的哥哥認為法律只是在保護懂得使用的人,於是他費了多年時間,研讀心理書籍,和學習表演技巧,最後殺了當年的兇手。在法庭上,他扮演多重人格的病患,法官也幾乎被他唬過。倒是被一名女鑑定員抽絲剝繭的識破了。這位小哥哥用他的生命做武器,挑戰有缺陷的法律,絕不僅於以牙還牙,而是希望法庭面對法律,不能只憑簡單的鑑定報告,而是應該以更嚴謹更謙卑的態度面對法律的有限,他拿刺刀不是為了殺人,而是要刺向這奇怪的法律。

    現在討論源頭的問題,也許緩不濟急,但不論是訴諸「非法正義」像日本電影《刑法第39條》,或取消有精神疾病即可脫罪,基本上都是主張只有合法暴力能壓制非法暴力。我承認以暴制暴會有明顯而立即的一時效果,但暴力一定會反彈,也一定會長養暴力,尤其是長養恨。

    為什麼現在的就業機會不佳、治安這樣不好,毒品這麼氾濫,啃老族越來越多,這絕不是嚴刑峻法就能解決的問題,就像學校教育一樣不是一蹴而及,還是要從源頭來處理。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心有怨恨到真殺人的界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王的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