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印度語有個名詞叫做「剎那(kṣaṇa)」,「剎那」的意思不妨理解為「一念之間」。想殺人到真殺人,需要多少時間?只需要「剎那間」。 

    心有怨恨到想殺人,需要多少時間?也是「剎那間」。 

    由諍而怨、由怨而恨、由恨而(殺)害的變奏四部曲,其實比我們想像的快。 

    我想殺人到真殺人,有什麼能阻止我?有人說死刑,理由是幾乎每個兇手被送上刑台前都要人攙扶、腿軟到走不動。主張死刑犯怕死的人引述高大成的話說,「我參與執行槍決,尚未見過抬頭挺胸、自行走入刑場接受槍決的死刑犯。幾乎都腿軟由法警攙扶才能走入距離不到10公尺的執行槍決的位置」。反對死刑犯怕死的人引述5年前槍決過二十多人的陳姓資深法警說,「死囚被槍決前,多數情緒平靜,偶爾有人嚇到腿軟,表達悔意或同意器捐的是少數。」 

    如果我真想殺人,沒有什麼能阻止我。如果我真想殺人,我還不只想殺一個人,因為我的命值得好幾條命。既然決定殺人,就多殺幾條命。命命不等值是誰都知道的邏輯,殺一命償一命只能逃避問題。 

    殺人償命太不划算了,我的寶貝女兒被殺,你的命怎可能抵得上我的寶貝女兒?既然不能連你的家人也一起懲罰,我們就來個碎屍萬段,一片片凌遲,以消我心中的恨。 

    殺無辜的人有罪,殺死有餘辜的人無罪。如果我真想殺人,才不管你有罪無罪。 

    心中的怨恨能因殺人而消?被害人能因兇手判死而消? 

    我想殺人到真殺人,有什麼能阻止我?除非有人能消我心頭恨。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干我啥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用嚴刑峻法包裝的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