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法國盧·貝松執導的電影《露西(Lucy)》的台北街頭)

    大概一兩週前,在公車上遇到好一陣子沒碰到的鄰居,問候她最近如何,她最近工作穩定,而且有很多跟年輕人互動的機會,她很喜歡,倒是她的先生(法國人,年紀不小了),來到台灣後,有些東西一直無法適應,加上沒有找到足以發揮專長的工作,所以,總是看到台灣這裡不好那裏不對,言談之間,可以感覺到,這讓她有些苦惱。我就跟她說,既然妳先生有那麼多關於台灣的想法,不如讓他來跟我聊聊,說不定有些什麼洞見,可以提供我們參考呢。

    我們約了今天三點,在社區的咖啡店見面。

    他開門見山問我,為什麼有興趣聽他對台灣的觀察,我說,因為,我在從事生命教育,只要能夠讓台灣更好的想法,我都有興趣知道,而從外國人的視角,常會看到一些我們習以為常、視而不見的東西。他說:那接下來我就直話直說囉,我無意貶損冒犯喔!他反覆強調他只是在「呈現他所經歷的事實」,不是要對台灣特別挑剔,在法國或美國,他看不慣的態度和強度,都是一樣的。

    他說不知該從何處說起呢?我說就從你最有感覺的開始吧。

    讓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台灣人在交通安全方面的態度,他無法了解為什麼我們會那麼輕視交通規則、罔顧人命,他有幾次跟人起了衝突,受到言語和肢體上的威脅,甚至包括一位車上有小孩的中年男子,一路上追著他、暴怒地用英文罵他,難道都不擔心會給孩子不良示範嗎?他覺得台灣人可能壓力太大,一旦觸發就要爆炸。 

    另外就是一些他遇到的人,讓他覺得很自私,很自我中心,很井底之蛙,只關心他會不會說中文,喜不喜歡吃臭豆腐,當發現他不會說中文、不敢吃臭豆腐,都表示不可思議,還有些人不管他說什麼,都會急著幫台灣辯護,甚至感覺被他的評論冒犯,說他不懂台灣,不然就是趕快拿中國來比,說中國更差…。

    我很有耐心地聽他陳述,有時候給他一些背景資料,比如說:台灣人經歷過長時間的威權統治,並不像有過法國大革命的你們,會把「人權」視為理所當然喔!假設,你成長的過程中,只要一碰政治,你家中就有人會警告你或擔心你突然失蹤,那麼,你還會關心公共事務嗎?當你在政治上有強烈的無力感,你當然就只能把心力全部投注在自己的家庭和個人幸福了。你所說的,台灣人自我中心、井底之蛙,或愛買名車名牌、虛榮愛現,也跟這有關係啊,數十年來,我們被教育成誤以為自己能關心的範圍就是那麼小,政治上沒有自由沒有權利,法律大多沿襲黨國時代的版本,只好靠生存面的本事來定位自己。

    他把「批判性思考、獨立人格、平等尊嚴」視為最高價值,所以,看到一些臺灣人想法很受限,很被動,總是說這不行那也不行的,或是階級觀念深重,把有錢有勢者看成比較高級,他就覺得很受不了。

    我說,你知道我以前念書還有軍訓課,還要去打靶嗎?他聽了很驚訝,他並不知道。我說,不論是在家中或學校,我們從小就習慣了人與人之間的上下階序關係,要嘛就是管人要嘛就是被管,我們不太允許、甚至很怕每個人做自己的最真。他恍然大悟說,難怪,我聽到我老婆在職場上被扯後腿的經歷,覺得不可思議,因為,美國人雖然被認為是最個人主義的,但是他們都知道團隊合作的重要,在台灣,大家彷彿只懂揣摩上意,只求上司認可,就是不會合作。我說那就是因為大家都沒有做自己的真,都在看別人的臉色。當所作所為的動力不是來自於自己,都是為了別人,我們就失去了主體性,就很容易把錯怪到別人頭上,人與人之間,就沒有正向的競爭,只剩下互扯後腿或互相推卸責任了。

    至於那些溝通上的笨拙,來自於我們沒有討論的文化,不會處理跟討論相關情緒,不像你們法國人一天到晚把思辨掛在嘴邊,意見不合吵吵就算了。要知道,我們學校教育採用的方式主要就是灌輸知識和考試,從來就不鼓勵思考和啟發呢!

    這些回應,彷彿給了他新的視角,他說,他可以回去再好好反思,而我的開放態度,也讓他感覺到有被聆聽、被尊重、甚至被啟發。我覺得,很多他遇到的衝突,真的來自於他對台灣社會的文化脈絡不熟悉,但又有點太堅持他所認定的對。在法國的敏感議題,跟在台灣的敏感議題,必然是不同的,如果他誤觸了台灣的敏感議題卻反問我們這有什麼好敏感的,那也是犯了自我中心的錯誤。講到法國社會的穆斯林問題,他說那是法國沒有做好融合(assimilation),那身為一個外來者,他是否曾想過如何融入台灣的社會呢?

    台灣法治程度不夠,那是當然的,我們都還在努力,我們也都同意,比較健康文明的交流,是心胸開放,心平氣和,就事論事的。這次的交流,我們都以身作則、實踐了這樣一種文明開放的態度。

    最後我還是鼓勵他,把他的想法寫下來,多跟台灣人交流,他本來說他一直覺得台灣人不會想聽這些負評,而且,他以英語寫作,會限制他的受眾。我舉寇謐將(Michael Cole)的例子說,他就是用英文寫,當大家覺得他的文章有參考價值,就主動去幫他翻譯,現在,常可以讀到他文章的中文翻譯,其實,在台灣,想法開放、渴望交流的族群不算小啊!

    人都嚮往真,這個想要探討、想要知道真相的態度本身,就叫做文明,對真相的渴求,讓我們不被蒙蔽而得自由。與之相反的是威權或比拳頭比情緒的野蠻粗暴,是那拒絕探討、心存成見的態度。

    重點是,你要問你自己,跟台灣人交流想法,認識這裡的文化社會政治脈絡,對你來說有多重要?值不值得投注心力?什麼是你生命的優先順序?

    這些問題,不只是不適應台灣的老外要問的,更是對台灣失望的台灣人要問的。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很多男孩子沒有肩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外甥的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