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跟女孩聊天,我直白地問「有想過生命的意義嗎?」

    「ㄣ!我最近正在想....我今年30歲,我覺得是該想這個問題了,不過,現在還沒有找到答案....。」

    我換個話題問「你覺得台灣有階級問題嗎?」

    「當然有啊!」她毫不遲疑,因為親身經歷,「我的男朋友就是因為我不是公務員,所以才跟我分手」,男朋友在台電上班,「他的朋友都跟他說,『你的條件不錯,為什麼要跟服務業的在一起』...,他的朋友很明顯地看不起我,還說我是『坐櫃台』....」,她的工作是診所的掛號小姐。

    「男朋友的媽媽對我很好,她很希望我們能夠結婚,他家晚餐原本是四菜一湯,只要我去他家,就會變成八菜一湯...她跟我很有話聊,每次都會說到掉淚...但是,她說來說去就是講兒子不孝不體貼...」,她輕輕地聳肩,「我不覺得她真的疼我,她希望我們趕快結婚,不過只是讓家裡多一個女傭,因為我看起來比較好使喚,可以幫她分擔家事。」

    「有人幫我男朋友介紹女孩,那個女孩住台中、是個公務員,他趕忙去相親,還跟我說『我最愛的人是你,但是,你不是可以結婚的對象,我一定會跟她結婚的』...我很清楚我只是他結婚對象的備胎。」

    我沒有跟她說,其實你男朋友最愛的人不是你。

    聽起來,她的男朋友連要去相親都會跟她說一聲,這樣的兩性關係,感覺還蠻有意思的,雖然她臉上看不出有什麼特別表情,我還是問著「還好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很多男孩子沒有肩膀,很多...」,她覺得家裡的經濟狀況也是男朋友跟她分手的原因之一,「我家經濟不好,我爸爸每月收入三萬,媽媽沒有工作,每個月扣除房貸8000,爺爺住安養院10000,只有12000的生活費,我在台北工作,賺的錢只夠自己用...」,她是很希望能有多餘的經濟能力可以資助家裡,只是現在是完全無能為力。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年輕人都想要考公職?美國會有這種現象嗎?」

    「因為軍公教的待遇好啊!」

    「你不會覺得這個現象是很不合理的?」

    她很認真的跟我解釋,「軍公教待遇好,那是過去的延續,台灣以前是亞洲四小龍,經濟起飛,大家都去從商,根本沒有人要當公務員,政府只好用比較好的待遇來吸引大家...現在景氣比較差,對比之下,軍公教的待遇就比較好...。」

    「根本沒有人要當公務員?這誤解也太深了,當公務員的管道一向是窄門,不是一般人想當就可以當的。台灣經濟不景氣已經很久了,也有十多年了,軍公教的退休年金是勞工是4倍以上,你不覺得這個現象很不合理嗎?」我重複問題,希望能夠把她拉回現在的時空、重新思考。

    她沒有作聲。

    「怎麼了?」

    「我知道問題,我不覺得我能改變什麼,我不喜歡碰這塊....。」

    「下班都在做什麼?」我換個話題。

    「我四點下班,下班後去氣功道場做志工,從六點到九點」,她喜歡那裡,「那邊正能量很強,你會覺得每個人都想要付出,我覺得那裡簡直是烏托邦!」

    「有沒有可能台灣社會就是個烏托邦,大家能量都很強?」

    「不可能的...你呢?你的夢想是什麼?」

    「我希望台灣是個公平自由的社會,我喜歡跟人聊天,我希望我能跟每個人學習,我也希望能夠把我的生命經驗跟別人分享。」

    她從我的話語中抽出一句,「怎麼可能公平?」

    「我的公平是指公共資源大家共享,偏鄉地區的學童跟台北市的學童享有同樣的教育資源,勞工階級跟軍公教享有同樣的年金制度,我希望這個國家不因為財富、職業、教育水準而分貴賤高低」,我換個方式跟她談階級,希望她能聽懂,我更希望她的愛情不因階級而受影響。


    兩性關係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服務式的管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適應台灣的法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