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郝廣才前天在文化大學推廣中心主講:用創意思考,敲敲你的腦袋。

    上課前,我問他,如何做好一個設計與業務之間的協調者,他直截了當說,那你們公司的設計不強,舉了賈伯斯的例子,賈伯斯駐陣時,沒人敢不以他為中心,因為他有前瞻性,所以他絕對不允許iphone手機變大變小,但當賈伯斯走了,手機馬上迎合市場需要,變大了,雖有賺錢,但從此失去前瞻性,其他品牌手機也跟進了!

    他談到設計不強的時候,倒是講到要害!他說這是結構性的問題,看老闆重視的是那一塊,他補充說,創意來自於結構,結構對了,創意就會跟人家不一樣!

    他以同學做的筆記來舉例,寫的看似整整齊齊,但有這樣的順序,思維很容易就被框住了,腦筋也無法靈活。 

    這麼一提點,注意到自己抄寫筆記時有一定的慣性! 

    郝廣才說創意是跨國界,多閱讀、多思考、多蒐集,就多創意;重要是有自由的心靈,跳脫框框來看,跳脫體制來看,就會看到很多的荒謬性,比如最近吵得很兇的國父遺像,除了極權國家如北韓外,現在哪一個國家還掛著那大頭像?哪一個國家還在唸什麼國父遺囑,都是僵化的教育,主要作用是要讓人民不懂得思考,不覺得很荒謬嗎!用威權教育出來下的人大半跑去公務員體系,就像學校老師就會跑去當校長,校長跑去當教育部長,傳統一旦建立,也不會去問為什麼?有的人說媽祖托夢給我去選立委,鬼耶,只因台灣人迷信媽祖,就如此消費媽祖,捏造天意! 

    全世界最有名的Google公司,老闆的工作都在面試,面試就是要找到對的人找到對的人,公司就會賺錢!上班制度是721管理,百分之70做公司的事情,百分之10是自由時間,這自由時間是在公司裡的範圍,你想做什麼都可以,百分之20,可以想公司該做沒做,比如成立平台互動,或是小組的互動討論,集思廣益,公司給員工有更多的自由空間,以極小的資本額,創造好幾倍的業績,額外多出的工作時間,並沒有任何獎勵,因為一有獎勵,就沒有了創意!腦袋就被獎勵框住,反而多出得失心,無法去思考了!創意者最需要的是自由!自由代表可以犯錯,創意就是不斷地犯錯!但教育就是不准犯錯,犯錯就是浪費,所以我們的教育就是反教育型! 

    關鍵在要有思考的模式:

    第一個是組合,舉了一個例子,比如就像1858年,一位來自費城的人因為把橡皮擦嵌在鉛筆尾部而取得了一項專利;比如walk+耳機=Walkman,變成新的產品,為sony賺了很多錢,雖然之後被ipod替代,但隨身聽至今還是很有他的地位!

    比如熱狗麵包,在1904年的博覽會上,有人賣熱狗但賣不出去,因為當時需要刀叉,又加上來往人多,提供手套不符成本,於是結合他姊夫賣的麵包將熱狗夾在麵包裡,防燙手又可以省手套錢。 

    第二個就是拆開內閣制有一個好處是公務員與政客拆開,政客一定是當選國會議員,才能當部長,公務員的最高職等是部長薪水的兩倍,也不會跳過來當部長,因為公務員穩定,政客不穩定,可是決策是政客決定的,政客不會做一個決策讓公務員越來越肥,因為政客本身不在公務員的體系裡; 

    我們現今政府的問題出在哪裡?從總統到院長到部長,每一個都是小公務員爬上來的,當他在決策的時候,自己的利益就包含在裡面。這八年,熬得很痛苦,同時交接還要四個月。即使就像公司的出納與會計,品行再好也都要兩個人;又如李安請了某某影星來拍片,影星薪水一定比李安高,但影星要聽李安的,李安將影星拍的片段剪掉,他不會抗議的!!指揮是一種專業,就像亞都飯店有一個國寶級的招待,他有一個特點就是很會記住客人的名字,因此客人回店率很高,他的薪水比內場經理高,但他受經理所管,這就是將政客跟公務員切開的一種創意思考!! 

    又談到故宮有69萬多件,這50多年所展出的5萬件不到,整個故宮可以容納4千多件,所以還有一大堆東西放在山洞裡面,目前一部份放到嘉義去,但不夠多,其實可以在台北市再多八個博物館,比如可以放在總統府旁邊的台灣銀行,台北賓館,菸酒公賣局,監察院(今天才知道監察院辦公室都在新蓋的後棟,前面都沒在用),台北總郵局,都變成博物館可以展出故宮的東西,同時又可以收8次門票,現在故宮想將原地花50億擴建,於是在廣場往地底下挖空,因為沒有地了,但會很危險,有可能會整個塌下來。把整個台北博愛區用8個博物館串連起來!就像美國華盛頓前面的賓夕法尼亞大道,就有20幾個博物館。也是一種創意! 

    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人被國民黨打死的有33萬3千3百33人,被蘇聯打死12萬5千人,被共產黨打死了851個,國民黨軍隊「估計」死了340萬,因為是落後國家,真正死了多少不知道,所以用估算的。

    意思是死10個中國人,才會死1個日本人,但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也死了300萬人,但剩下都是美國人打的。二次世界大戰,美國人共死了45萬人,一半在歐洲戰場,一半在太平洋戰場,死了22萬五千人,意思是10個日本人死1個美國人,從以上看來,這是結構的問題,代表黃埔軍校打不過日本軍校,日本軍校打不過西點軍校,連孫立人也是去美國讀維吉尼亞軍校,接受嚴格之軍事教育出來的,在緬甸之役就打死很多日軍,由此可以看出教育的不同。 

    第三個是結合,希望肥皂 Hope Soap,在非洲小孩的死亡率很高,其中原因來自於不洗手,是很多細菌感染的病源,於是有人就將肥皂跟小玩具結合,如果想拿小玩具,就要將肥皂用完,養成好習慣,也改善了他們的衛生習慣!

    珍珠奶茶也是一例,珍珠是本地,奶茶是外國進來的,還可以外銷出去!指出台灣人都把聰明用到了吃方面,所以學校旁邊幾乎都是小吃攤多,除了台大邊還有兩個書店,其餘學校邊幾乎是夜市!

    顯示著學生很少坐下來討論生命哲學的問題,因為小吃不可能久坐!(呵呵,點出了教育文化的僵化) 

    第四個是對比,位於西雅圖ProvidenceMount St. Vincent 安老院,同時亦是一家幼稚園,裡面住了超過400位長者。安老院總是予人冷冰冰的感覺,好像是一個沒有多餘娛樂、只有三餐生活的空間而已,但當長者與小孩共處一室,會發生什麼事呢?

    老人會重複的說出他成長的經驗,小孩喜歡聽重複的話,而且會重複的問,於是很妙的結合,解決了老人孤立的情緒,孩子的單純讓他們更快樂!將幼兒園與老人院結合是個天才的創意。

    第五個是轉換,他舉蛆蟲的例子,蛆蟲清創已經是臨床上成功的案例,蛆的好處是沒有爛的肉牠不會吃,也不會吃錯,不像人常常搞錯,他舉當時很好笑的一個新聞,就是有一個軍人,他左邊的睪丸需要開刀,結果在三總開成右邊,退伍後才發現,要申請國陪,國防部說你已經退伍了!若我們對一個睪丸沒意見,就會演變為之後的洪仲丘事件;若因為一個指甲翻桌,那之後就會沒事,但目前還會有一群白痴,像前陣子憲兵隊搜索人家家裡,做錯事情還搞不清楚,思想還是留在威權時代,目前國家還花很多錢在養這一些人! 

    提到白蟻,有人轉化為白蟻是偵測地底下有否礦採的道具,將2000多隻白蟻,送到地底下,因為要築巢,會把地底下挖空,再檢驗爬上來白蟻吐出的土壤中化驗是否有含金量。 

    老鼠被利用來探測非洲之前埋的地雷,非洲每年有3萬多人喪生,尤其是小朋友,在玩遊戲時會踩到,原本是用金屬探測器,但會探測到鐵釘之類的金屬,後來改用大狗,但因為狗需從他國引進,有水土不伏的現象,同時狗死了,人會傷心;於是,發現老鼠最適合,因為他有靈敏的嗅覺,只要訓練老鼠九個月,老鼠就可以很準確性的找到地雷,這是牠對人類的貢獻,。 

    台灣也有創意,一箱鰻魚運到日本會死掉一半,於是就有人在箱裡放幾條泥鰍,因為泥鰍會跟鰻魚鬥,結果存活率有98%,剩下2%鰻魚死了,原因是太懶了!!呵呵! 

    導盲犬,訓練師不夠、缺寄養家庭,於是想到讓關在監獄的獄友有個情緒的出口,加上狗不會歧視,對社會也有幫助,於是心態會慢慢轉變,這套技術有進入到台灣,但沒有認真做,目前只有37隻,也只有訓練一些流浪狗,讓人領養!! 

    第六個是聯想,三隻小豬童話故事,給了車子可以拼裝的靈感;三層三明治的其中一層,掉落的瞬間,讓工程師運用到火箭的設計,在一層一層吃掉的三明治,就是火箭打完一節丟掉一節,擺脫重力減少重量升空的靈感。可口可樂的設計師看著女朋友的背影想出來瓶子的造型。柬埔寨有44%的民眾飽受貧血之苦,其中有2/3來自兒童,有人就設計一隻幸運魚的鐵塊造型,媽媽煮東西的時候,就拿一塊放下煮,就這樣,有效地降低柬埔寨民眾的貧血症狀。

    福斯布里在1968年墨西哥城奧運會上,他發明的「背越式」跳高,直到現在,還是田徑場上最先進的跳高技術。打破當時奧運會紀錄並獲得金牌。在墨西哥破紀錄前,沒有人敢嘗試過這樣跳,甚至引起很多人的質疑,後為了紀念他,就用他的名字來稱呼! 

    如果你在公司提出一個新方法,被人批評得是什麼鬼東西?也許會成功,若大家都說好棒好棒,其實可能會失敗,這其中關鍵是,創意若沒有衝擊到現在的價值,沒有衝擊到現在的觀念,那一定是沒用的,如果今天我講的東西你都聽過,你也不必來了。 

    舉了很多的例子,其中印象深刻的是,他說英國學校實驗,讓孩子10點上學,孩子學習能力成長3成,西方孩子上學很少一整天,只有台灣孩子要早起,上課又上的晚晚的。他說到教育跟家長要分開來,不能綁在一起,若考慮父母的時間,就不用搞教育了

    小孩的專注力只有20分,英國這一所學校就改上課時間每20分鐘一到就下課!孩子的學習又成長更多,這就是結構體制的問題! 

    他說他上課總是喜歡說故事舉例,是為了增加緊鬆對流!從7:00-10:00三小時,笑聲不斷,每個創意介紹裡都有個小小的故事,故事裡有著如何幫助社會更好的巧思,也許一堂課,可開啟自由的靈魂,同樣一個資訊,如何找到創意的關鍵,思考模式的翻轉就是其中一個!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兩蔣統治讓社會信任崩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服務式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