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過去,法國對斷頭台特別有感情,在我看來很變態,但法國人很在乎它的存在。」前法國法務部長也是前法國憲法委員會主席巴丹戴爾(Robert Badinter) 說。 

    巴丹戴爾認為(廢死)草案不易獲得選票,因為人類向來是殺人償命,自認自己只會是受害者,不可能是殺人犯,他們也不認為子女會成為殺人犯。萬一殺了人,一命抵一命也是應該的,萬一沒殺人卻被冤枉殺了人,就自認倒楣。

    兇手父母與受害者的父母不同,前者不但很少人同情,甚至會受到責備排斥。

    去年8個廢死團體到法務部抗議「政府隨機殺人」。就有民眾手持「支持廢死就是縱容殺人」看板表達不同立場,當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發言時,有民眾嗆聲「你被強暴時,會講理性嗎?」。廢死需要勇氣?我倒覺得廢死需要的是智慧,只要國人的文明水準還停留在這種威嚇式邏輯,廢死就不可能。

    聽【前法國法務部長:廢死的智慧】,很震撼,部分內容摘要如下:

    我在刑事法庭的經驗,發現到死刑一直具有「司法樂透」的賭博性質,這令人難以接受。如果叫黑人審判白人,會有一個答案X,叫黑人審判黑人,會有另一個答案W,若白人審判白人...等等以此類推,我們儘可相信他們的意見,但這些判決向來都是人們自以為的、或想要的良心呈現。

    司法誤判就更別提了,只消看看美國過去犯下眾多的司法誤判,現在使用DNA鑑定後,確認當時是誤判,此事足以評斷我剛說的司法是人為的,人都會犯錯,這是無法避免的。

    我再重申,就死刑現實來看,一定會有不公平,毒藥,令人不敢置信的是,國家居然能容忍以下現象:

    如果生於富裕家庭的人,就可以享有更好的教育,被判死刑的機率較低,出生窮困家庭的子弟,就無受教機會,前途茫茫,被判死機率較高。就司法概念而言,此種秘而不宣的歧視令人難以接受。

    根據經驗我必須說,死刑是嚴重的種族歧視,這是我在準備法國國會的廢死辯論時所發現的,我查閱了1900至1981的所有死刑檔案,當然戰爭時期和政治審判除外,僅涉及民法部分,當時我並不知道會在國民議會引起極大震撼,我發現同樣的罪行,黑人或所謂法蘭西帝國殖民的子民,被判死的人數,是法國本土人士的三倍之多,當涉及黑人或北非人時,判死是三倍之多。我想問的是,同樣的罪行有等級之分嗎?還是因為他們是北非人或黑人就比較嚴重?

    永遠沒有答案,但是,大家心知肚明是什麼秘密動機。

    白人社會中,黑人比白人更容易被處死。大家都默許這種想法,還敢以「司法」之名行之。

    我認為,廢死可以禁止這種所謂的「司法」的毒藥。光是這樣就足以證明廢死有理。

    當然,如果在某段時期發生了可怕罪行,就會有支持死刑的人跳出來...因為支持死刑有利選舉,有選票,因我剛提到的蟄伏人類內心的殺人的衝動,會再度甦醒,但最糟糕、最嚴重的是,此衝動還被冠上「司法」之名。

    我們不能殺人。一個社會的首要原則就是尊重生命。不尊重生命,那所有其他原則和人權,都將岌岌可危。



    普世價值 / 生命教育

       

上一篇:當愛情變成親情友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與運將托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