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74年我唸大學時才開始政治啟蒙,在此之前受到228的噤聲,家裡從來不談政治,當時學校談的多是西方的民主政治,心中充滿了嚮往,大三加入國民黨,也是很單純的想法,只有進入這個體制才能一窺堂奧,我一直保持知識份子的清明。

    研一時加入《中央日報》的編採課程與實習,聽到董事長曹聖芬抱怨黨外人士不知感恩,他說:「我們把你們帶到台灣來,將來還要把你們帶回大陸去,這麼辛苦的治理國家,你們還有什麼不滿?」一付家天下父兄的觀念,完全看不到台灣原有的住民與人才,聽不到大家的心聲,掌控一切還覺得辛苦,當時就覺得這是平行的兩個世界。

    研二時我上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美麗島事件》剛發生,黨部特別製作一集《美麗島事件》調查報告,裡面每一個人都承認自己是叛亂團體,意圖購買武器要顛覆政府,開始組織都市游擊隊,每十人一小隊,幾小隊組成一大隊,要利用鄉村包圍城市,迫使政府交出政權,說得風聲鶴唳!最後還強調政府寬宏大量,對於這樣的大逆不道,因為他們都自白了,就沒有判處死刑。當時只覺得困惑,為什麼跟報上刊登的辯護差這麼多,還沒有想到政府會公然說謊,完全的造假與隱匿資訊

    畢業後開始教書希望保持理性客觀公正,其實還是在國民黨編織的謊言下看不透,也看到身邊的朋友從政後差距越來越大,台灣的民主風起雲湧,國民黨的假面具也一個個被揭穿,如果不是不怕死的民主人士前仆後繼的奮戰,不會有228逐漸出土見光的真相,不會有白色恐怖的還原,不會看到國民黨的黨國不分如此深度毒化台灣。

    紀念228除了緬懷先烈先賢,更重要的是轉型正義,追查真相、還原歷史、台灣主體、台灣史觀、清查究責、說明、理解、道歉、賠償、和解、重生、共生。製造陳文成事件、林義雄家門血案的政黨有繼續存在的正當性嗎?

    凡走過必留下足跡,讓我們終結黨國專制餘毒,徹底消除不公不義,還給台灣清明的民主法治人權的天空。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恐同情結不容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這麼久了,誰也不欠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