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日本有史以來第一位公開出櫃並當選的女性議員尾辻加那子,正在進行反歧相關立法的努力,但整個社會仍處處瀰漫著「不要破壞和諧」的無形壓力。受訪時,尾辻加那子表示,阻力來自兩方面,一,自從明治時代以來,日本的核心家庭就是由一夫一妻和他們的孩子組成的,這種觀念根深蒂固,政治家也盡量不去碰同性婚姻的議題。二,日本有一種獨特的羞恥文化,在日本,公開出櫃被認為是可恥的,不被看好,也不被鼓勵。她說:「在這裡,恐同情結是隱形的,我們要對抗的是沉默的迴避。」 

    在日本,同志的困境主要是來自於「不能跟別人不同」的壓力,而不像是在歐美、常常是基於某些宗教教義。在京都,有一位佛教師父,已經幫很多對同志舉行過婚禮了。他說,身為一個佛教法師,他的天職就是讓人幸福,基本信念就是幫每一對有心結為連理的人證婚,不論性向,不分宗教。「無常」是佛陀的重要教誨,既然時代在改變,社會在改變,他們當然也要保持彈性,保持開放。這個寺院其實並沒有故意要往這個方向發展,只是因為2010年有一對女同志提出請求,他們很自然地答應了,然後,竟越來越多。 


    2年前公開出櫃的加拿大女星艾倫.佩姬和她的好友伊恩.丹尼爾(Ian Daniel)這個月搭檔在美國Viceland頻道製作新一檔節目《同志假期(Gaycation)》,實際走訪世界各地,了解非異性戀族群(LGBT)的處境,第一集是日本

     

    第一個晚上,他們體驗了東京的LGBT夜生活,覺得在這樣的小圈圈裡,大家都很友善,很溫暖。第二天,他們認識了物化男男戀(BL)的腐女文化,跟著兩位腐女一起去KTV小房間聆聽火熱的同志性愛CD。艾倫.佩姬問她們實際生活中是否有男同志朋友,其中一位說有,艾倫問,那他對妳熱衷的這些內容有何感想?她說,對方說那都是理想化的情境,並不真實,也跟他們實際的生活經驗無關。 

    那麼,什麼才是他們實際的生活處境呢? 

    艾倫伊恩來到一間律師事務所,拜訪一對專門幫LGBT族群打「反歧視官司」、公開出櫃的律師。受訪時,他們說,雖然不曾被公開羞辱,但是,他們總是會被提醒「不要破壞和諧」,「不要說一些不必要的話」。艾倫問:「你們會在路上手牽手嗎?」聽到這個問題,他們馬上笑了,表示那是不可能的,路人一定會用眼光表示他們有「嚴重的問題」。雖然大家知道也接受他們是同志,但是,大部分人都不太會去討論這件事,也不會接受兩個男人當街親吻。他們說:「在日本,對於LGBT就連基本的『知識』都沒有,更別說『接受』了。教育的工作才正要開始。」

    出租家人

    整段節目看得最難受的部分,是一位年輕男同志,決定要跟單親的母親告白,但他身邊沒有什麼親密的朋友,於是,他雇用了一位「替身朋友」,來陪他經歷這段過程。聽到的第一課,母親無法接受,又怕自己失態,於是,奪門而出,「替身朋友」追出去,經過一番勸說,母親回來了,一直道歉,然後對兒子說:對你來說才是困難吧!很開心你有這麼好的朋友,能夠支持你。 

    看到這一幕,我百感交集,那位好朋友,是「租來的」啊… 

    在日本,提供「臨時替身」服務的公司很多,比如說,失業的先生雇用假的老闆來說服家人他還在工作,比如說,單親的母親雇用假的叔叔來參加兒子學校的運動會、免得兒子被同學霸凌,又比如說,結婚典禮中家人不夠多就不夠體面,所以乾脆多雇用一些,甚至,還有一個女子為了讓男友吃醋,特地雇用一個帥氣男生來邂逅…,芬蘭導演Kaspar Astrup Schröder2013年的紀錄片Rent a Family(出租家人)就是以此特殊現象為主題。 

    為什麼這種服務會如此熱門?因為,要達到社會上所謂體面標準的壓力如此之大,因為,坦白溝通不只困難、更可能是一種冒犯,因為,很多人都過著雙面人生,真正的自己只能藏起來。 

    延伸閱讀:

    Review:‘Rent a Family Inc.’ is an illusion of normalcy (Sarah Gopaul)

    Lonely Japanese find solace in 'rent a friend' agencies (Justin McCurry)



    兩性關係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外賓來台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每個人都自白意圖叛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