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28 Massacre, 1947, in Taiwan 今天帶定課班的學員,到碧潭做森林想,先請大家配合呼吸慢慢爬坡,過程中感覺我就是地、水、火、風,感覺大自然的自在無所求,森林想就是無事想,大家都說內外通透好舒服噢!很嚮往這樣的清淨灑脫,他們說:下次爬山也要這樣帶,讓家人享受這樣完全放下的輕鬆自在。 坐渡輪時,在碧綠的潭面,呼吸跟著人工擺渡合鳴,宛如古代的文人雅士,徜徉在山水中俗慮盡消、忘我也忘情。 中午用餐時,關心每個同事的生活,分享法義,說明怎樣把法用在生活中。 後來跟大家分享義饒益,從二二八說起,果然有人完全不知道,也有人說那是「時代悲劇」,如果不是國民黨統治就會是共產黨統治,那台灣會更慘,先說明時代背景,說明當時有美國託管的機會,日本統治讓大家完全意識不到「祖國」會那麼離譜,國民黨戰敗,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漏殺一個,他們以統治者自居,完全不把人當人,我們有真的找到歷史的罪人,記取歷史教訓,真誠的道歉嗎?有開始重視人權嗎?只有少數金錢的賠償,沒有對受難者的尊敬,這樣反而讓家屬更難過,甚至有受辱的感覺。 台灣要的是將心比心、將身比身的有感,這樣才是「同胞」,不是嗎?所以二二八真的還沒有過去。聽完大家都心頭一震,覺得整個屠殺太殘忍、政府至今都太傲慢了。 接著再談「四六事件」,談白色恐怖,一個同事談到1974年時,他的父親也遭到白色恐怖,他父親只是參加讀書會遭人密告,就被調查局抓去毒打逼供,關了兩個月,因為透過關係才被放出來,從此父親噤若寒蟬,不再說任何話,他說終其一生,父親活在恐懼與鬱悶中,那是個人人自危的年代。 我們要把歷史真相還原,把正確信息傳出去,一領一,相信大家都會做正確的判斷。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對母親台灣的摧殘屠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228版的「卡廷慘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