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而上
    向巔頂的光
    那蛇且緩且伏且迂迴且暗自
    將整座羞綠的僻靜
    竊據
    果真這爬蟲擅長魅惑
    路過的南風禁受不起
    桐樹的芽苞才醒
    就硬是把她濕暖的步履留了下來
    留下來
    給山澗起了個好聽的名字
    給酣睡的火金姑鋪了床舒潤的被
    給愛妝扮的屋簷添一圈鮮翠的帽沿
    誰曉得日落之後
    會不會有一口寺鐘將嗓子收起耳朵豎起
    聽管芒放生著點點起飛的希冀
    聽螽斯的心跳竄入影子的褲管
    聽角鴞打著長長短短的謎語

    蜿蜒
    原是種罕聽的古語
    只用來傾吐熾燃的寂靜,及
    結霜的激昂
    只是唉呦
    那失眠的鞋印是誰呀
    月色氳氤的霧裡將這漫漫弧線兀自
    蜿蜒
    再蜿蜒
    復蜿蜒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別讓過去決定未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母親台灣的摧殘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