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不過是落單的禮俗
    季節被稀釋了
    把衣領向右摺疊

    不過又夢見了故園
    夕陽再怎麼諂媚
    瞳仁的光    依然
    向遠

    整片草原在雲空下
    靜默走著

    整齊排列的樹
    有字彙及甜軟的文法穿梭其中

    總是在低頭的頃刻    唇角  
    才憶起
    如斯真實的虛幻

    還記得那口年邁的寺鐘嗎?
    看似失憶
    卻是無比專注的等待

    是啊
    這麼些年的頻頻回眸
    抵不過一張清醒的帆
    風才抿個笑
    便都酗了鄉愁


    這裡的泥土無法馴化
    這裡的思緒查不到學名
    除了時間

    時間的花苞蠢蠢
    於每個縫隙中
    欲動

    撫不平心頭的起伏
    刻意摻糖的琴聲

    懸吊著

    我走了以後
    誰來幫你把霞雲掛上色彩?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除夕談「面子」跟「榮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過年放手讓年輕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