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曾是北市府市政顧問的詹順貴律師的文章《好久不見的台北市大塞車》,一開頭就說:

    「1月22日下班時段,台北市出現了十餘年來罕見的大塞車,柯文哲因被塞在內湖科技園區而怒斥交通局限期改善。但柯市長之怒,顯然是因為自己被塞得動彈不得,而非感受到市民近幾月來因其『三橫三縱』政策所飽受的不便之苦。」

    三橫(仁愛、信義與南京東西路),三縱(中山北、復興南北及松江路與新生南路),這六條幹道因為規劃了自行車道路,而變成這次網路和主流媒體各說各話的主要爭論點。

    眾所周知「三橫三縱」是郝龍斌時期的產物。有網友引述2014年9月的媒體報導,指出「台北市長郝龍斌任期僅剩4個多月…明年底前還會規劃『三橫三縱』自行道路網,屆時台北市區的自行車專用道長度,將長達85.5公里。」但很多人像詹順貴就不查,將「三橫三縱」當成是柯市府的爛政績。即使有人知道是郝任期的產物,也說柯接續就要承擔施政不當的責任。

    我相信「三橫三縱」的規劃當然有其善意,不論是誰的規劃、誰在執行,都要給予正面的角度:為路上行人與自行車找到安全平等的路權。或許這樣大家更懂得在市區開車上路是浪費資源與污染的壞事。台灣需要多元的考量與思維空間,讓台灣更適合多元、更包容、更體貼不同生活層的人。

    我每個禮拜二到信義路二段198巷,下班時間開車從內湖走南京東路,到松江路,迴轉後再走松江路、新生南路到信義路,這樣子已經持續了好幾年,以前南京東路捷運還在建的時候,塞得更嚴重,也沒有人吭聲,捷運開通之後,交通其實也沒有更好,「三橫三縱」規劃進行時,或許有點影響,完成之後,好像跟以前差不多。一直以來的感覺,平常下班時間車多就很塞,下雨時更是塞得嚴重。1/22日晚上下班時間就下著小雨,我一路上開車的感覺,其實塞得並沒有比往常嚴重,我到信義路二段198巷附近的時間還算早。可是因為柯市長這大人物一怒,大家就跟著無腦地喊「台北市出現了十餘年來罕見的大塞車」,而柯市長之怒被詹律師說是因為自己被塞得動彈不得,而非感受到市民之苦。這樣帶有個人主觀臆測的批判之言有什麼導向?

    塞車的原因有百百種,下雨視線不良、路口沒有淨空,造成打結、交通事故、施工、甚至像節慶將至或小巨蛋演唱會等等,都會造成局部或大區域的交通大塞車。這樣有很難理解嗎?一定要找個眾矢之的替死鬼做出口嗎?

    延伸閱讀:

    一時的汽、機車塞車,只是過渡時期的陣痛(黃武雄)

    三橫三縱是塞車元凶也是解藥(徐銘謙)

    柯總是要求快快快 鍾慧諭:再有能耐都無法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以工作為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有夢最美的指揮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