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0年前,我在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上班,那時候醫院很缺人,一週要上六天班,如果再加上夜診,每天上班要12小時,那時候,我的生活只有上班、睡覺、上班、睡覺...毫無生活品質可言;我本來是覺得這是我個人的問題,因為我從小體力就不好,後來跟學妹聊起來,才知道大家體力都已經透支到不行,我才發現這是整個醫療結構的問題,我就決定一定要離開。」

    「部立醫院的薪水是比較好,我每個月收入在六萬以上,而且又是公職...我爸媽都說,只要考上公職,你想做什麼都可以,那一代人的觀念就是這樣,但我發現根本不是這樣,為了準備考公職,我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也就認了,考上公職後,還是一樣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別人下班後,還可以去學英文、聽演講、看電影,我光是每天工作就已經累到只想放空,公立醫院的薪水是比私立醫院好一點,但是那是用健康換來的。」

    現在,她選擇在八里療養院工作,她說「這裡(八里療養院)的薪水福利沒有其他公立醫院好,相對的,這裡的工作比較輕鬆,不用排夜診,可以正常上下班。」

    我問她「能想像十年後的生活嗎?」

    「當然有啊!十年一轉眼,很快的」,她有認真的想過工作,但是,想到最後,她不敢想下去...。

    她是藥劑師,學校畢業後,待過屈臣氏藥妝店、林口長庚醫院、部立台北醫院、還有些私立醫院,職場經歷蠻完整。

    「我們藥師的工作,不外是公私立醫院、診所、藥局、藥廠研發、業務,我今年40歲,藥廠研發、業務,我沒興趣,醫院、診所要值夜班,我已經沒有體力了」,她最想做的工作是回到她的職場初體驗屈臣氏藥妝店,「我在職場工作十年以上,我相信在我專業上已經累積一定的程度,我已經不是那個剛出社會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女生,我可以跟顧客或業務直接面對面,我可以提供更好的資訊跟服務」,但是,她試過好幾間屈臣氏,「沒有人錄取我,或許跟他們公司的用人政策有關,我不知道是因為我的年齡?還是因為我在公立醫院待過?」

    「我想跟年齡有關吧!就我所知,屈臣氏是以年輕族群為主要的訴求對象。」

    她說「看來,我已經沒有什麼換工作的機會了,好像只能在這裡繼續待下去」,她覺得年紀大了,不太想拼命賺錢,卻又想提供自己的專業,讓生命活的有意義,「我現在比較喜歡站櫃台,跟顧客面對面提供醫藥諮詢,還可以把客人當朋友,跟他們分享生命...」,只是,她一直無法如願。

    這時候,我問她「你覺得台灣有階級問題嗎?」

    她回答「有階級不是問題,階級不流動,才是問題」,這是她的親身經歷,「台灣社會很奇怪,你好像只能一直往上爬,一定要爬到某種位階,當你想停下來想換到某種別人眼中看來比較低一點的位階,你自己很OK,別人卻不能接受,而且是不允許你做更動調整。」

    我繼續問「如果你有機會進入屈臣氏,你可以為屈臣氏提供什麼樣的貢獻?」

    「很簡單,台灣已經進入老年社會,屈臣氏不可能只有關注年輕族群,如果他們想要全面提升品牌、服務品質、營業額...等等等,他們一定要照顧銀髮族,這時候,我的專業、我的歷練就很有用啦!」這時候的她,眉飛色舞,神采奕奕。

    雖然,目前還沒有一家屈臣氏願意接受她的履歷,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想像:想像一個不同的屈臣氏,她的涵容面是從年輕群族到銀髮族,從世代融合到產業提升,一起向前,就如同想像一個更流動的台灣!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我只投過一次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吃了迷幻藥的中國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