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了《自由時報》的報導《大選監票結果 逾8成4開票所選務有缺失》,心裡真的覺得台灣人的民主水準還差得很遠,因為對監票不重視,以為投完票就決定了,殊不知開票過程還有很多方法可以影響選舉結果。我跟很多人談監票的重要,在臉書上多次呼籲大家要去監票,請年輕人去監票,因為監票比投票重要投票只會影響一票,但監票可以影響幾十票,甚至幾百票。但是得到的回應並不熱絡。看到這樣的報導,我心中出現一句「夏蟲不可與語冰」,愚民難以談監票。

    《監票者聯盟》臉書公布2016年大選的監票報告,指出此次大選中許多開票所的選務出現極大問題。在1306個開票所的監票報告中,有超過84的開票所發生選務缺失。各縣市中,澎湖、金門等縣的重大缺失發生率甚至達到100%。

    監票者聯盟是用抽樣的方式在做監票,我在松山的533和535投開票所來回跑監票,只有在535票所開不分區政黨票時,才看到他們的監票人員,拿著一張記錄表在記錄。他也只是記錄過程和結果,並沒有逐張監票。

    很多人相信2012年民進黨不重視監票,造成六點以後的選舉大翻轉,我敢說,這一次如果不是差異太大國民黨即使作票也贏不了,只要差異在百萬票內,保證會像上次一樣被作掉。友人所在的安平國中安平館,843投票所的「監察員」,他們一直發呆、吃東西、說話、看不出有在「監察」,有的是婆婆、有的是老伯伯,完全看不到監票的感覺,難怪以往開票問題一堆。

    我在八點左右看三立電視,蔡英文650萬票,朱立倫321萬票,宋楚瑜115萬票,這時候大家認為大勢已定,就沒有注意票數的狀況,我對數字特別敏感,看了其他幾台,民視的數字差不多,但東森、TVBS等台,蔡英文票數少,只有644萬左右。但是蔡英文這樣的票數,維持到將九點,還是651萬票,都沒有太大的變動,而朱立倫和宋楚瑜的票數都增加了二三十萬票。最後蔡得票689萬,朱381萬,宋157萬,這跟2012開票結果類似,前段開票快,後段開得出奇的慢,在八點前,蔡的得票率高,是朱的2 倍,宋的6 倍,到了後段,開票速度變得很慢,而對手國民黨的得票率是蔡的好幾倍,有什麼因素可以讓國民黨的票都在後面才開出來嗎?這就是在作票的明證,而且後面感覺是故意將蔡英文的票數做成689萬,堵住綠色選民對689的怨氣,因為蔡英文的689萬票也是最後才衝出來的。

    《監票者聯盟》也批評,許多開票所監察員制度「形同癱瘓」。許多違規的開票所,沒有看到監察員糾正缺失,還有開票所監察員直接參與開票,或者根本就不在場。

    我在松山區這麼重要藍營票倉的兩個開票所,沒有看到綠營的監票員,如果有,也沒看到出聲,但是當我主動監票的時候,感覺那些工作人員是認真的,他們也想表現得公正,但是他們認知的公正和我的公正還是有偏差。當沒有公正客觀的人監票的時候,有心人要上下其手就太容易了。

    《監票者聯盟》呼籲,「法定監察員」的效果不彰,是因為監察員多數由候選人推薦,想要快速得知開票結果;故應該要修改《選罷法》,建立「公民監票員」制度。

    這一點絕對有必要,更重要的是全民參與監票的觀念,不要以為投完票就沒事了,沒有一個公正的開票和監票的程序,民主選舉的結果都可能被操控。


    讀到《大選監票結果 逾8成4開票所選務有缺失》,我在自己的投票所也犯同樣的錯,主任監察員在開票前,並未先報實際領票人數。從頭到尾都無人糾正,主要是講習無法落實,我們很多公務員工作太忙 ,簽到了事,講習場次雖多,但選務人員衝期還是很嚴重。(碧玉)


    投票,真的不是什麼大問題,真正重要的是監票,如果只負責投票,不去監票,那我投的這一票,真的有可能就被作掉ㄝ。

    我是有一個疑問,在不少的投開票所,同一開票箱開票時,都有二、三個人一起撿票、再把票整理成一壘,再一張張給唱票員,可是我之前看過中選會的影片,開票的時候,是一個人從票箱中撿票,再直接把那張票給唱票員;然後看《監票者聯盟》的教學影片,也是說自票箱中一張一張給唱票員:但是我提出這個疑問時,主任監察員說沒有這個規定,還打電話讓我和《台南市中選會》的對話,對話過程很長,我很柔軟的對話,沒有對立,但還是發現部份公務人員還沒有做到觀念翻轉,認為他們是官,我們是民。

    我只說一句:投票是人民的權利也是義務,同樣的監票也是;以往的台灣人不知道怎麼監票,這一次《中選會》在網路上放上教學影片,我們就學習,但你今天卻說中選會的影片是參考用,這樣對嗎?在民主國家,投票是一件很神聖的事,你們怎麼可以這樣輕易說出「參考用」!

    對方說:知道了,我們會再檢討,不過如果你有問題的話,可以明天在到中選會提出,不要今天提,這樣會影響開票(連現在的選務人員也是在我們提出疑問的時候,這樣說),我和其他的監票志工都說:不行,明天就來不及了,有問題就是當下處理,怎麼可以明天再處理。

    對方說我們的妨礙開票,我說:那我們現在找記者、中選會人員一起來,大家一起來學習什麼是正確的開票和監票。

    之後,對方也不再說話。但是一樣開票開得很亂,我們還是一直針對問題提出疑問,雖然選務人員很不爽,但身為一個公民,面對有問題的開票流程提出疑問,也是我們的責任。(靜芳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離家的大學生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只投過一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