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兒子上大學前,有次和他爸爸溝通,他就提出請求,希望他上大學後,爸爸讓他自由,不要再管他的功課如何﹑電玩時間多久,他會管好自己,每學期功課最多只能一科不及格…。聽到他和爸爸的對話,我很開心他長大了,懂得適度地表達自己的想法,而這之後,我和先生都相信他已是大學生了,知道如何規劃自己未來的人生了,所以對他的在校生活,完全的尊重,很少過問與干涉。

    但事實上,他自我管理並沒有做得很好,好不容易擺脫了升學壓力,他變得像脫韁野馬,花好多時間在玩電玩,常玩到三更半夜。據也是讀交大的外甥說:「他好厲害,竟然可以擠進《傳說(電玩的一種)》的七百多名,太令人羨慕了!」剛聽到時,心裡難免擔心,但此我仍選擇不急於判斷是好是壞,相信兒子一定想要成為一個主動、認真、負責任的人。

    期中考的前兩天,他回家時,白天幾乎都在睡大覺,然後熬夜和朋友在線上玩電競。我只問了一句:「功課都準備好了?」他回說:「沒問題!」接著我就不再說什麼了,因為知道說也沒有用。

    期中考後,聽友人提起,他們夫妻約兒子吃飯,兒子靦腆地對他們告白:目前最大的困擾就是時間管理做得不好,控制不了電玩的誘惑,這次期中考可能會被當1/2,搞不好要自己想辦法賺錢來繳重修的學費…。聽到這樣的話,我知道兒子在面對課業和電玩之間還沒找到平衡,但這是他要自己去面對的課題,只有當他深切感覺這是一個痛,才會主動去找出路。他的情況就好像球賽的上半場打得很糟,但還有下半場扳回的機會,他將如何接招,我就靜觀其變吧!

    想起他國中參加圍棋比賽的一件事。那天他一到達比賽現場,就發現把手機弄丟了,當打電話回來說時,感覺他語氣中明顯的失落、挫折,那時我的心就隨境轉了,斷定他這場比賽還沒開始就已經出局了。但沒想到下午他返家時,竟然帶回一座獎盃,他不但獲得前幾名,而且還升段呢。他確實有臨危不亂、化危機為轉機的定力、潛力。

    上次他回家時,我用委婉的方式跟他互動,提到外甥為了克制電玩的誘惑,一升上二年級就把所有的遊戲檔案都刪除了,很有破釜沈舟的決心。他聽了,就說:「二年級才刪哦?我現在都已經刪掉了。」嗯!看到他很努力在克服被動的慣性,給他一個欣賞和鼓勵的眼神。

    他寒假本來要在學校參加棒球校隊集訓,要到過年前才能回家,但卻在昨晚突然跑回來了,我和先生都感覺是一個意外的驚喜!在輕鬆閒聊時,他告訴我說,他學期成績已經下來了,只有一科不及格,符合當初與爸爸的約定。這科是通識課,因為蹺課一次,老師就扣總分數10分,他翹了三次,所以成績從85分被扣到只剩55分,問他:怎麼看待,他說:很好啊!

    兒子在學習的過程,比較沒有我們這一代的框框,很少有分數高低的得失心,他比較在意的是學習過程的快樂。

    或許這門通識課對他的吸引力不夠強吧!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雖不同意,但也沒有提出意見,就允許他做最真的自己。

    昨天早上,邀他來參加院長的「為自己接生」講座,他馬上以充滿陽光的聲音應答說:「好啊!」感覺他身上散發一股有別以往的信心;感覺離開家(枷)的大學生活,讓他接觸得更多、看得更廣,生命似乎在蛻變中!

    下午提早到中心,就幫忙報到處和新人互動。看到有好幾位新人都是經由來過的人介紹而來的,感覺只要大家願意用「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的心情不斷將法音送出去,這世界快樂的種子就會越來越多,就像此刻大家分享著去賞雪的喜悅,越分享喜悅就越散開來。

    講座在輕鬆的氣氛下開始,院長開宗明義地破題:為自己接生就是,我不是昨天的我了,不要再用成見來看自己了,也邀請他人不要再用過去的眼睛看自己。

    我們的記憶決定了現在的心情,過去很多的不開心,寧可讓自己好像得了失憶症,讓過去的資料都清空,以前發生的事都看成是上輩子的事了,我對他人的印象只有直覺,不會再用舊有的資料去論斷。任何關係裡,我們都是第一天才認識,但又好像已經認識很久了,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這樣的想像出來了,會讓關係變得很單純,也很有趣。態度不一樣了,空間感就會出來。

    為什麼願意讓一切的關係都歸零?動力來自哪裡?因為當我們用成見看人(包括看自己)時,我們會感覺到不流動的苦、不開心的苦,我們不會喜歡這種不開心、不流動的感覺。

    我們對認識的人過去的所有認識,往往是一種既定的成見,這樣的成見如果不清除,會影響我們對一個人的重新認識,就好像電腦的舊記錄檔案,它如果沒有跟程式隔離,就會影響電腦程式的運算作業。

    感覺這樣的開示,對自己的幫助很大,以前面對兒子的叛逆,如果不是一次又一次的歸零、相信他內在最真最美的心,那我們今天的關係就不可能這麼和好。不給別人重生的機會,等於把別人定罪判刑囚禁,拒人於千里之外。

    當關係歸零了,還要歸一,歸一就是隨時都願空掉自己,用由衷、主動、單純、謙虛、認真的心,對準天地、對準神,每個當下,都回到最自然的眼神、姿勢、動作、表情,在關係裡,能夠活出自由來,讓對方知道「你的存在讓我感覺這世間有愛」,就儘管溫柔,這世間會不一樣的。對關係有美好的想像,跟人有正向的連結,相信就會變成一個有能量、可以給出愛的人。

    講座結束後,兒子非常開心,這是他參加講座以來,第一次我在他的臉上看到法喜充滿的微笑。回家的路上,我們繼續法談,討論法要如何落實於生活中,此刻我們的關係再次歸零了,沒有親子相,只是同修梵行,嚮往活出神的性情,活得像一個真正的人。


    人籟萬千 / 親子

       

上一篇:化作千風--憶母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監票比投票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