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人要有新的國家,也需要有新的自己、新的觀念、新的關係,要願意去想像:50年後,我們的親子關係、婆媳關係、親密關係、主雇關係、師生關係、政府與人民的關係、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將會是何等的樣貌?

    只要願意去想像,本來50年才會實現的未來,可能25年就實現了!

    新,因為重生。

    其實,每個人的出生都不只一次,肉體是父母生的,出生後,人體組織器官仍不斷新陳代謝。靈魂與主體性認同是自己生的,如果把台灣看成一個人,屬於過去的中華民國體制,是別人生的,但台灣真正的靈魂(普世價值與國族認同),還沒出生,要靠現在以及未來的台灣人一起來接生。

    困難在於,我們都很容易對自己、對他人有成見,很容易被不好的記憶框住,看不起自己、看不起別人,被關係綁架。在關係裡受苦,扮演著連自己都不喜歡的角色,還用「不能更好、就是最好」來安慰自己,為什麼不說「可以更好,為什麼不想」?

    會不會被舊價值觀(守舊的善惡分別心)、記憶、關係綁架?會不會出櫃?能不能更好?取決於你的想像力。

    我們需要想像力,需要有辦法重新檢視守舊的善惡分別心,重新設定所有文化內建的關係,不害怕歸零,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才會回歸自然。

    比如說,婆媳關係面臨拉扯,如果和先生已經離婚了,婆媳關係跟著歸零,婆婆就不會再把妳所做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反而會很感謝妳離了婚還願意照顧這個家。這時候,妳對她好,不是因為身分、責任,而是因為她是個可親可愛的好人,妳由衷喜歡、想要跟她親近。這樣毫無勉強,豈不很美?

    想像,在不久的未來,台灣社會能普遍接受這樣的觀念:

    我對你好,不是因為你是我的先生/太太/公公/婆婆/老師/學生/老闆/員工…,也不是因為你對我有恩、我虧欠你,更不是因為我們有數十年的交情,我對你好,單純地因為,你是個可親可愛的好人。

    讓關係隨時隨地歸零,不害怕歸零,讓每天都是第一天認識,不用過去來綁架或約束彼此,不必一天到晚記帳計較誰對誰比較好,這樣的感情會很自然,這樣的關係會很真很流動,可以幫助每個人更獨立更自由,做最真最嚮往的自己。

    碧芳舉例說,傳統家庭中都叫女人負責拜拜,即使拜的是夫家的祖先,所以,作為太太和媳婦的她,每次遇到拜拜,就必須向公司請假。自從學習了普世價值,性別平等,她開始質疑這樣的習俗,「為什麼以前這樣,我們就要繼續這樣?」「都推給過去,就沒有想像力!」她開始為自己爭取權利,而翻轉了這種不公平的待遇。

    郁曼說,以前她在職場上很被動,以為主管就是存心要壓榨、奴役部屬,後來聽到院長說,主管其實不懂你們這些部屬在想什麼,他也想要對你們好,但不知道怎麼做。從那時候起,她相信老闆也想要對人好的本心,而轉變了態度,內心不再有對立,並且會主動幫主管注意、提出建議,讓主管了解大家的想法。

    問:愛著好像就很容易礙著,如何能夠在愛裡自由?

    答:就問自己,到底想要做個自然或不自然的人?到底想要做個嫉妒或不嫉妒的人?我只做我想做的人,做那個有愛心、不會嫉妒的人。

    問:有個同事真的很討人厭,我要刻意讓自己喜歡他嗎?

    答:如果我是一個很快樂很快樂的人,我還會討厭他嗎?如果我的日子過得夠好,我還會討厭他嗎?就好比一個人中樂透了,看到原本討厭的人,還討厭得下去嗎?看到自己不夠快樂,我會想辦法讓自己更快樂,快樂的時候,心量會變大,更會欣賞,看事情會更正面。有時候我們也會討厭自己無法欣賞對方,討厭自己心量小、那麼容易煩躁,其實我們並不喜歡「對方的存在讓我們不快樂」的感覺,先學習欣賞自己,練習接受自己,不討厭自己,也會有幫助。

    問:覺得自己耗呆。

    答:耗呆也可以看成單純啊。其實,妳是一個很慷慨的人,把每個月收入的百分之50都捐出來耶!妳卻認為「那沒有什麼、本來就應該如此」!要會看自己有的,也要接受自己現在沒有的。不管會不會,過去都歸零了,如果每一次都是第一次,就沒有成見,永遠不知道,更何況,知道自己耗呆,代表你已經變聰明了!

    問:媽媽都很重物質,愛買天珠…

    答:父母給孩子最大的禮物,就是一雙欣賞的眼睛。只要欠了這個,孩子長大後就會想要掌權,爬高高,想要人家肯定。媽媽會這樣,是因為以前欠稱讚,妳就替祖父母來稱讚媽媽,多稱讚,多給她灌迷湯。快樂(不是建立在別人身上)最重要,而且是平等的。

    問:母親很抗拒跟我有肢體的親密互動。

    答:可以從牽手開始,從貼臉頰開始,她也是欠稱讚,可以從語言上的稱讚來建立親密互動。

    艷紅談到傳統家庭中的人際互動,本來就需要多一點的理解和退讓。

    院長說,傳統若是束綁,就要改變!

    碧芳追問:那什麼是新的孝順的定義?

    院長答:其實不只是親子關係,所有的關係都是:「我以你為榮,你以我為榮」,能榮耀彼此分享喜樂的關係才是「繁榮」!因為你的存在,我想要更好,更獨立更自由,沒有你我不會死,有了你我如虎添翼!

    不只人與人的關係如此,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如此,互動,不是為了交換,而是互惠,透過精神文化信仰生活習慣的交流,讓彼此都能夠更好更富足。

    傳統佛教被不懂「有為法」的出家眾掌握了話語權,他們閉鎖的想法跟世間普世價值嚴重脫節,禪坐變成自我感覺良好,許多修行的傳說,都是自欺欺人,沒有經過史學方法的檢驗。看清佛教的真面目,一定要用歷史的角度,才能理解佛教對世間的繁榮並沒有什麼貢獻,中國人那種耽溺虛無的美學,一定要打破。

    真正的無為,是有所為,有所不為,離「有為」則無「無為」,有為法實相即是「無為」,若無為法有相者,則是有為。無為或有為,但為眾生顛倒而分別說。

    漢傳佛教還說「萬惡淫為首」,其實,是不是淫,決定在有沒有真愛,如果沒有真愛,即使是婚內性行為,也是淫。談淫,不談權力控制欲,才是世間最大的禍源。避重就輕是宗教對世間最大的惡迴向。

    所有宗教都要從聯合國人權兩公約開始,如實面對階級,種族歧視,貧富差距的問題,千萬不可簡化成「相欠債」的關係。宗教能不能讓普世價值更深化,決定宗教是不是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任何國家或文化,真正的「強」,是強在人權,強在人民的幸福,強在每個人都有做自己的自由,絕不是強在窮兵黷武或比武力神通力超能力。社會中人人有人權才有尊嚴與平等可言,也才有可能在各種關係中相互榮耀,有真正的繁榮!

    一位新朋友是基督徒,說她今天來了很歡喜,看到修行是可以落實在生活中的,也讚嘆院長的智慧。她提出了兩個問題,一,多元成家vs.守護傳統家庭的價值,要如何看待,二,基督教會講黑暗與正義的靈/勢力,您如何詮釋?

    院長回答:黑暗的靈,很像細菌,本來就充斥在世界中,如果抵抗力差,就會被感染,生病,那也是一種自然的淘汰。用政治力來脅迫人、控制人的ISIS、法西斯…,都是屬於邪靈。

    探討靈,探討人性,其實就是在問:什麼是心?

    我們相信冥冥中有一種最純淨的心,最接近天地的心,天代表的是公道,地代表的是滋養,當我們的心對準了天地,心量會變得很大,感覺生命很有意義!

    人性本善或本惡不重要,因為善惡大部分是環環造成的,我們要討論的是,有沒有「自然」?對人好、感覺很好,那是自然;對人不好、忌妒、憤恨、充滿負向能量,心情會好嗎?「易與天地準」講的就是心要常常喬正,對準那天公地道的心,生出最美麗的自己。

    上帝吹了一口氣,人就有了聖靈,有了神的性情。上帝並沒有預防亞當和夏娃吃禁果,代表的就是:上帝給人完全的自由,包括同性戀與否。重要的是有沒有真正的愛,能不能幸福,性向不能勉強。今天,之所以有《信望盟》,問題就在於他們把字詮釋得太狹隘了,抓著字義不放,問題就在於牧師的生計要依賴信徒,牧師被信徒綁住了。神學家不依賴信徒,比較能夠有超然的立場。

    人很容易自以為義(是),如果沒有跟別人交流,有可能自我感覺良好,偏差越來越大。我們對自己、對別人,都很容易有成見,有很多不好的記憶、成見、武斷、僭妄,身心能量低落,不知以為知,不承認聽錯看錯理解錯。所以,一方面要透過交流,把心打開,認真聽別人在說什麼,另一方面,心要很安靜,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六根圓通(清淨)沒有堵塞,看事情才不會扭曲。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聯發科應找回主體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長期分贓的制度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