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買麵包,順便問著店員「你覺得台灣有階級問題嗎?」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生活裡,你會有不平等不公平的感覺嗎?」

    「會啊!很多很多....。」

    「像什麼?」

    「有錢,沒錢,差很多....」,我想她的感觸很深。

    「為什麼貧富會差距那麼大?」

    她想了一下,「因為不夠努力。」

    「是這樣嗎?」

    「因為沒有辦法,有辦法的人早就.....。」

    「你喜歡嗎?」

    說完這句話後,我沒有繼續,我覺得她還沒有開始思考,不過,用「感覺」來對話,比較有談到話的感覺。

    到鎖匙店找阿婆,她不在,有位中年人幫忙顧店,他正低頭滑手機,我用同樣的問題開啟話題,他說「以台灣的年金制度跟健保制度來看,怎麼可能沒有階級」,我好奇他為什麼單挑健保制度與年金制度?

    「根據移民署的統計,民國60年到70年約有400萬人移民海外,他們大部分仍保留中華民國國籍,到現在,海外的台灣人已經約有1000萬...所以,中華民國的國民總數其實已經有3000萬人了,這些人只要有親友在台灣幫忙繳納健保費,就可以無限制地享受健保資源,台灣的健保是全世界最讚...。」

    年金的部份,他很有把握的說「只要把18趴改成10趴,每年可以減少300億的支出...」,聽到他談了一大堆我記不住也無從查證的數字,我轉換話題,「你怎麼看台灣的階級現象?用一句話來形容好嗎?」

    他無法用「關係」來談,他用「現象」來形容,「大部分的台灣人其實還活在(民國)70年代,他們很純樸,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他每年騎摩托車環島,「台灣只有三個都會區,雙北、高雄、台中,三都人口大概1000萬左右,其他都是農村人口,農村思惟...」;不過,他的觀察很有意思,「我是以民國70年當做基準,靠近都會區的地方小鎮,你可以嗅到80年、90年的味道,依次遞增,往山區走,則是60年代、50年代的味道,依次遞減....。」

    但是,針對台灣區域差異,他的想法是「台灣需要管制言論,台灣人太容易被煽動...」,「城鄉差距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我不認同。

    台灣需要回到蔣經國時代,著重基本技術人才的培育」,他是建教技職體系出身,高中時代就到英業達打工,「那時候,有建教合作,教育部會撥給學校一人26000,學校給我們18000,其餘的是學費,我們在工廠實習半年,然後回校上課,技術部份是這樣磨出來的,我畢業後就在英業達工作,當研究助理,我是跟著英業達跑遍全世界的....但是,等到李登輝執政,民國82(行政院院長連戰),這個教育政策就完全取消,台灣的基礎技術人才完全斷層,現在要到大學才有建教合作,太晚了....」,他的語氣口吻,感覺比較著重現實技術層面,我想跟他談理想精神部份,「你覺得什麼是台灣人的尊嚴?」

    他沒有尊嚴的概念與體驗,他覺得「台灣人一直有尊嚴,從來沒有變過」,話語內容不離「蔣經國、拼經濟、兩岸要維持現狀、不然台灣會完蛋.....」,我覺得夠了,結束話題。

    逛傳統市場,一位鞋攤老闆攔住我,想辦法要我試穿,我讚嘆他的主動,反問著「你覺得台灣有階級問題嗎?」

    「多多少少啦!來菜市場買東西的,大部分是沒錢,有錢的都去百貨公司、超市...當然,有些人喜歡生鮮,會來這裡買...」,在他的眼裡,傳統市場就是階級所在,劃分著貧與富。

    「有想過,為什麼會有階級?」

    「大勢所趨,世界走到今天,這不是台灣的問題,這是全世界的趨勢...」,在他眼底,貧者越貧富者越富,這已是牢不可動的階級板塊。

    賣糖炒栗子的老闆,面對同樣問題,他先避而不談,「你也住在台灣,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為了拉開時空,我扯個謊,「剛從美國回來,參加選舉。」

    他回應「不能靠政府,自己要努力....」,我聽了幾句話,大概就知道他要說的東西。

    從昨天到今天,從麵包店店員到傳統市場小攤商,看不到台灣剛經歷過一場驚天動地的選舉,只有看到台灣人對「政府」、「政治」的陌生,在市井小民的思惟裡,完全沒有「政府與公民的關係」。

    我尋思著如何談下去…

    「『因為我不夠努力,所以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這個想法會讓你開心流動嗎?你喜歡這樣定義自己嗎?」

    「來猜謎,好嗎?有一種關係,明明存在生活的每一個角落,你卻被教育得完全無感?你被教育得只有義務,沒有權利,你被教育得永遠活在當權者的眼睛裡,你沒辦法活出你自己,講實在一點就是被賣了還要幫人數鈔票,還會數得很開心...。」

    「你覺得台灣有階級問題嗎?」也許是開啟對話的第一句,還可以開展到親子(家庭婆媳)、師生(校園教育)、僚屬、政府與公民...,能否在最短的時間內,最素樸的對話中,從對方的兩三句話裡洞察問題所在(對方被什麼樣的關係綁架了),然後,帶出關係歸零的想像,「可以想像你在美國長大,第一次來到台灣,最大的感受是什麼?」「能不能想像50年後的婆媳關係?」.....。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 有幾條褲子破掉,下午就到賣場買了幾條回來。在賣場看褲子時發現走動的人很少,問老闆娘最近生意怎樣?好像在賣場走動的人不多喔。

    老闆娘說:生意很差,現在的消費型態改變了,很多消費者都在網路上訂購,我們還要有攤位的租金,所以生意很難做。我說:不會的!因為網路訂購還要加運費,價錢不會便宜到那裡去,還有樣式、試穿需要當場做的才容易一次到位,我是比較會在店舖買的,會生意差因該說是現在大家的收入偏低,所以消費力相對的減少吧。老闆娘聽完後開始打開了話匣子,說有些牽涉到政府和財團的關係,還有對不公平的看法。

    找對了話題,彼此就有很多的討論空間,不用刻意想破頭找議題,就可以跟老闆娘針對公共議題暢所欲言。(冠智)

上一篇:黃安與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品質決定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