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那必定是
    花與虹彩的交集帶
     

    過度濃稠的語言
    難以流動 

    疑惑如同極致的盛開
    不曾在日落之前
    凋零 

    悸動卻似脫逃的雀鳥
    不曾回眸 

    沒有剛好的溫度
    沒有濕潤
    也沒有耳朵撿到的禮物 

    為何那遠處的霞光
    緊緊崁入原本黑白的夢裡 

    來自水中的眼睛啊
    還有眼睛的戒律啊
    請看 

    夜的肩膀已經寬廣
    表情
    固然被紗簾遮住
    聰明的鼻子卻告訴我 

    那正是一朵溫熱的
    薔薇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幫助每個人心連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太平蠟像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