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高一的小兒子加入天聲合唱團,12月26日會在「中油」演藝廳慈善公演,最近努力的團練,接他的時候,遇到大塞車,因為路況的無常,反而創造我們對話的空間,讓我更了解他的小腦袋在想些什麼,他的眼如何取這世界的鏡頭來看,他的耳又如何專注在哪些的迷人的聲音裡。

    他很喜歡徐志摩寫給陸小曼〈雪花的快樂〉這首情詩,他特別喜歡「在半空裏娟娟的飛舞,認明了那清幽的住處」的詩意,他還誇讚徐志摩這首詩比他團練的另一首歌〈愛情樹〉高明太多了。然後,他轉換另一種口吻說:「志摩詩是寫得不錯,在感情方面實在太博愛了,不敢恭維,最可憐的是張幼儀對他那麼好,又這麼賢淑,他卻對她這麼無情,跟她離婚,他真是薄情,我不喜歡他這麼不負責任,根本不懂愛情嘛,聽說陸小曼還是結過婚的女人呢,又很會花錢,又吸鴉片,最後讓志摩死於飛機失事中……。」我聽出這小腦袋還裝了不少傳統道德思維,說出這番大道理,這麼衛道,根本不是出自他自己的想法。我們就在車上,徐志摩林徽因張幼儀陸小曼三個女人間的感情世界。


    記得1999年,公共電視播出徐志摩林徽因的愛情故事--《人間四月天》我很少看電視連戲劇,唯一讓我著迷過的兩齣,這就是其中的一部。當時小兒子還在我的肚子裡,每次要去產檢,在等候時間看公共電視的重播版,劇情很文藝,很吸引我,但都看得片片斷斷的,為能完整了解劇情,我還買了這部影集的DVD呢!

    甚少看連戲劇的我,對飾演林徽因的演員特別有感覺,覺得清純,氣質優雅,天真又帶著濃厚書卷氣,特別著迷。當我在圖書館翻閱林徽因的傳記,看到書中附錄她的照片,風姿綽約,比飾演她的週迅勝過百倍,讓我很詫異。她是林長民的女兒,公認的中國第一才女,據說她是梁啟超欽定未來媳婦,梁啟超對她也很欣賞,因為梁啟超林長民熟識之故,幫兒子梁思成製造許多機會親近。她的堂叔--林覺民林尹民,是「黃花崗72烈士」,16歲陪伴父親遊歷歐洲,認識了徐志摩,當時23歲已有家室的詩人仍展開熱烈追求,讓徐志摩說出了千古名句:「我將於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之靈魂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可以想像他認識林徽因是多麼欣喜若狂,生命彷彿才有了意義似的,兩人可以一起談文學、談詩歌創作,靈魂契合,她儼然已成徐志摩靈魂伴侶。

    年輕的林徽因,沒有想要這麼多包袱的情感,她曾與徐志摩說:「我不是那種濫用感情的人,你若真的愛我,就不能給我一個尷尬的位置,你必須在我與幼儀之間作出選擇。」離婚是徐志摩唯一能選擇的,他忠於自己靈魂對真正自由戀愛的嚮往,對靈性伴侶的嚮往,傳統道德與責任對他來說也是太沉重的,正如胡適所觀察的,他曾說:「徐志摩的人生觀只有三個:愛、自由、美。」他與張幼儀的婚姻,來自傳統的媒妁之言,不是來自自由戀愛,這反而變成離婚的藉口,視為不除不快的枷鎖,當然,這也有徐志摩為反對傳統框架而反對的盲目與投射林徽因不敢選擇愛她的男人,怕成為破壞家庭的眾矢之的,沒有準備好要為愛情冒險,她選擇比較安逸比較被祝福的人選──梁思成。徐志摩追求不到林徽因後,把所有熾熱的愛轉移到陸小曼身上,算是補償作用吧!

    我把自己對徐志摩林徽因陸小曼張幼儀情感世界的看法,與小兒子分享,認為婚姻中對自己情感的忠誠也很重要,這被現代人視為理所當然,想想在八、九十年前,民智未開,沒有人會認為靈魂和自由意志是重要的,但是,徐志摩很努力地親自實踐自己認為的真理,大膽的衝撞傳統的倫理孝道與固有框架,即便在所有的人反對下,娶了陸小曼,成為天下最薄情負心的人,父親斷絕了經濟支援,好像落入惡夢之中,他還是努力學習在婚姻中如何付出與承擔,雖然所有的人都看衰他,他依然心甘情願做他所能做的,我想這段婚姻雖不被看好,但徐志摩仍努力想活出自己幸福的可能,辛苦的到處兼課,嚐到生活的苦頭,咬緊牙關,不再仰賴父母餘蔭,能夠面對現實挑戰,實在地淬練,讓我看到一個真正長大成熟的男性,這也是很好的示範。

    張幼儀1920年到英國與徐志摩相會,當時徐志摩正迷戀林徽因,次子夭折,1925年與徐志摩離婚,至德國學幼兒教育,卻也因為這樣找到自己生命的價值與意義,1928年在四哥張公權協助下,接管經營上海女子商業儲蓄銀行,很快扭虧為盈,她又開辦「雲裳服裝公司」,引入新潮時尚的時裝,也深諳財務經營與股票交易。她的大器,深獲公公徐申如的信賴與賞識,當時徐志摩要和陸小曼結婚,徐申如問過她,若不同意,他就不允許志摩跟陸小曼結婚。張幼儀盡棄前嫌,在徐志摩面前點頭同意。徐志摩陸小曼結婚,婚後經濟陷入困窘,張幼儀還是很慷慨大器地接濟,據說她逝世前,很感謝當年徐志摩與她離婚,讓她找到自己幸福與人生,她也算少數女性能夠走出傳統陰影的枷鎖,淋漓盡致,活出生命該有深度與高度的人。

    林徽因的文學造詣與才情與徐志摩相當,雖然沒有與徐志摩結婚,他們的友誼依然能夠繼續保持,依然能夠互相分享詩歌創作與欣賞,互相陪伴,走過生命許多挑戰,這也說明沒有愛情,還是能夠繼續保有歷久彌新的友誼

    我對陸小曼最沒有感覺,感覺她有許多不良嗜好與習性,各方面都比不上林徽因張幼儀,卻是徐志摩最後相戀結婚的對象,我認為是徐志摩移情與補償作用的替代品,她奢華的生活方式是我很不能贊同欣賞的。我一直以為她只是徐志摩實踐理想婚姻、高唱自由戀愛的影子而已,讓徐志摩這位富有才情的詩人,為了滿足她的奢華生活方式,必須奔來飛去的,最後在1931年11月19空難身故,結束他精彩的一生。

    三個女人,三種不同的臉譜與特質,各自創造不同的命運,徐志摩與她們各有一段情,因緣深淺不同,關係緣分自然不同,留給後人許多想像與討論的空間。我們可以用更開放多元角度來看待,特別是有關愛情,責任不是唯一的檢驗標準,重要的是,愛情讓我在關係照見了什麼?是否幫助彼此更獨立更自由,更能活出自己的至情至性最嚮往?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想像未來的宗教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幫助每個人心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