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跟一個中研院的朋友聊天,談到儀深學長,他說:很敬佩,除了學術做得好,也很關心社會現狀,投入很多社會議題,甚至實際參與政治。 我說:對啊!這樣學術就不是只有少數人知道,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幫助社會大眾進步,知識份子是應該負起引導社會的責任的。讀書所為何事?不就是為了改善社會,增進大眾的知識和福址嗎?天下興亡,匹夫都有責,何況是高級知識份子。很喜歡古人說的「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讀書人的天職,就是張載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聖脈的公共佛學就是以宗教行者的心,行知識份子的責任,義無反顧的投入社會正義,只要能為世間少苦離苦,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捨。 他說:你們真的很認真、很特別,在台灣多數人都不碰政治的,以為這樣比較清高,不會惹禍上身,只要做做慈善事業就很好了。 我說:慈善事業當然很好,社會也很需要,可是如果不從根本上的體制開始改變,我們會救不完的。 在台灣很有趣的現象是大家都愛談政治,可是卻不談清楚,既得利益者很怕失去利益,所以刻意閃躲(長久下來已經渾然不覺),未得利益者義憤填膺卻說不清楚(因為資訊不足)。所以對於結構性、文化性、制度性的問題,大家少有碰觸,更沒有從「人心」來看事情,我們要跳出藍綠的簡單二分法,真正透視問題,發揮知識份子的歷史功能。 他說:對啊!學術的最大特色,就是去除主觀的偏見,讓事實證據自己說話,以前從來沒想過要用學術的精神來談政治,認為只要做好自己的學術研究就好了,現實政治還是要妥協的,看來輕易妥協真的就是逃避,說的嚴重一點真的也是制度的幫兇,人很容易會分開處理,感覺有點住在學術的象牙塔裡,慚愧慚愧!想來從事宗教的人,也應該這樣關心政治,佛陀當年就是為了解決人類的苦難而求道修法,佛法的「苦集滅道」四聖諦,就是追根究柢的精神,看來後世的佛弟子都對不起祖師爺了。 我說:對啊!學佛的人都是很有慧根的,如果不能看到苦難的根源,實在可惜,眼前的不公不義需要更多人的關心,這樣談來世和淨土才有意義,才更真實。 一般芸芸眾生無暇他顧,我們不能強求,可是知識份子、佛弟子真的是要多盡點心,想想人生不過數十寒暑,我們都會走,我們到底要留下什麼?可以留下知識份子的風骨、學術的良知、清明公正的政治、優良文化、生命美感…嗎? 進一步問:你覺得台灣苦難的根源在哪裡?他說:失去國際地位和中共的壓迫,馬政府懦弱無所作為。我說:說的很對,往前追,遠的是二二八、白色恐怖、長期戒嚴,近的是憲政體制沒有建立、遊戲規則不公平、媒體被壟斷、人權未受重視、官員說謊…。所以真的要做的事實在太多了,如果不能從根本做起,人類社會玩完,現在的一切都將化為烏有,我們真的是在搶救台灣的前途和人類的命運。如果讀書人都恢復本性,跟古人一樣關心公共事務,相信撥亂反正的力量就很大了。 他說:看來你真的是用全部的生命在愛台灣和這個世界。最後兩個人互相加油打氣,開心的放下電話,有一種交心暢快的感覺。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看見對方有悔改的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尊重當地原民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