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上禮拜日12月13日),在宜蘭壯圍鄉的東港看到的景象:那裡是蘭陽溪、宜蘭河、冬山河進入太平洋的出海口,每年十一月到隔年二月,那裡會有豐富的鰻魚苗。這段期間,為了在半夜冰泠的海岸邊捕捉這些價格不菲的鰻魚苗(捕獲量供不應求時,小小一尾可賣到150元),來自本地和花東的漁民,在海灘上搭蓋起了各式各樣用建築廢材、廣告看板的帆布料、漂流木…等等搭建的臨時居所。 

    遠遠看,很像是難民營,還想說,難道台灣遊民移居海邊?而且,整個沙灘上,到處都是垃圾!後來走近觀察,並且跟一些正在修補帳篷或漁網的漁民聊天,才知道這是當地每年的特殊景象。 

    一位當地人告訴我們說,近年,政府為了管制,有實行登記制,在每年紮營季節開始,跟警方登記,並繳一筆保證金,捕魚季結束時,要確定把所有廢棄物清除,才可以跟警方拿回那筆保證金。 

    即便如此,海灘上髒亂不堪的景象,怵目驚心。除了一大堆食物包裝袋、有的沒有的個人用品、塑膠製品、漁網…,我們甚至看到一大隻死雞應是得雞瘟被丟棄的雞),以及一隻肥大狗,全屍躺臥在岸邊,任由海浪拍打。聽說環保局今天剛派人打撈了600隻瘟雞上岸,已全數焚燒,這隻大概是漏網之雞。我懷疑海水已經受到嚴重汙染。 

    一對來黃昏散步的當地阿伯永鎮宮的廟公),很親切,當起解說員,告訴我們說:別看現在冷冷清清,入夜以後,這裡就變成夜市了!可熱鬧的! 

    原來這些垃圾,就是他們每夜在此活動留下的足跡。 

    阿伯說:以前鰻魚苗很多,現在越來越稀有,行情也上漲。那些來收購的人,反而要煮飯給捕魚的人吃,拜託漁夫們把魚苗賣給他們。不過,這還是有危險性的,聽說,前年就有人被浪捲走,天黑黑的,如果不是剛好有人在旁邊看到,根本就來不及救! 

    難怪,我們在海灘上多處看到散落一地的冥紙。 

    宜蘭縣政府曾想把這裡改為生態保育園區,但是,會來此地捕魚的,很多都是最弱勢的漁夫,不忍心斷了他們的生計吧。然而,如果用心規劃,配合當地優質的腳踏車步道,是不是有可能一方面兼顧漁夫生計,一方面將這個獨特的當地產業發展成觀光資源? 

    要離開前,一位大概55歲上下、牙齒掉光的當地漁民很自豪地跟我們介紹他的臨時居所,可以睡六、七個人!他說他沒學過什麼木工,都是自己玩出來的。他的居所裡面鋪有乾稻草,還裝上一個可以上鎖的門。他講得興致高昂,停不下來,然後突然又不好意思地說:拍謝啦,我們宜蘭人比較熱情,愛講話! 

    我們騎的是沿著海岸線的腳踏車步道,那天是週日,天氣很好,聽出租店老闆說,原本有十多家腳踏車出租店,只剩他這一家老店,店裡的腳踏車車齡幾乎全是15年以上的舊式腳踏車,他今天一天的生意因為我們的到來,幾乎就超過之前一個月做的總量,沿路遊客少得可憐,機車比腳踏車多了,那禁汽機車通行的招牌已沒人看在眼裏,可能因為腳踏車道使用率太低吧。這裡好像政府的三不管地帶,沿路的髒亂,也不是那麼賞心悅目。

    有兩個心得:一,實際走訪鄉間,三不管地帶真的很多,如果不是人們自發性地想要環境好,環境很難變好。二,小時候來宜蘭好多次,但是戒嚴時代的海岸是無法親近的,這次宜蘭之行,才第一次好好親近了這個綿延的海岸線。原來,宜蘭的旁邊是太平洋!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與林宗正牧師談合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想像未來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