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林宗正牧師相約,我以「生命最快樂最感動的時光」做起頭,很想聽聽他在世間的喜樂,他跟我解釋神的恩典來自相信聖靈的力量,說「隨時都是喜樂平安」,聽起來是一成不變的答案。

    談到URM城鄉宣教運動,他多次分享著臉書裡的聚會照片,指著「今年增加了五六位年輕人,海洋大學的學生」,那似乎是他最開心的時光。

    談到「教徒與非教徒有無可能對話?」,他很堅持「必須先要跟自己合一(henotēta),才能跟別人合一,要跟神合一,才能結出合一的果」,但是,回到現實生活,他說「藍綠都很難溝通」。

    我問「有可能跟其他教派合一嗎?」「主耶穌會怎麼看待?」追問了幾次,他說「(他們)不知基督教,又不知神」,可能覺得我窮追不捨,最後他說「尊重對方的信念」。

    林牧師說著「要跟神合一,才能跟別人合一」,像「耶穌與天父合而為一」。是否當他跟神合一時,他覺得其他人都還沒準備好,與對方合一不能一廂情願!

    我主動提起高俊明牧師,他說「牧師年紀大了,我現在每次看到他,都是祝福。」

    「那他跟施明德公開道歉,擔任信望盟的顧問...?」(編按:2015年10月30日公開致歉並辭去信望盟顧問一職)

    「高牧師一向如此,他對人對事沒有洞察力,他就是你所說的追求表面的合一,我們必須在他身邊告知防範,不然,他很容易就出岔,很容易被利用...跟施明德公開道歉那件事,我們也是在電視上看到才知道...。」

    「他沒有洞察力?」

    他還不是真正的基督徒,真正的基督徒是很清楚的」,他能夠肯定地跟我說,來自他對「合一」與「真理」的理解,URM是他對「愛人如己」的實踐。

    談到URM,他的態度是慎重的,還記得上次有跟我談過,「為義受苦、跟弱勢者在一起、對抗邪惡的勇氣、愛與非暴力、創造性的少數、相互成為資源結盟」。每件事情都要經過這六大信條的檢驗,「你會很清楚什麼是神的召喚,什麼是真理?」

    跟牧師不用談到公共神學,這已經是他的生命的全部,「這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你自然就會走到這裡,URM不是我的,是上帝要我來服侍的...我不需要開書單給你,你真正要讀的是聖經,回到經典,向神求,神會把機會跟能力給你...。」

    我再跟他確定「真理」的內容?

    牧師仍是回到URM的六大信條,「真正的真理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才叫真理,透過真理,你才看得到....」

    在牧師還沒有說出來前,我內心浮現出「真相」兩個字,我連結到佛師的「苦集滅道」,牧師一直是透過URM的六大信條洞察事件的真相,他永遠可以看到不同的角度,我理解著「真理幫助你看到真相,看到每個人的最真才能讓人自由。」

    沒等牧師講完,我做了短短的總結「有真,才可能善才有美」,他很開心,「你是第二個能夠說出來的」。

    人之所以會發生問題,因為他不知道神是什麼?神是真性情的…聖經裡的神也是會生氣、大聲、不耐的...。」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14:6)

    「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祂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人若不常在我裡面,就像枝子丟在外面枯乾,人拾起來,扔在火裡燒了。你們若常在我裡面,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裡面,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約翰福音15:5~7)

    他試著跟我解釋「要真正的認識神」,他強調「認識,就像夫妻同房。」

    「那是什麼?」他說了幾次,我還是沒有意會過來。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便說,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創世紀4:1)

    希伯來文用夫妻同房來比喻對神的認識(yāḏa),你要「經歷(anexperiential knowing)」過祂。我能想到的是親身體驗、心領神會。牧師對「經歷(親歷)」兩字加重語氣。

    「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倣(在這裡其次是連結的意思,不是位居第二),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馬太福音22:37)

    「所以,要有這樣的戀愛經驗,如果我沒有這樣的戀愛經驗呢?」

    「你不可能懂神的,你不會懂什麼是神的愛」,他很肯定的回答,我相信牧師有這般刻骨銘心的體驗,他說「我的所有都是在回應神,神的賜予,我主動回應,去行,然後再跟神的啟示印證,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我們在小房間互動,說著說著,他有點感嘆,「我看不起外面的那些教友,但我必須傳福音,我必須把我所領受到神的愛,我稱祂為恩典,讓大家知道,為是大家能夠一起來領受神的愛,真正的愛,你要自己走過,才能明白。

    話題裡,我把時間帶回1989年4月7日,牧師在鄭南榕自焚的現場。

    「那天我在八里,原本以為5月20日(國民黨)才會動手,沒想到來得這麼快...那天狀況很多,我需要做很多事,尤其我是牧師,我要撫慰家屬、安定人心...」,然後他說了一段我聽不懂的話,「鄭南榕自囚時,我去辦公室做家庭禮拜,我們談了很多,他原本邀我一起...」,他吞下要說的話,我沒有追問「一起什麼?」。

    談了一會,我重拾話題,很慎重地問「如果時間重回1989年4月7日,如果鄭南榕就在你面前....?」

    「我尊重他的選擇,我們各自努力,那天在他面前,我就是這樣說的」,牧師說話時,撫摸著心臟的部位,我相信這是他26年來一直在努力的事情,問心無愧。

    週五下午是禁食時間,他沒有喝咖啡,他還會定期去天主教的修院禁語靜,這是他的功課,為了要提醒自己「肉身是軟弱的。」

    「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多林前書4:27)

    這一次晤談透過牧師導讀聖經,我好像更理解佛法,當他說著「認識,就像夫妻同房」、「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我的心一直在顫抖。

    「認識,就像夫妻同房」,在關係裡無所隱藏並直覷神明。因為真,才能認識什麼是善與惡,照見自己的性情。


    國民精神 / 三昧智

       

上一篇:生命因差異而豐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宜蘭東港的「難民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