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公司召開臨時股東會,我比平常早到公司,先處理了一下郵件,就去股東會現場。才到報到處,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就跟我說已經來了三位職業股東。

    聽到職業股東,對這樣的稱呼我會聯想起不好的印象。以前在《中華開發》旗下的子公司服務,有一次開股東大會,當時董事長是由國民黨黨營事業的負責人劉泰英兼任,那天來了幾位所謂的職業小股東,他們擁有的股數通常不多,但常常利用程序發言,干擾會議的正常進行。後來聽行政主管解釋說為了避免他們鬧場,就請人把他們招呼到一旁,給幾個紅包打發他們。果然股東會就開得很順利。

    國內盛傳每年到了五六月的一年一度股東會,為了怕職業股東鬧場,所有的賺錢公司或科技公司會刻意集中在同一天的時段開股東會,這樣就可以避免這些職業股東來鬧場。因為大多數公司集中在一起,除了少數績優公司之外,大多數公司就可以逃過被騷擾的一劫。

    昨天可能只有我們召開臨時股東會,果然就來了好幾位所謂的職業股東,這些人前幾年都不曾出現過,今天早早就到了,而且都寫了發言條。

    以前開股東大會,即使有少數一兩位關心公司營運的股東,也很少程序發言,最多只是私下發發牢騷。所以會議通常進行得很順暢。

    會議一開始,其中一位股東就舉手做程序發言。顯然是有備而來,說得頭頭是道,他把公司的經營管理面的問題都點了出來。

    董事長是首當其衝,面對這樣的尖銳問題,他也只能客客氣氣地正面回應。但是這位職業股東真的是有做過功課,一直直咄咄逼人,從業績改善、到庫存報廢提列,到財務負債比率,節節進逼,逃都沒處逃。工作人員不時利用發言時間鈴聲提醒,最後只得拿走他的麥克風。還好他也很有風度,不再堅持。

    我坐在台上,他三次點名提到我,雖然董事長沒有點我回答,我很由衷地看著他們,相信他們沒有惡意,他們就是我,也代表所有的股東,他們絕對有權利也有資格過問經營管理階層,為什麼沒有善盡經營管理的責任。

    另外兩位股東也相繼於會議進行中提出問題,董事長都一一答覆或請相關人員荅覆。整個會場的氣氛有點沉悶,我看著台上台下的對話,感覺是在攻防。我應該是在防守的一方,但心理上,我沒有既定的立場,很放鬆由衷地聆聽雙方的對話,反而感覺這些小股東講得頭頭是道。他們是在為股東們,尤其是沒有能力出聲的小股東,捍衛他們的權益。

    我們的企業型態,其實是傾向威權體制的,所以大股東和經營者掌控了所有的重大決策權力,這樣很容易忽視多數小股東的權益,股東會是他們唯一有機會發聲的管道,卻又被形式的會議制度囿限,一般股東,尤其是小股東最容易被大股東或經營管理者所坑殺。

    就是在這樣的制度下,常常發現經營者用五鬼搬運法,來淘空公司的資産。即便是像我們這樣正派經營的公司,當經營管理績效不佳的時候,倒霉的還是股東們。

    感覺這些所謂的職業股東,其實並沒有傳言中那樣攪局搞破壞,我反倒覺得他們是現代廖添丁,來劫富濟貧的。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三菱休旅車無法回油爆衝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戰魂附身的哈卡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