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只有自己
    該怎麼唱?

    夜這麼長
    只能把時間對摺
    再對摺

    掉落了
    曾經溫熱的呼吸
    以及汗水

    裡面   外面
    曾經溶化成同一面
    那時
    一切尚未昏醉

    以為找到了燈光的來處
    敞開的胸懷
    卻比眼神清澈

    聲音已遠去 
    思索正走入邊界

    冷冷的時間  不斷

    沒有緩慢的臂膀
    沒有尋覓的唇
    沒有燈
    也沒有等待的耳朵

    停駐在一片不分正反的鏡面裡
    守夜的靈魂
    伸出邀請的手
    對著自己的體溫    遠遠地
    唱歌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我的薪水少了3、4萬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跟蘇格拉底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