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了《生活世界的被殖民》,裡面談到「溝通理性」理論創始人哈伯瑪斯(Jurgen Habermas)的觀點,證實了所有為威權和獨裁者背書的所謂理性溝通,其實都是不理性的,以國家之名、行少數人利益極大化的誑騙手段。

    國會(議會)通過的,或專家背書的,何以哈伯瑪斯認為不正當?因為對哈伯瑪斯而言,正當性建立在:任何規範與道德,大至國際法、憲法,小至社區規定,「會被影響到的人,有平等的發言權和制定權,大家應通過溝通理性,來討論建立社會種種規範。溝通理性,除了參與的平等之外,被影響的各方需要誠實的拿出所有相關真實資訊,用可以理解的語言,解釋自己的正當理由,讓各方討論 」。

    這樣的溝通理性,很難懂嗎?很難接受嗎?應該不會。那為何還是有許許多多的自以為是理性的人,選擇站在高牆的那一邊,堅持高牆所維護的少數人利益沒有錯,只因為憲法或法律條文的規定,或者為了效率、安定等因素,不願意重新檢討法律,甚至憲法的正當性、適切性,不願承認我們的憲法是老賊打底的偽憲法。

    政客和當權者利用系統性的扭曲,就好像當初在納粹檢調軍警高壓下,藉由各種專家或政府各級部門人員來背書漂白,而被教育長期洗腦或殖民的順民,因為不懂得溝通理性,就很容易受到這些系統性扭曲的蒙蔽,成為受害者,甚至變成加害者的傀儡。

    回想以前長期受到黨國教育的洗腦,我的世界非紅即白,就像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麥卡錫主義,為了對付萬惡的共產黨,就必須支持兩蔣政權、支持佛朗哥政權,我完全不知法西斯為何物,堅持認為台灣本來就是中國的,堅持集權是對的,集權才能對付極權,反共一定要法西斯,沒有國民黨就沒有台灣,為了國家的安定,社會的繁榮,每個人的責任就是要誓死保衛「中華民國」,甚至要反攻大陸。渾然不覺這些都是在一黨甚至是一人的意志下所制定的,2300百萬的台灣人,完全沒有發言權和制定權或決定權,更不用說是透過理性溝通來建立種種社會規範。我不知道我錯得離譜,枉我父母生我給我柯P級的IQ!悔我少壯時代利用我的聰明才智攻擊我父親的反法西斯!

    他們的謊言持續了70年之後,現在,70年來走不出去的國名和國旗,更是被這個無能無恥的黨和黨的領導人直接丟進墳墓裡,直接向對岸強國投降,只為了個人及家人的榮華富貴。

    剩下少數還因為個人利益被綁架的軍公教和財團等既得利益者之外,台灣大多數人應該醒來了吧!其實不然,國民黨那一套假理性溝通的說法,還是大大地影響著許多因為怕強國飛彈威脅而做著和平統一夢的假中國人啊!

    我們是不知法西斯為何物的一代!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東華校慶真無味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的薪水少了3、4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