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面龐浮腫的蔣經國,表情落寞茫然。這是他留給台灣人的最後一個鏡頭。
    19天後,蔣經國病逝。

    2015年11月8日,緬甸舉行大選,此次選舉,儘管軍方保留了25%的議會席位,且通過憲法排除昂山素季參選總統的可能性,昂山素季領導的全民盟仍獲得了壓倒性勝利。 

    緬甸的成就,中國民眾有相當大的反響,作為鄰國,緬甸與中國之間有著相當密切的交往,相比中國,緬甸經濟落後,教育也不發達,如今,連緬甸都能有反對黨,並舉行相對自由公正的大選,既有力地反駁了中共當局的生存優先論和發展階段論,同時也嘲諷了公知群體長期持有的素質論。

    對比緬甸,中國民眾還有另外一番心思,昂山素季劉曉波都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兩人也都遭受到長期的拘押或軟禁,可如今一人依舊在監獄,一人已獲得大選勝利,兩相對比之下,更加激起人們對於當下不自由狀況的認知。

    緬甸今日的進展,是各種內外壓力、包括幾十年來緬甸民眾不屈抗爭的綜合產物,其中,2007年以僧團為主體的「番紅花革命」,過程悲壯慘烈,尤其令人悚然心驚,咸認是緬甸在2009年後走上自由化進程的關鍵一環,但中國網路言論中,看得出他們對於緬甸民主化進程的具體展開幾乎一無所知。與之恰成對比的,是某種論調的流行,竟在評論緬甸進展時,更傾向於贊美吳登盛等人,說什麼「中國不缺昂山素季,獨缺吳登盛」,甚至認為相比昂山素季,「吳登盛更偉大」;如同台灣泛藍人士評價台灣民主轉型時,強調蔣經國的主動仁慈一樣。

    緬甸軍政府鎮壓了20多年民主,如今在經濟長期不發達、內部分裂、外部制裁,以及番紅花革命等諸多壓力乃至危機之下,才開始轉變,有什麼可值得讚美?別忘了軍方還保留了25%的議會席位,沒選就已當選。

    一般人因為統治者掌握著絕大多數的組織、暴力和資源,認定沒有統治者意願,民主就絕不可能,於是,在長期高壓下,人民只要爭取到一點點民主,人們就會將進步歸功於統治者讓步。任何統治者的妥協都被當成恩賜仁慈,此所以中國人把吳登盛的軍政府放棄專制獨裁,說成「吳登盛更偉大」、「軍政府是選舉的真正勝利者」云云,像極了郝柏村說「沒有過去的戒嚴,就沒有今天的自由民主」。

    蔣經國有類似南非總統德克勒克當年的覺悟。德克勒克說:「我們當然還能執政五到十年,但那是毀滅之路。和談的時刻已經到來。」蔣經國決定開放報禁黨禁,也有其內外根本性的危機和壓力,對外,中美建交,兩國為了共同對抗蘇聯進入「蜜月期」,從軍事到經濟、文化開展了全面交流,這帶給台灣巨大的安全憂慮,加上江南命案,國民黨有被美國拋棄的恐懼。對內,與南非白人統治者類似,國民黨的統治核心基礎是所謂外省人集團,面臨與本省人和解的根本難題。實現民主轉型,既可以通過制度上的親和力拖住美國,緩解安全壓力,同時也能夠促成國內政治和解,穩固統治。在這個意義上,這種牽涉到整個統治集團部分利益的讓渡,統治權力歸屬的半自由化、民主化變革,絕不是最高統治者個人良心發現,何況當時黨國體制已相當穩固,台灣的文官制度與教育長期在國民黨執政下,早已黨性頑強,不可能中立,軍隊有黃復興黨部,黨性更頑強。台灣是國民黨一本萬利的資產,只要忠黨就是愛國,唱黨歌就等同唱國歌,有青天白日黨徽的就是國旗,連護照上都有明顯的黨徽!縱然民進黨執政,國民黨依然主控司法權、立法權、監察權、軍中黨部,只是部分利益讓渡,國民黨仍然坐擁黨產與地方勢力,有恃無恐!

    蔣經國任內解嚴時間有多長?從1987年7月1日算起到翌年1月13日蔣經國逝世為止,解嚴其實只有5個月零13天。任內戒嚴時間有多長?從他擔任行政院長以後的16年(未計入1969年出任行政院副院長3年) ,黨政軍特一把抓,絕大部分時間都處於戒嚴狀況。

    換算成比例,解嚴時期在蔣經國任內只佔了3%。因此,即使是將「解嚴」算成是蔣經國對民主的貢獻,那麼「97% 戒嚴時期」對台灣整體以及無數的民主人士造成的傷害就更嚴重了。戒嚴如同下毒,解嚴如同解毒,下毒16年,解毒才5個月零13天,難怪到現在還有不少人認為「像解嚴之前蔣經國時代那樣的政治,對台灣會比較好」。參與下毒的小嘍囉當然更肯定特務大頭目的豐功偉績!馬英九在蔣經國逝世15周年的時候就如此追思:「15年來,在『誰對台灣貢獻最大?』的民調中,蔣經國始終高居第一。」 在第一線放火也在第一線救火,只看解毒不看放毒,當然要肝腦塗地謝恩!

    有人認為蔣經國在「美麗島事件」上採取相對溫和的手段處理,說是他對台灣民主的貢獻。問題是難道這些當事人,包括黃信介、呂秀蓮、陳菊和林義雄等12人遭軍法審判處以重刑,以及數百人被判刑都是確有罪證?這些民主人士應該都是無罪的,結果被判刑坐牢,這樣的威權領袖鎮壓也可算是蔣經國的民主功績?1978年的「美麗島事件」,整個事件中他全面性地嚴厲鎮壓了民主運動,以叛亂罪名將運動的領導人判處無期、14年及12年等徒刑,另外33位運動的工作者亦受到6年和4年等不同程度的懲罰。然後是運動領導人之一的林義雄家滅門血案、基督教長老教會領導人高俊明牧師被逮捕、陳文成教授命案、江南命案,以及盧修一叛亂案。「美麗島事件」之後的幾年間,對民主運動的嚴厲和全面性鎮壓,全臺灣籠罩在高壓政治的恐怖氣氛中,這樣子的人也可定位為民主的推手?

    50年代中期蔣經國出任臺灣情報工作委員會主任。該會是「國家安全局」的前身,總掌臺灣所有的情報、安全和特務系統。蔣經國實際總管情治工作期間,正是臺灣政治最恐怖的時期,國家安全局長、調查局長、警備總部司令、憲兵司令、臺灣省警務處長等所有情治單位的首長,全部由他調度。

    有人說台灣是總統制,其實台灣是內閣制或總統制,要看誰執政。

    蔣經國當行政院長時是五權合一的內閣制,蔣經國當總統時是五權集一身的總統制。國民黨執政時是五權合一的總統制,民進黨執政時是行政立法分權對抗、司法監控行政權的總統制。國民黨執政時的總統制,總統有大權,不用對立法院負責、司法守護行政權,總統有大權,不用對立法院負責,立法、司法監察考試權全都服膺總統;民進黨執政時,總統無大權,要對立法院負責、對司法檢調戰戰兢兢。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 緬甸大選依據2008年緬甸憲法。憲法第一章「國家的基本原則」,高揭「要促進真正意義上的多黨制民主的實現,同時也保證軍方能夠參與國家政治領導的角色。」憲法為軍方量身訂做,國家議會中固定軍方有1/4席位的票決能力及1/3總統候選人的提名權力,軍方對修憲案還可行使否決權憲案門檻極高。

    在掌握國家最高立法權的聯邦議會中,上院議員224席中有56席,下院440席中有110席留給軍隊。聯邦議會中軍人和非軍人議員法定的結構比為1:3。上下兩院中的軍方議員直接由國防軍總司令提名任命。此外,在省()議會中,國防軍總司令仍以3:1的比例任命軍方議員。

    緬甸的總統、副總統不是由國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而是由3個選舉團選舉產生,其中一個選舉團由兩院中軍方議員組成。3個選舉團組各提名一位副總統候選人,由選舉團從三位副總統提名人中投票選舉一人擔任聯邦總統,其他兩人為副總統。緬甸總統勢必只能在軍隊控制下產生。

    憲法還規定「國防與安全委員會」比總統地位更高、權力更大。確保軍方在國家權力結構中的特殊地位。名義上為 「國防與安全委員會」設立在總統領導下,但總統所有重大行動、決策,都必須得到「國防與安全委員會」的同意、「建議」和「提議」。表面上是總統領導,但實際上「國防與安全委員會」的地位比總統更高。總統沒實權,近乎「虛位元首制」。

    「國防與安全委員會」11名成員中,軍人至少佔6名。這個委員比例保證軍方票決的決策優勢。制約民選總統權力的竟不是掌握國家最高立法權的聯邦議會,而是軍方主導的「國防與安全委員會」!等同替軍政府擦脂抹粉。

上一篇:人所不容的天作之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末世的結構性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