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和朋友夫婦在外面共進早餐,這位先生是某網路設備公司的業務高層,他經常在國外跑,所以對市場訊息非常清楚。他說最近聽到聯發科又要合併某大設計公司的訊息,我說聯發科是在困獸猶鬥,最終還是會遭到紫光的毒手。他聽了完全同意我的看法。

    兩位沒在職場的太太就問我為什麼,我說聯發科當初太覬覦中國的市場,為了成為世界級的大廠,展開與競爭對手和同業的合併,成長太快,其實沒有放眼世界市場,並不夠紮實。他們技術固然領先中國紫光集團的展訊,但是主要市場是在中國,所以中國只要祭出封鎖台廠的大旗,聯發科就玩完了。這也就是為什麼面對紅色供應鏈的威脅,尤其是紫光趙偉國的嗆聲,聯發科那麼低調回應。台積電著眼的一直是全球的市場,主要客戶都不在中國,所以只要掌握技術和産品服務的領先優勢,並不怕中國的威脅

    他們接著談到最近聽到華映大幅度裁員和放無薪假的消息。以生產映像管為主的華映當年是大同集團的金雞母,最早進入中國市場的台商之一,但損失也最慘重,目前股價只剩0.7元。

    我想到以前大眾電腦的簡明仁在中國開始開放之際,最早就和當時主席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一起在上海投資做生意,後來大眾電腦又在廣州設了很大的製造基地,但最後都證明是被利用、還被坑了錢,大眾電腦並沒有因此而獲利,反而最早退出市場。

    有些網友說這些公司因為老闆經營能力有問題,如果是這樣,為何在進入中國前經營能力都沒問題,而進入中國市場後,都一個一個出了問題,而中國那些新興公司,做得比台灣公司大,都不會有經營管理問題。從經營管理的角度,台灣的老闆不見得多行,但是絕對不可能比中國那些老闆差。我認為在中國市場和中國企業競爭是不可能公平的,美國是民主國家,有反托辣斯法,中國呢?只有國家壟斷法,必須等到黨國掛了,大企業後台垮了,才會垮吧!

    我說:「中國企業的技術和服務其實比台灣的企業差,台灣只要不要完全倚賴中國,像台積電這樣,是不會有太大問題的。」

    這位朋友認同,他說中國的産品其實也很好。我聽了很訝異,跟我的認知大不相同。我這時就很由衷認真地聆聽,想要聽出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看法,但他沒有仔細講,這只是他對中國産品的感覺,他覺得他們技術也不錯,也有很好的産品,只是服務觀念可能比台灣差一點。

    我大概跟他說明,半導體是高科技,品質和良率很重要,像封裝廠25年前因為人工成本的關係,很多人前進中國,但是前15年,沒有一家台廠存活下來,不是因為成本競爭,而是因為品質和良率做不好。張洳京中芯半導體最早在中國成立,當時想要和台積電競爭成本,最後還是輸在品質和良率。

    過去沒到中國投資的都被取笑說留在台灣等死,而現在看來,去中國的除了紅頂商人之外,全部都在等死了!

    紫光董事長趙偉國公然嗆聲說若台灣不開放IC設計業讓中資入股,將建議中國政府禁制台灣製造產品不得進入中國市場。

    這時聯發科老闆蔡明介,卻像一個小媳婦似的,只能低調地回應,不敢明確表達自己不認同的想法。

    相對於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說:中國政府雖有資力與決心來發展,但半導體還要靠技術,而台灣的技術持續進步,中國要趕上並不容易。」這就是有眼光,跟沒有眼光的差別。但這也要怪當初馬政府一直帶領著這些廠商一頭熱地投入中國的市場,聯發科只是太相信這個無能、愚蠢的國民黨馬政府,才會被鎖入中國,至今深不可拔了。

    IC設計工程師蘇啟明在《談紫光》一文中鄭重呼籲,現在的在野黨要為明年的執政留下一些國家的根基,嚴格把關經濟部的「開放中資政策」。他們所謂的「有條件開放」,其實是「無限制放行」的障眼法,不可上當。也要奉勸這些傾中的企業老闆一句話:中國人的奴才不好當,狡兔一死,走狗立烹,吳三桂的下場可以為戒!

    這真的是為這些沒有長遠眼光的政府領導人、官員和有錢老闆,做了最好的詮釋!

    延伸閱讀:慈濟的頂級包抄術(王尚智)



    普世價值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緩和醫療的想像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米勒醫生:臨終關鍵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