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米勒醫生(Dr. BJ. Miller)TED演講「臨終關鍵事(What Really Matters at the End of Life)」,自述25年前讀大學二年級時和朋友嬉鬧,意外遭受到高壓電電擊,從死門關前走了一回,讓他有了很大的醒悟。

    因為曾是受苦的病患,現在又是負責安寧照護的醫生,有共同的受苦經驗,所以他能體會美國的醫療體系還是有不到位、不人性的地方,因為這樣的體系是為疾病而非為病人設計。

    病人每天要面對的是冷冰冰的機器,醫生所看到的也是需要就治延命的疾病而已,在這樣的環境下縱然乾淨,卻讓病人感覺隔絕、醜陋、被限縮剝奪,很難喜心作意。記得黃勝堅醫生曾說,在醫院捱到死亡的病人大半呈現浮腫的狀態,反而是願意回家接受在宅安寧照護的病人面容都很安詳。

    米勒醫生在治療期間,曾有一名護士偷偷的為他帶進了一顆外頭的雪球,讓他放在手中,能感受到外頭下雪了,到處是銀白的世界,還有雪慢慢在手掌的溫熱下融化的感覺,帶給他很大的感動。所以後來當他面對自己安寧病房的病患時,他多了同理心,他願意讓他的病人在身體仍許可的狀況下,再去到科羅拉多河湍急的河水中划一次皮划艇,冒一次險,做他最想做的事。或是讓他漸凍人的病人在還能呼吸前抽菸,體驗肺充滿氣體的感覺。或是讓病人心愛的狗鼻碰碰她乾燥的皮膚。甚至當病人死亡要行經花園前,他也希望大家能停下幾分鐘,講講故事,唱一首歌,或靜默幾分鐘,表達對死者的珍愛,而不是不敢面對的要趕快運走。

    我們會因為需要食物而設計出料理,也會因為身體要避寒而設計出衣服,面對不可避免的死亡,我們也是可以有美和建設性的創意設計。可以讓身體的感官與外界有著連結或想像,身體有病心可以沒病,才會有活著的感覺,才不會覺得生不如死。只要有那一點點的連結,都不要吝於鼓勵,讓病人沒有負擔沒有遺憾的離開。

    和朋友分享米勒醫生的演講,在生病住院時,醫院的設計應該以病人為主,只要有一點與世界的連結,病人都會有活著的感覺。她卻告訴我,當她公公住在慈濟醫院時,是他們家人最難受的時間。倒不是照顧公公累,公公住的是安寧病房,醫院也只是給些營養劑或緩和痛的藥,他們也有心理準備等待公公安詳而去。但每天到醫院病房,一打開電視,都被鎖在大愛台,只能聽證嚴法師的開示,沒有其他台可選擇。醫院樓下的餐點也只有素食可選擇,而且還不便宜。反而還不如雲林醫院讓她覺得自在些。還有因為老一輩有得癌症是做了什麼壞事而受的懲罰的觀念,所以他們也沒告訴公婆實情,只說了膽囊阻塞。但每天都有慈濟的志工進來病房,一來就要講公公得的是不治之症,要學會放下等。講的他們驚心膽戰,只好請護理站註記說,不需要慈濟志工進來。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馬習會在買賣什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以經促統的包抄台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