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45年蔣介石和毛澤東在重慶的《雙十協定》期間,杯斛交錯之際,
    劉伯承、鄧小平共軍在山西悍然發起「上黨戰役」,據稱殲滅閻錫山國軍11個師3.5萬人。)

    在《時代雜誌》上讀到美國加州大學艾爾文(Irvine)分校歷史系教授華志堅Jeffrey Wasserstrom)的評論文,Taiwan’s Meeting With China Is the Latest Chapter in Their History of Intermittent Cooperation,他一針見血地指出,這兩個中國黨的首領上次相見,是在70年前,代表中國共產黨的毛澤東和代表中國國民黨的蔣介石之所以會同意見面,是因為他們剛結束「聯合抗日」。70年後,兩個中國黨的領導人習近平馬英九又相見了,為什麼?因為,他們又有了新的共同敵人,民進黨。

    民進黨是兩個中國黨的敵人?這句話的詮釋並不精準,兩個中國黨害怕的是台灣人日益覺醒的自由民主意識,是讓民進黨可能執政背後的因素──在台灣越來越普遍、想要有別於中國的主體性自我認同,以及對兩個中國黨的腐敗顢頇越來越強烈的無法忍受。

    記得1995年出國留學時,在海外遇到的「老中」,包括台灣來的和中國來的留學生,彼此爭論不休的是「誰才是真正的中國」,但是,對今日的台灣人民來說,爭取中國的正統代表權,顯得可笑又荒謬,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天經地義!只不過,今天,台灣學生和中國學生的爭論,變成了「台灣是/不是中國的」。

    然而,馬總統最喜歡拿來說嘴的就是,一中,是遵循中華民國憲法的框架,不但無視於解嚴後、逐漸強大的台灣認同,更刻意掩飾「一中」必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現實。

    華志堅教授寫道:「對習來說,這備受國際關注的會面可以幫他分散掉一些中國人民對國內問題的注意力,例如最近對修改一胎政策的複雜反應,以及趨緩的經濟成長。雖然,在這場象徵性的會面中,預期不會產生任何正式協議,但是,他可以巧妙地藉此來強化中國共產黨為全球華裔人士代言的論述。

    對馬來說,因台灣總統兩任限制他即將下台,不管明年選舉結果如何都不會受到影響,這場會面代表的是在他可能從公眾視線永遠消失之前,有個具體的、可以被記得的最後的印象。」

    為了習近平可以強化對中國的統治,為了馬英九可以留下一個歷史定位,這場習馬會,左看右看都看不出對中國人和台灣人有什麼好處,當兩岸和平,成了兩個不能代表民意的中國黨私相授受的華麗藉口,被暗中犧牲的,必然是大多數人的權利和尊嚴。

    延伸閱讀:

    馬習會前,天下把我的文章「河蟹」了?(黃丞儀)

    陶儀芬:習近平為什麼要見馬英九?

    習近平為什麼願意見馬英九?(劉世忠)

    在國際讓利 在台灣收割(陳奕齊)

    北京回心轉意 習馬破鏡重圓(林保華)

    習近平會送臺灣什麼禮?(長平)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因忠於自己而外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緩和醫療的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