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會介紹自己嗎? 

    介紹自己的時候,人們無非都是想要連結,絕對不只是要展示自己。就像具有多種文化背景的作家泰雅絲(Taiye Selasi)所觀察到的,當我們以國籍來做自我介紹時,馬上就會被連結到國力強弱,並依據國家形象而有了優越感的高低階序,比如說,從北歐來的高一點,中東來的低一點,中國來的不確定…。 

    她出生於英國、長大於美國,但她媽媽出生於奈及利亞、長大於英國,現住於迦納,她爸爸出生於黃金海岸(英屬殖民地)、長大於英國、定居沙烏地阿拉伯超過30年,爸媽同是非洲裔。在丹麥,愛爾蘭小說家科拉姆·麥卡恩(Colum McCann)跟她一席話,說「所有經驗都是當地,所有認同都是親歷」"All experience is local, all identity is experience,",讓她豁然開朗…開竅了。 

    讓國籍或護照來界定自己的認同,不如讓國籍或護照只是工具或一種身外之物。人類不應該由身外之物來界定,不應該由我有多少財產或美貌或學經歷來界定身價。她說她就像耐吉(Nike)跨國(多國)企業,一樣是多國的,不一樣只在她是人類。 

    年輕時,我們跟初見面的人交流,曾經或多或少用社經地位教育程度文化認同宗教信仰政治傾向…來定義彼此,然後,再依據彼此在座標上的距離遠近、權力高低,來決定我們要有什麼樣的互動,這樣的定位方式,有沒有可能,限縮了我們跟彼此交流的可能性?用什麼樣的方式介紹自己,才會帶來高品質的交流呢? 

    深刻影響我們思考的文化傳統,往往比現代國家長命許多,比如說,在台灣,七、八十歲的人,就見證過不同國籍身分的轉換,而原住民部落在任何現代國家出現之前,早就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了。差別只在原住民不懂政治、沒有法治文明特有的優越感。 

    22年前,捷克這個國家解體了;12年前,南斯拉夫消失了; 44年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中華民國。70年來,我們的世界,生出了144個新的國家。如果國家是同一個靈魂,如果靈魂會輪迴,怎麼會越輪迴,靈魂越多個! 

    依佛陀說法,妳的「我所(我的)、我欲、我見、我要、我愛…」,定義了妳是誰,如果,妳的我所(我的)、我欲、我見、我要、我愛,一直都沒變,妳當然就沒有變,一旦「我所(我的)、我欲、我見、我要、我愛…」變了,妳的認同就變了。變或不變的,哪一種才是自然?哪一種才是虛假? 

    《路加福音11章52節》說:「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法師有禍了!因為你們把知識的鑰匙奪了去,自己不進去,那些正要進去的,你們也阻擋。」《11章43節》說:「你們這些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喜愛會堂裡的高位,且喜愛人在市場上問你們安。」佛教的法利賽人、自以為是的法師不會比基督教少吧! 

    過去,我比較常以在國外的求學經驗、生活經驗、語文能力、專業訓練、身材面貌…來定義自己,學法以後,定義自己的東西,有了劇烈的變化,而這個定義,還一直在改變中。 

    有沒有可能讓我是誰,繼續保持一種空的、流動的定義,有沒有可能,讓我是誰向死而生。真正的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固定的座標。真正的我,屬於未來,真正的我,是一種嚮往、一種想像,想像並嚮往在每一個當下歸零、在每一種不同的關係裡,連結世間的最真最好與最美。 

    有研究指出,社群媒體的興起,讓我們所接受到資訊越來越碎裂,其數據演算方式,也讓我們傾向於只吸收「同溫層」的訊息,這樣的趨勢,不利於民主(主體性)發展,因為民主需要有品質的對話,然而,在同溫層裡,我們卻因為「從眾心理」,想法變得越來越少了主體性的連結。 

    這個世界,很需要連結對話,但是,真正的連結對話,必須跳脫既定的思考框架,一旦對人性太沒有信心,對溝通不抱希望,往往就會各說各話,美其名尊重,其實很容易淪為互不介入的放棄。 

    鬆脫自我定位、優遊於想像,想像最真最好與最美的政治、想像最真最好與最美的宗教、想像最真最好與最美的關係,永不放棄嚮往、永不放棄對話,或許,是這個時代最值得投資的能力。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佛教的死亡之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痲瘋病扭曲變形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