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去鄰坊坐一下,她突然講到在習近平的帶領下,中國應該會越來越好,因為,習近平說佛教是教育、不是宗教,所以大力推廣,一些復興中華文化的集會,都有上萬人參加,讓她覺得很有希望。 

    她會這麼講,其實不難理解,因為,她是淨空法師的忠實信徒,淨空法師一向提倡的就是「權力可以自律,哪需要制衡」的集權專制思想,這跟中共的「黨有自我糾錯的能力、無需外部監督」內呼外應,但這樣的思想,是違反常識的,從古至今的歷史教訓就是:權力不可能自律,權力需要制衡;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 

    我問她:妳知道嗎?習近平上任後,言論更加緊縮了呢,不久前還關了很多維權律師。 

    她顯然是不知道這樣的消息,她的資訊來源只有《大愛台》和淨空法師。 

    我說:如果一個國家中連捍衛人權的律師都被抓去關,可以想像,這個政權對人民有多麼大的敵意和恐懼。今天,佛教被挑出來推廣了,難道不就是因為它順服中共,身心都願意自閹,這大大有助於中共的消音統治!那些會批評政府的宗教,恐怕就沒有什麼宗教自由了吧!一個佛教徒會只在意自己擁有信仰某教某派的自由,卻不給別人不同的信仰自由嗎? 

    她求學的時代兩蔣戒嚴,出社會、成家、立業,完全沒有判讀訊息的基本訓練,或許也因為如此,言論自由是一個異議者預謀叛亂的代名詞。比起言論自由,「弟子規」對她更有親切感,或者說她是喜歡道德戒律所帶來的秩序與安全感?雖然她投票時偏綠,但她對恢復中國固有道德卻有強烈的認同,因而對於習近平和宗教界的互相利用,以及中共透過宗教界對台灣統戰,完全沒有戒心。 

    其實,一開始中共並不太信任淨空法師,因為他在中國的信徒很多,但從2000年起,淨空法師就提出了「愛國四戒」──「不作國賊」、「不謗國主」、「不漏國稅」、「不犯國制」,還說這是釋迦牟尼佛的四重戒,他無限上綱說:「四重戒,你不遵守,你不是佛的弟子,釋迦牟尼佛不承認你是佛弟子。」「你這四條做不到,愛國是假的不是真的。」三世佛冤啊!佛陀什麼時候變成了毛澤東習近平擁戴者呢? 

    淨空法師透過以上表態,對中國釋出善意,經過多年布局,後來才能在中國順利推廣。我很好奇的是,如果,有一天蔡英文當選了、民進黨也成為國會多數了,他還會叫信徒們遵守「愛國四戒」嗎?或者,他會跟中國國民黨一樣雙重標準,當自己一黨獨大時,叫做全面負責,不需要制衡,當民進黨一黨獨大時,就變成專制獨裁,需要制衡?依照淨空法師一直都是道統與漢人血緣的捍衛者來判斷,他的反應應該比較像中國國民黨,台灣人只配被統治,不能站在執政者的位置。 

    讀到以下這段2008年的文字,更覺得,淨空法師若身處國家社會主義的納粹德國,也絲毫沒有違和感: 

    「我們要設一個圖書館,或者設一個流通處,必須要宗教局或者是佛教協會的批准,沒有他們的批准,那你就是犯法,犯法雖然做的好事也不可以。好事,他不准你做,這是眾生沒有福報,我們只能這樣說法,不能怪國家。眾生好好的多修福,國家當然他就會做了,這個障礙就沒有了。所以一切都要在自己,自己要認真努力好好的修學,決定要遵守,不可以做犯法的事情。」 

    其實,我們當然都希望中國變得更好,中國變好對世間絕對是好事,中國變好才能與歐美比賽做哪一種公民比較有尊嚴,而此刻的中國,也的確有本錢去帶動世界,然而,採用的若是佛教中屬於星雲淨空等愚夫愚婦的那種信仰,是不可能有吸引力的,西方世界,早就經過宗教革命和啓蒙運動的洗禮,就像中共只知道集權、只懂一黨專政、不可能知道真正菁華的漢文化是什麼,孔子書院推廣的只有中文、書法、功夫、缺乏基本人權與做人尊嚴的那一套,結果當然是大失敗。 

    余英時中國提倡儒家是死亡之吻(Kiss of Death),中共一旦提倡佛教,也將加速中國佛教的覆亡。 

    延伸閱讀:習近平巴黎論佛教 中國文化復興佛教當擔大任(魏德東去年2014-03-28 發表於 鳳凰網華人佛教 的統戰文章)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兩個臨終問題的故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想像.嚮往.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