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曾經對男女關係上癮。要先解釋一下「上癮」的定義:如果沒有就會「悶爆」,所以,會忍不住一直去找。

    比如說,遇到外貌條件不太差的男性,我無法不去評量我們有沒有交往的可能性,即使沒有,我也會忍不住去想像對方被我吸引的程度是多少。或許我可以通通怪給大二時,在古巴旅行,被帥氣男子們追求的經驗實在太美好,然而,自從小四開始吧,我就有喜歡的男生,而被男生喜歡,好像是某種身分的標籤,是證明自己價值的戰利品。

    好友曾對我說:「妳還是有男朋友比較好,不然,很容易讓人誤會。」我一直看不清這一點,或者說,我不覺得那有什麼不對。一直到跟S交往時,我不自覺跟別的男生調情的舉動,令他非常忌妒且憤怒,因為愛的力量,我努力想要改變自己,聽了他的建議去參加內觀,十天後,身心清明了一咪咪,好像可以看見一些無意識的反應了。但是,回到生活中,覺察力又很快地混濁了。

    後來我們分手了,在重新建立起自我定位的過程中,我才終於開始看見這種無法克制的癮頭。就在去印度做瑜珈師資訓練時,一位有迷人雙眼的服飾店店員說要跟我約會,從前的我,大概不會想那麼多,多一個戰利品,有何不可?但那時候,我突然覺得,「用親密舉動交換自我價值感」,是一種對自己、對關係十分扭曲的認識,但同時我也發現,要戒斷這種簡單而立即滿足的誘惑,是很痛苦的,需要很強大的意志力。

    我渡過了這個挑戰,然後,回來台灣,在我當助教的課堂上,遇到一個國外來的客座老師,我們有了共事、共舞的機會,隔天就要回國的他,提議要與我共度良宵。有了上一次的成功經驗,這次的拒絕容易了些。他回國後,居然寫mail問我:妳不是已經有未婚夫,就是剛分手吧?

    然後,是無數個獨自一人的夜晚,那時身邊朋友們會隨新月滿月舉行活動儀式,說月圓時能量特強,會讓人精力旺盛而瘋狂,可能是受到暗示吧,月圓時,那種被熱火煎熬、煩躁難耐的感覺,特別令我痛苦。那時,我隔壁的隔壁棟,住著一位單身男性,本來有鄰居企圖把我們送做堆,還好,我沒有欲火攻心到跑去找他!

    講到上癮的對象,一般人聯想到的大概都是菸、酒、毒品、性…之類的,其實,可以讓人上癮的東西很多,從具體的物件到抽象的感受,從身體的快感到心理的滿足,可以是某種角色帶來的權力地位,也可以是某種關係中的需求、被需求。

    我在想讓我上癮的,究竟是什麼?記得,跟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的不久後,我們有一次在朋友聚會中重逢了,他送我回家,然後過夜,第二天早晨,對彼此來說,都只是更多的傷害與不堪。我們在電話中告解,我們都得了「皮膚想念被觸碰」的飢渴症。

    身體上鬱悶的感受,其實很單純,去運動、流流汗就解決了。複雜的,是摻雜了情感上、精神上的鬱悶。身體,其實是在傳達心的渴望,若只滿足身體的飢渴,是無法斷根的,因為根在感情,在想要連結、想要找到靈魂的伴侶。對男女關係的上癮,是因為想要有最深的連結,身體的連結,會帶來一種靈魂連結的假象。誤以為,當愛人進入我身體的深處時,他的靈魂也觸碰到了我靈魂的深處。

    如果,不要對性欲如此排斥、如此汙名化,其實很容易理解,性欲,只是單純的想要找到配對的連結,性欲不宜理解為消費孤單的產物,因為渴望親密的連結,不是A片或一夜情提供的暫時假象可以消解的。

    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前記者約翰.哈里(Johann Hari)的家族,有毒品上癮的歷史,為了幫助他家人,他深入研究各國對治毒癮的方法,然後驚訝的發現,社會上長久以來對上癮的觀念大錯特錯,我們以為上癮的成因是,毒品裡面有某種化學成份,會把人勾住,然而,實驗結果發現,只有在封閉環境中,人才會選擇毒品,當生活環境中有更好、更豐富有意義的選擇時,毒品是沒有吸引力的!

    葡萄牙本來是一個吸毒率相當高的國家,而且,因毒入獄者再犯率也很高。後來,他們將毒品全面除罪化,並且,把那些原本花在懲罰毒品犯罪的經費,全部改投資到幫助他們找工作、適應監獄外的生活,結果,再犯率大大降低,整個社會的吸毒率也下降了,成效卓著。(約翰.哈里TED演講:Everything you think you know about addictionis wrong

    約翰.哈里說:「The opposite of addiction is not sobriety. The opposite of addiction is human connection.(上癮的相反不是清醒,而是人性的連結。)」與他人連結,是人性內建的自然需求,當連結不存在、或是只有很負面的連結時,人們只好找方法自我麻痺、逃避現實,因為,無法忍受自己清醒地活在這個缺乏連結的當下。上癮,只是一種生存機制啊。

    不好的欲望,也只是一種缺乏連結、缺乏愛的生存機制,只要有了對的連結,不好的欲望自然就會消失了。在對的連結中,我們不會把彼此當成滿足欲望的對象(object),在對的連結中,我們一定會把彼此看做完整的主體,完全尊重彼此的感受。這樣的關係,流動著慈悲喜捨的質地,因愛而性,不用擔心會上癮。

    其實,任何會困擾我們、束縛我們的欲望,都是在呼喚我們去尋找真正的連結。如果一味排斥欲望、或用外在教條來約束欲望,不但無法解決問題,更會加深我們對欲望的誤解。我們需要的,不是去駕馭欲望,而是去開發真正的愛。如果對世界沒有愛,卻說自己無欲無求,那不是很奇怪!

    之所以走出了這條對男女關係上癮的漫漫長路,不是因為我對自己的魅力、能力、自制力終於有了信心,而是,我對人性的自然有了信心,我相信,在關係中讓真情流動、讓心量無限開展,才是人透過關係想要尋找的、真正的連結。只要不斷回到內在深處真正的嚮往,讓每個說、想、做都對準天地,對準最自然、最流動,就不必害怕欲望的束縛。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回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如果有臥底大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