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老闆安排公司員工一起去看「灣生回家」,之前看過預告片,不覺得有什麼動人之處,昨天看完,才發現哭到不能自己。

    場次不多,一天就二場,我們看的是中午場,裡頭幾乎滿座,因為是紀錄片的型態,前面敘述故事居多。但是也讓我們知道這樣的時代背景:

    在日本統治台灣的這50年間,日本政府並不會把台灣當成是殖民地,而是日本領土的一部份,所以日本政府號召日本人可以來台灣開墾,當時日本境內的經濟情況不佳,於是許多人紛紛移民,到美國、加拿大、其中一部份的人,來到了台灣,在花蓮這個地方,設立了移民村,來到台灣的日本人,有的在這裡結婚生子,生下了小孩,就叫「灣生」。紀錄片就是從這些灣生對台灣的回憶開始…

    有的灣生一家三代都在台灣,但日本戰敗後,必須全都遣送回國。回到日本的他們,沒有家,全部都要重新來過;從小在這塊土地長大的灣生,雖然對「祖國」有憧憬,卻一直覺得格格不入;回到日本後,有的灣生一心只繫戀著台灣這塊土地的人、事、物,只要聽到跟「臺」有關的,都會特別注意…這些灣生的共通點,通通都是「台灣是一個天堂,是他們出生的地方,也是他們的故鄉」。

    紀錄片的主軸,繞著一位片中片山清子的故事,她的媽媽片山千歲在台灣生下她後,將她送給郭石頭撫養,算是郭家的童養媳,長大後就直接嫁給他們家兒子,清子一直很恨她媽媽,認為她媽媽拋棄了她,一直到她的孫女,學習了日文,想要幫阿嬤尋根,最後費了好大的力氣,經過很多人的幫助,才找到了她曾祖母的墳墓,並且也查到了清子的媽媽,是有幫清子報戶口的,所以,不是要故意遺棄清子,但此時,清子已經重病攤在床上,聽到這個消息,也流下了眼淚,這一段,明明只是說明這一段事實,卻讓我大受觸動,眼淚已經控制不住。

    家人為了了清子心願,幾度遠赴日本找尋千歲的墓地或打聽千歲曾有過的事蹟行誼;這段尋母過程,導演是以動畫顯示意象,畫面裡是一位身穿和服日本女性的背影,遠遠的一位小女孩喊著「おかあさん」,只是背影從來沒有回頭過,任憑女孩喊得多大聲,本片以清子家人找到千歲最後居住地並告知病中的清子為最終結尾,之後,鏡頭完全漆黑,出現的畫面是小女孩再次喊「おかあさん」,背影轉身了,小女孩飛奔向前,跟母親相擁... 畫面就凝結在虛空。 這一幕,很能象徵台日兩國關係。

    另一個灣生婆婆—家倉多惠子,在台北出生,就讀北一女,因為打戰,逃到了花蓮,在花蓮住下,十多歲的時候,日本戰敗,被遣送回日本,回到日本的她,一直覺得與週遭的人有種不相容的感覺。多年前,因為她身體狀況不好,原本想在離開人世前,再回來一趟台灣,沒想到,來到台灣埔里長住後,因為人緣很好,在這裡笑口常開,竟意外的讓身體狀況變好了,連她的大兒子都不可置信,跟著媽媽來到台灣一次,就這麼一次,感受到台灣的風土人情,也讓他對台灣改觀了,從此愛上台灣。

    富永勝爺爺是這片裡的開心果,悲與喜在他臉上完全展露無遺。原本,他以為會在台灣這塊寶島上一直幸福的待下去,沒想到戰爭,讓他的人生完全改寫。18歲回到日本的他,被同學排擠,憤而進入黑社會,進入黑社會才三天,覺得真的太可怕了,才又逃了出來,到學校當代課老師教書,他直說:能夠在台灣出生,真的很好哇~~

    有一位灣生爺爺,被遣返回日本後,換了好幾間學校就讀,其中有一個老師寫上對他的評語:很愛放空,步調緩慢…他認為,這是台灣給他的生活態度,台灣是個天堂,在台灣土生土長的我們,在看了這部片後,由一群日本的阿公阿嬤,來告訴我們,讓我們知道,我們多麼地幸運啊!看著他們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感恩與感動,用他們寶貴的生命在守護著與這片土地的連結,其實都是在呼喚我們,要繼續守護台灣這片土地。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一場亂打疫苗的危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西門町看《灣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