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電影《太陽的孩子(Wawa no Cidal)》裡面有一段對話很有意思,媽媽要辭掉台北的工作,返回部落,帶領家鄉的人一起修復水圳、復育田地。女兒聽了就問說:「那我們家不就很窮了嗎?」媽媽回答說:「我們不是窮,只是沒有錢。」很單純的媽媽。 

    用這句話來類推我們家的情景,我們家不是很窮,也不是沒錢,只是錢少一點而已。以單純的心來看待,錢少一點,想要增加一點收入,那當有人提供工作,覺得時間、體力上都許可,當然就考慮接受了。 

    上週第一次在做大樓的打掃工作,上工前佈達「認真」,學習日本第一清潔工新津春子把事情做好的敬業態度。工作中,感覺最舒服的呼吸量,一旦發覺有趕時間的慣性,就會出現呼吸不順的窘迫,那樣的苦,我不要了,自然就又還原到最真的自己了。 

    工作結束後,內心出現一個雜念:「我同學如果看到我在做打掃的工作…」感覺有擔心被看輕的意味,咦!那不就是內在仍潛藏著對工作有貴賤的階級之分嗎?擔心自己被看輕,就是有這樣看輕人的成份…。即使自覺平常對清潔人員很好,當總幹事時,我很尊重社區打掃的歐巴桑,她也特別喜歡和我接近。但是,內在確實還是藏著比高比低的小鬼啊! 

    回到事情的源頭,為了增加收入,只要能力、體力、興趣上許可,每個人都會在因緣上選擇他當下最適合的工作,工作就是工作,薪水有高低,但工作本身並沒有高低貴賤之別。 

    今天第二次上工,還是佈達「認真」,但感覺這次更踏實地感覺認得自己的真的尋伺。到了工作地點,將自己的呼吸、動作調到最安穩的狀態,掃地、拖地、擦拭時,作意清除的不只是外在的境,而是自己內在的心,並隨時停下來問自己:「當下受用什麼?」除了很感恩老天的作美,今天天氣很涼爽,不用流很多汗外,也感覺和自己美麗的心在一起,很幸福!當心地處於單純、一種護根、護念的狀態時,真的體會與少苦離苦無干的念頭就不會生起了。 

    過程中,突然有位住戶開門出來,她說:每一層樓門口的電燈開關也都要擦乾淨。聽到的瞬間愣了幾秒鐘,心想:那不是屬於打掃的範圍吧!這當下有微微的不流動。但是,心想當初也沒講得那麼清楚,反正那也不是困難的工作,就直爽答應下來了。 

    打掃進行中,不管做什麼、在何處,只要對準天地,一切就都變得有意義了。即使有人進出,卻一點都不干擾自己安靜的心.微笑。赤腳踩在清掃過的樓梯間,感覺觸到乾淨溫柔的地面,別人還沒享受,自己就已經先受用了。 

    體會到只要認得自己的真,隨時回來問自己當下在受用什麼,心念自然連結六度,自然會吸收到天地間滿滿的能量。 

    完全融入其中,打掃完畢,一看時鐘,哇!竟然不覺兩個半小時已經過去了。感覺雖然耗費些體力,但是比起第一次,感覺身體已找到不累的韻律了。 

    不過,回到現實來,花這樣的時間,賺那一點錢,還是不太划算,它會犧牲我進修的時間,所以,下次起,要學習更精簡地打掃,最多只花一個半小時,如果仍做不完,那就考慮辭退了,我只是錢少一點而已,不是沒有錢!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沒有對立,享受獨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也有「蘇維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