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參加《苗博雅競選辦公室》開張茶會,代表綠黨的李根政對現任立委持完全否定的態度,「你們能不能想出五個,可以代表你們的立法委員...」。

    最後是苗博雅上台,她延續李根政的話,「...現在這屆立法院,只要三個,你認為是好的政見被成功推動的,有沒有?只要三個,有沒有...過去四年、過去八年、過去二十年,三個你想要好的政見,被成功推動的,有沒有?...

    友人問阿苗「你說全台沒有一個好的立委,沒有一個好的政見被推動,我們都知道台灣國會問題在結構,沒有好的政見、法案被推出,是因為沒有好立委嗎?」

    「沒有好的政見、法案被推出,是因為沒有好的立委嗎?」這問話讓我想起《今周刊》「扭曲的民主殿堂」那一集,裡頭有一篇描述立委生活的一天。在開會期間(二月至五月底、九月至十二月底)中南部立委的行程是早上搭高鐵到台北開會,花一點時間質詢官員,中午匆匆離開,下午三、四點回到選區,就要換上便服四處奔跑,好留下親民形象。

    從2008年以後立委減半,台灣只剩113名立委,平均每位立委要負責619億的預算的生殺大權。每位委員要參加好幾個常設委員會。要搞懂一個委員會的事情就已經需要很多專業的知識,更何況是好幾個。加上台灣這種重人情的社會,雖然選民知道立委的最主要的工作是在監督政府和審查預算,但還是期望立委能關注地方大小事。重地方、重選民服務的結果是立委做的是里長式的工作,很多中央攸關百年大計的重大法案卻匆匆審過,甚至要靠邱顯智詬病的不透明黨團協商達成協議。

    下午審查預算的時間,常常因無法達到法定人數而被迫結束。如果是平時沒開會期間,白天是盡可能出席所有婚喪喜慶和社團活動。下午到選民家門口泡茶聊天,晚餐後還有一段選民服務時間。不管是藍綠,幾乎都是同樣的生活模式。藍綠主要的不同只剩親中或親美日,聽馬英九或聽蔡英文!

    話說回來立委不可能單打獨鬥,政黨掌握提名權與資源,個別立委受黨紀控制,只能充當投票部隊,若你想逞匹夫之勇當先鋒,沒有同仁立委相挺,任憑你再怎麼想代表民意,再怎麼切腹自焚,你也不可能通過任何預算案、法案。即令綠黨有5個像李根政說的「可以代表你們的立法委員...」,又能怎樣?頂多是另一個台聯!中國黨不倒,以黨旗為國旗、把黨總理當國父的黨國幽靈不去,以立足台灣放眼世界為終極關懷的政黨沒有本錢分裂啊。

    延伸閱讀:摘要《今周刊》「扭曲的民主殿堂」


    普世價值 / 濫權瀆職

       

上一篇:少女洛荷的自我定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網開一面的政經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