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高中教師蔡則仁在《蘋果日報》發表《世間再無陳水扁》,談到: 

    這20年來,台灣已經歷無數次的教育改革,…有些教改包裝得很好,但純粹只是為了維護階級利益的手段而已。 

    遠比課綱內容造成的影響力還大的是結構性的問題,教育部已經規劃好逐年調整大學入學方式的比例,一步步降低指考錄取的比率,大幅增加申請入學的人數! 

    表面上教育部使用了非常美式的多元智能思考脈絡,好像各種天分的小孩都可以憑著他們獨特的才能而被大學看見,而非單純的紙筆測試知識教育水準。但實際上教育部沒有跟你說的是,這看似「多元」的能力取材,其實質內涵卻是家庭文化資本的競賽,而學子擁有文化資本的多寡,取決於家庭經濟社會的地位。這種對社經地位弱勢的制度性歧視,將會造成貧窮的世代複製,貧窮的學生再也無法用相同的課程內容來跟優勢階層的學生較量,將在不知不覺中,落入了階級複製的惡性循環。 

    陳水扁黃國昌等反國民黨的菁英人才,他們的原生家庭都是位於社會的底層,但透過教育的方式,而翻轉了階級。現在教育部卻圖謀逐漸廢除指考,以多「元」入學的方式替代,鞏固階級板塊。可以預期以後的社會恐怕變成上品無寒門,菁英階層再也不會有下一個陳水扁了。 

    讀完之後,心有戚戚焉,大幅調升申請入學的比例,確實會造成弱勢家庭在激烈的競爭下被刷下來,因為申請的評比除了學測和在校的成績外,還要比各種才藝和傑出表現(獎盃、獎牌、獎狀),這對偏鄉貧寒的學生而言,他們的家庭資源相對匱乏,哪來如城市孩子般,擁有那麼豐沛的資源,可以透過不斷補習,以充實、開發各種才藝,累積得以進入頂尖大學門檻的紅利,所以他們可說是一出生,就注定開始了一場不公平的比賽了。 

    據報導,今年低收入戶學生報名人數比去年增加18人,錄取人數卻比去年少16人,擠進頂尖大學的比率更低,台大等11所頂大共錄取7500人,經濟弱勢生僅136人,占1.8%;台大錄取1486人,11人是弱勢生,僅0.7%。 

    2002年駱明慶就已發表一篇實證研究《誰是台大學生?》,指出1982到2000年間,57.6%的台大學生來自雙北地區,而苗栗、嘉義、花蓮、新竹、台東五個縣的比率卻不到1%。另外台大學生父親是中高白領階級、公務員的比例高達77.5%,遠遠高於工農的8.5%。但看到這樣的數字,我們投票選出來的政府無動於衷,13年來,不但漠視社會各個階層、各地域的需求,不做任何補救,還讓資源更不公平的分配,擴大城鄉分配的差距,變本加厲,一再把公共資源分配給高收入家庭、打壓中低收入家庭! 

    這幾個擁有國家豐厚資源的國立大學,大部分中低收入戶的孩子,是進不了的,他們只能去讀資源較少的公立大學或私立大學,但是原本社經地位就比較優越的孩子,又因為這樣的考試制度,讓他更順利地進入資源豐沛的學府,造成偏鄉、弱勢族群的孩子要翻身,更加的困難,而有錢人家的孩子日後就更容易掌有社經實力與地位,就像馬英九之流。 

    社會階級無法透過教育自由地流動,讓每個人生命有翻轉的可能,那麼這個國家會有活力嗎?希望2016新的政府能夠重新評估,設計出一個更好的考試制度。別再讓擁有資源和權力的資產階級,恣意制定教育法令剝奪中低收入家庭到國立大學受教育的平等權。 


    普世價值 / 教育現場

       

上一篇:佛陀信仰民族主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非關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