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描寫「茶聖」的電影《一代茶聖‧千利休》,果然節奏較一般電影緩慢許多,但厲害的是:每一幕都讓人目不轉睛、引領企盼接下來的發展,導演、剪接、演員…等等功不可沒,獲日本奧斯卡九項提名,真的實至名歸。觀賞結束還與友人一陣熱烈討論,真是部讓人綿綿長長「回甘」的電影。

    片中場景人物距今約四百年,才看不久就覺得明白何以日本要明治維新而且維新之後國力變得這麼強盛,因為若沒有跟西方學習法治、脫亞入歐,日本就還是跟深受封建儒家影響的中韓二鄰國一樣,永遠只有權勢者有人權、永遠講身分階序。一個社會裏只要多數人民不能抬頭挺胸做自己,人民沒有幸福感,國力一定壯不起來,頂多只能像當今中國一樣,打腫臉(灌GDP)充胖子、用飛彈威脅對它沒有一點威脅的人,然後有辦法的人寧可爭相拿外國護照,也不會爭取神聖的一票。

    千利休對美感的堅持,以及因為對美感的堅持和熱情所帶動的影響力,也讓我更明白:真正的修行是美感驅動,而非慈悲。

    影片之初有一幕讓人眼睛一亮的:織田信長接見外國傳教士,要千利休為傳教士奉茶,於是,資深傳教士帶著新到的傳教士前往,新傳教士一邊穿著很不習慣的日本草鞋一邊抱怨:日本人真是難理解…..那種水有什麼好喝的?裝那個水的陶器有什麼好寶貝的!

    資深傳教士告訴他:等你喝過那個人泡的茶,你就會明白了。

    結果,新傳教士在體驗過千利休的茶道後,完全翻轉了他過去對茶的認知和偏見。當今世界講究軟實力,茶道就是軟實力!華人電影只能賣忠君愛黨、愛漢族的武道,行銷不出與世界文明接軌的個體主權!

    為何中國人口萎縮、人口結構老化?為何中國需要一胎化政策?因為窮、因為貧富懸殊。如果中國政府採均富政策、大力提高內需, 哪需要強迫一胎化政策?生不生小孩是每一對情投意合的男女自然決定,哪需要政府介入管制?一個國家連人家生不生小孩都要管,做人還有什麼尊嚴!

    中國人問哈佛大學教授小約瑟夫∙奈「如何提高軟實力」?他的回答很簡單,就是「放鬆(Relax)」。強制不可能放鬆,吸引力與說服力不可能用法西斯的宣導達成。

    放鬆權力、伸張人權,人才有主體性,才可能創新,法西斯的強盛不值得追求。

    千利休受到眾人崇拜讚嘆,絕非因為他愛日本天皇、愛大和民族。在品茶的過程中,織田信長問他:關於美這件事,該由誰來定義?

    不料千利休竟然大言不慚的回他老闆:「美,是我說了算」,而且,「我所認可的事物,都會留下傳說」。

    哇,大膽撒野!但狂放不羈的梟雄織田信長不但沒生氣,還哈哈大笑,語帶賞識的說:「千利休真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又有人來跟我爭奪天下了!」面對威權,敢做自己,像艾未未劉曉波那樣,這個國家才有前途。

    千利休太太的角色,相當吸睛。那個時代的女性,很難有主體性的,結婚多年,她還是不安,還是一再的要跟丈夫確認自己是他的最愛:「你覺得我適合做你的妻子嗎?」「我有個問題:你日夜攜帶在身邊的那個小茶壺裏裝的是什麼?」

    小茶壺裏裝的是在利休年少時,一位為尊嚴而視死如歸的韓國女子的一截手指,韓國女子的事件啟發了利休,讓他也看破生死,利休切腹前把那截手指取出焚化了。利休離世後,太太拿著那個小茶壺,幾度想把它砸碎,又幾度停下,影片最後就是她再次的問(問利休?問天?):「我還有一個問題…」

    到底是什麼問題?編劇或導演留給觀眾完全的想像空間。友人說:她是在問「愛到底是什麼?」我最初的直覺是:她就是還是沒辦法滿足。

    當然不只四百年前的千利休的太太,即使到了今天,絕大部份的人還是無法在情愛裏滿足,因為絕大多數的情愛都是佔有,而且是有條件、有所求,而非成全的。此外,只要所處的文化、社會制度不鼓勵主體性,寧可鼓勵依賴也不鼓勵人獨立,那就更不可能在情愛裏滿足了,反之,一定是種種的匱乏(不安、不滿)。曾聽一位男性友人說:「我相信全天下作丈夫的,沒有人會完全對他太太坦誠。」我們的社會制度「合法化」夫妻,等於規定了男女關係有所謂的不合法,於是助長了偷情,此所以荘子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道德一旦法律化,人就失真,男女都一樣失去主體性。

    不能坦誠,當然不會只是一方的問題,但,不能交心,當然就會有很多的疑慮不安了。法律制度越限縮道德的主體性,道德對家庭和個人的繫縛就越多,人性就越扭曲。如果人人是自由的,所有的結合都是自由,可退可進,每個人都做自己的最真,哪來婚外情,哪來那麼多婚外情的特殊「性檢警」!沒有防火牆哪需要翻牆!哪來紅杏出牆?

    想像千利休的太太出生在這個自由民主開放的時代,而且有主體性,那會是怎樣呢?她很可能也是為美而跟利休在一起,然後,也能完全欣賞利休對美的堅持,那麼,韓國女子就不會是個心中石、眼裏沙,很可能她早就開口問利休關於那小茶壺的秘密,更可能利休因為感受到她的完全欣賞,早就忍不住跟她分享了,之後,太太跟利休同等的受用韓國女子的生命美感啟示「槿花一日自我榮,何須戀世常憂死」,而活出更美的生命,搞不好她還變成利休崇拜、追隨的對象呢!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生命悲愴性的超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佛陀信仰民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