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終於
    一切都亮起來了 
    那樣的氣味
    漸漸地熟悉

    熟悉的棉花糖
    還有巧克力
    熟悉的牆壁塗鴉
    還有心愛的玩具 

    不明白
    火是怎麼突然長大
    屋子怎麼變成好玩的石頭和砂 

    沒有人聽見我的名字
    腳步變得好多又好快
    水和麵包各自躲貓貓
    連大人也找不到 

    時間變得好近好近
    童年的長相
    卻那麼陌生那麼遠 

    我曾經奔跑的山坡
    有黑色的布匹
    日夜飄舞 

    每天
    一整片枯黃的草原
    等待著一再遲到的黎明 

    農場裡的羊群
    沒有人記得
    果園裡的收成
    沒有人記得 

    天空的顏色
    沒有人記得
    我們是誰
    也沒有人
    記得 

    我使勁呼喊著家人
    每一個臉孔
    卻都被空氣稀釋殆盡 

    學著大人雙手合十
    卻找不出腦裡的半句禱文 

    直到透明的翅膀向我揮動
    漂浮的步伐越踩
    越輕 

    一切
    都亮起來了
    氣味漸漸地熟悉 

    這裡
    不再有巨響伴奏著哭泣
    不再有恐懼燃燒著身體 

    一隻隻純白的手
    香軟地撫慰著我 

    風裡哼著的歌謠
    我從以前未曾聽過 

    沙灘的細緻暮色的光
    媽媽
    妳一點也不冰冷 

    謝謝妳抱著我
    睡入夢裡
    妳永恆不渝的溫柔 

     

    PS. 謹以本文紀念那位安祥地睡在大地母親懷抱中,三歲的敘利亞男童。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一九八四》的中正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反智的法西斯公訓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