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野杜鵑的顏色從來就是個謎題
    如果陽光自己也忘了 

    樹葉上
    精靈們用專業術語彼此餵食
    咿咿呀呀 

    已經石化的姿勢
    將沉默的巨響傳遞給每雙搜奇的眼睛 

    據說那一天
    也只有耳朵是醒著的 

    那一天
    天上的水和天下的水失去了界線 

    那一天
    人類的心臟與動物們的心臟
    忐忑在同一條子午線 


    一天
    被破碎的石頭切割成數不盡個
    永恆 

    這並非只是一個抉擇
    醒來
    或者睡去 

    而我們已經習慣將原本小小的夢
    關入缺乏美感的溫室裡
    悉心豢養 

    所以
    眼淚也找不到真正的故鄉
    當一切都被溶化之後 

    回來吧
    祖靈的溫柔沒有被撼動分毫 

    且放下敬虔的膝蓋
    等候 

    傳遞預兆的雀鳥
    來自時間被冰封的山巔 

    億萬年前彩虹橋上結晶的盟約
    曉諭著 

    讓身軀如臥木般謙卑吧
    我的子民
    沒有人知道 

    明天
    會不會是下一個激情的舞郎 

     

    後記:

    蘇迪勒颱風造成新店及烏來地區多處嚴重坍方道路損毀,遠在花東海岸的「人定勝天」石碑也遭巨浪擊斷。人類的傲慢無知終於在大自然面前低頭。

    極端氣候接下來還會演出什麼戲碼?沒有人知道。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前男友的太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出生,就注定的階級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