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好友說,她之前差一點邀請到我前男友的太太來中心參加活動,但我的前男友怕會對我造成困擾,他和太太討論後說還是不要。

    好友問我,會嗎?我說,一點都不會。

    曾經,這個話題像是生命中的一個凹陷,會吸走很多能量,會莫名其妙地扭曲我的視覺和聽覺,現在,卻是如此輕鬆、流動,我可以感覺到一路走來越來越安穩的中心線,越來越飽滿的內在

    好友說:他們現在發生的問題,跟妳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時候都很相似啊。不過,他現在比較知道自己的狀況,有去看心理諮商,所以,至少沒有以前那樣強烈了。兩個人,怎麼可以那麼相愛,又那麼多負面的情緒啊!?

    想到過去,真的很慚愧,當時的自己,很不成熟,要他無條件的呵護就像孩子要媽媽的愛,盼他無條件的欣賞就像女兒等待爸爸的目光,要他以我的快樂為快樂,以我的痛苦為痛苦。他的忌妒,餵養我的虛榮;他的脆弱,給予我存在的價值感。最後,當他終於受不了而決定分手,我痛苦無比,逢人就問:為什麼他可以說變就變?

    此生聽到的第一個愛情的定義,來自小學四年級的導師,她說:男女之間的那種愛情,是自私的。所以,我一直以為獨占和忌妒是愛情的自然表現,只要不過量就好。然而,這是多麼天大的誤會!如果時光倒流,我希望大人可以告訴我真正的愛情是很美的,而美感正是來自於心願意被碎開,不得不放手的張力!愛情是至情至性,不可能嫉妒、不可能內心有一絲一毫的有所求,是兩個人同時以對方的快樂為快樂。愛情不是交換、不是談判,不是自己有困難可以克服就假定對方也沒有困難不可以克服,一再小看對方困難的沈重,愛情就褪去了。一旦對方有困難要退出或愛上別人,就很不能接受,幼稚地以為曾有過的熱烈纏綿與契合,就可以讓關係的繫縛解套,讓關係的沈重變輕鬆,完全不懂對方跨不過去的那道檻,這怎麼會是愛情呢?

    他跟我分手,並不是說變就變,其實他一直在找路,我們都在找路,因為,週遭看不到什麼好的典範,當關係的不流動,早已變成了一大片令人窒息的沼澤,他自然想要另尋生路,相信彼此都委屈求全、盡了最大的努力,再也勉強不來。如果不是他下定決心跟我分手,我還會逞強勉強、深陷其中,感謝他的決定,即便只是出於他自己求生的本能。

    曾經有好幾年,潛意識裡,還是一直希望有一天他會重新看見我的好,總覺得分手是不圓滿的,總覺得自己是個錯誤,需要矯正。為了證明我沒有因為那段經歷而害怕再愛,我又進入了另一個關係、再一個關係,然而,我發現,任何一個關係,都解決不了「我不夠好、我不值得」的焦慮,都無法彌補內在的空洞。


    教導女性跳鋼管舞的演員席拉凱莉曾形容,幾乎每個女孩的身體,都經歷過所謂的「第一次冒犯(First Offense)」──生命中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有人事物帶給妳的身體負面的感受、批判或羞辱。比如說她的第一次冒犯發生在七歲,她和鄰居男孩子一起光著上半身、躺在後院草坪上曬太陽,鄰居媽媽突然打開窗戶,從二樓喊叫說:「席拉凱莉,妳這個頑皮的小女孩,立刻把上衣穿起來,回家去!妳該為妳自己感到羞恥!」那個當下,她的肩膀好像被吊了起來,她的胸口往內縮,她幾乎無法呼吸,這是頭一遭,她嚐到了羞恥的滋味

    回想我自己的生命中,也有類似的羞恥體驗。大概三、四歲的時候,我們一群小孩子被留在一位阿姨家,媽媽們都一起出門了,其中年紀比較大的哥哥,教我們玩性愛遊戲,他把我們一組組脫掉褲子,上下疊在一起,後來,年紀更大的哥哥姐姐進來了,說我們這樣是不對的!其實我們也沒有做什麼,但那個羞恥的感覺,跟著我十幾二十年!

    席拉凱莉說,第一次冒犯,會切斷我們和身體的連結,讓陰性能量殘缺一塊,讓我們永遠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夠完美,不夠完整。而那殘缺的一塊,正是屬於性感與生命力流動的部份,這個殘缺,讓我們像乾涸的大地,無論我們做什麼,無論我們建立什麼樣的關係,我們都無法獲得真正的滋養,無法孕育出新的生命,即使土壤中有種子,也難以發芽成長開花結果。

    之前讀過愛爾蘭女神Brigid的故事。她手中的火炬,代表女性對於至純至性的堅持,體現在每一個動作中,不論是喝水,走路,吃飯,說話,每個表情,每個眼神,都是全心全意地、與天地間最純淨美好的力量對話。這是女性生命能量的來源,如果少了一點點,那真心的火焰就會消失,就會很容易看不起自己、看不起別人,更可能變得慳吝、冷漠、僵硬、不流動。然後,結婚四十年後的某一天,丈夫問:「妳真的愛我嗎?」才錯愕地回答:「我都已經幫你燒飯、洗衣四十年了,還問這個問題!」

    其實,不只是女性,我相信,大部分男性也都經歷過這種「第一次冒犯(First Offense)」,而切斷了和身體、和陽性能量的連結,一種被閹割去勢的恐懼。只不過,女性的反應比較偏向永遠覺得自己不夠完美,而男性的反應比較像是怕被發現自己不夠堅強、怕在女性面前矮了一截,就像很多宗教學院至今不允許男性學生有女性師資。

    重新與身體大地連上線,不再以對方的身體為享受的對象,身體是聖殿,不是工具,性愛是發現身體可以更自然,再美好的性愛也不可能取代對身體是聖殿的領悟。

    我們的每一個動,行、住、坐、臥、吃喝拉撒和呼吸,都需要去掉世間植入的男相女相,回到姿勢,回到呼吸,受用每一個姿勢每一個呼吸,回歸老天給的自然,才能重新理解什麼是男性女性的自然,重新理解什麼是男性女性的交流,重新理解什麼是性別的自由獨立與尊嚴,這樣子才可以榮耀生命,滋養最尊貴的關係。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生命危脆但值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明天會不會是下一個激情的舞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