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分享了前幾天跟太太發生的小插曲:他正在電腦前寫日記,太太經過身後,他馬上切換畫面。

    其實,這個動作,他已經做了好幾年了。一開始,因為不喜歡太太對他寫的內容指指點點,所以乾脆換畫面,省得麻煩。後來,變成了一種習慣性的反射動作,每次太太經過,他就切換,切換的那個當下,他總是暗自希望太太不會發現他的這個小動作。幾年來,太太也都沒有說什麼。

    然而,那個晚上,太太居然開口了:「你這樣做,我感覺很不舒服。」

    太太的話,好像一面鏡子,讓他突然原形畢露,其實,他並不喜歡做這個小動作的自己啊!不論他的動機是「不要讓太太有機會胡思亂想」,或是耍一點「我才不要讓妳看」的小奸詐,重點是,他自己也感覺很不舒服!而今天,因為太太的一句話,他終於可以來面對了,他很感謝太太,同時,也發現,太太變勇敢了!

    停了一下,他說:「我這樣做,真的不對。我以後一定會改進。」

    那個當下,兩個人之間的連結,彷彿,比以前更深了一些,太太主動說出來、不再隱忍,他也主動迎上去,那本來令彼此不快的處境,反而逆轉成為連結兩人的機會點。

    當友人在分享的時候,我注意到有種特別的感染力,或許是因為,在我們的文化中,要聽到中年男人承認自己錯了,非常不容易。就算有時候政治人物會迫於社會壓力而道歉,言詞之中,充滿了「我代表國家道歉,但是我那時候還沒有出生…」之類的狡猾辯解,皮肉表情雖然可以裝一下,但是,眼神和胸腔都空空洞洞的,如行屍走肉,發射出來的腦波比較像是在說:怎麼可以認錯?認錯,就弱斃了。

    想起布芮尼‧布朗(BrenéBrown)在TED的演講,她說,很多人把脆弱看成弱點,所以,會試圖用各種方法來麻痺令自己不安的感受。然而,人類生理機制的「自然」是:我們不可能選擇性地麻痺感受,當我們麻痺了那些不安的感受,我們也同時麻痺了憐憫、感激、喜悅、快樂…等等一切的感受。沒有了這些感受,我們就會活得痛苦虛無,質疑生命的意義,然後,只好再想辦法轉移注意力、自我麻痺…,陷入無止盡的、趨樂避苦的輪迴,而有了各式各樣的強迫症。

    除了麻痺和逃避,還有另外一種解決方法,那就是把一切不確定的都變成「我對、你錯、閉嘴、就是這樣」的獨斷與偏執,有點像今天的政治,沒有論述,沒有對話,只有責怪,什麼是責怪?釋放痛苦與不安的方式之一。 

    其實,生命本來就暴露在種種無常的風險之中,當我們願意讓彼此最深、最脆弱的那個真實面(authenticity)被看見,不再虛偽包裝,我們就能夠一起面對無常而真實的連結。當接納了,我們才可能直心平等心、瑕瑜互見地去愛人、愛生命、愛世界。

    勇氣courage這個字的拉丁字根是cor(心),意思是真心誠意地說出內心所想,正面與負面的生命故事。

    那些全心全意投入生活的人,有承認不完美的勇氣,願意放下他們認為「應該要」成為的自己,他們願意以自己的真實做為起點。他們不會站在競技台邊圍觀,等待自己完美無瑕後再上場,因為那一天不會來到,他們坦蕩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因為瑕不掩瑜、瑜不掩瑕。他們不會把脆弱看成是弱點,他們甚至認為:讓我們脆弱的,也成就了我們的美麗。(What makes us vulnerable makes us beautiful.)

    Vulnerable這個字,怎麼說都不精準,主要是我們習慣把自己打扮成完美,把敏感脆弱當成病態,我們太害怕被攻擊、被看貶。其實敏感脆弱就像地球生態很平常,就像佛法形容的國土危脆,就像交通混亂中騎摩托車肉包鐵。不論是色身或感受,都如聚沫水泡,我們以為不動如山,其實只要濫墾很快就土石流了。生命實相就是無常,看到無常,看到敏感脆弱,看到柔軟,看到珍惜,願意接納不確定性,看到如果還有明天、後天,如果還有明後天,不怕失去同時又萬分珍惜,才敢暴露自己的敏感脆弱、不隱藏自己真實的感受。地球生態不會因為敏感脆弱就變不值得,生命再怎麼敏感脆弱都是無價,只要有心,生命就值得。

    面對生命實相、面對無常,面對最能涵容的大地,我們能夠允許自己多脆弱?這是勇氣最精準的量尺。

    每個人都嚮往連結,當我們經驗了最真最好最美的連結,我們的生命就會連結到價值和意義。連結的必要條件,是願意交流,願意暴露自己的真實。暴露是以向天地告解的心坦露自己的自卑傲慢,坦露自己走不出的牢籠。暴露不是發洩、不是攀附、不是依賴、不是強迫症或暴露狂。暴露和發洩的不同,在於暴露會高度選擇傾聽對象,發洩是不管對象有沒有聆聽意願與能力。暴露是一起探索生命的危脆,一起感受五蘊不空的沼澤地帶,而不是要人揹你走過沼澤。

    誠實面對自己,不是對自己或對別人有所求,是邀請照見,以人為鑑。暴露真實的自己,不會失去連結,因為誠實面對自己,是關係真實不虛偽的開始。

    布芮尼‧布朗說,羞恥感是靈魂的沼澤地。羞恥感,跟內疚不太一樣,羞恥感針對「我」,內疚則是針對「行為」,如果說內疚是「對不起,我犯錯了!」羞恥感就是「我根本就是一個錯誤!」所以,我必須把真正的我藏起來!內在深處的羞恥感,讓我們認為自己很爛、根本不值得連結。

    走進羞的感受,不是要在這個靈性的沼澤地帶逗留、定居,而是學習接納、理解、然後穿越它。於是,生命的能量不必再在無意識地隱藏自己中空轉耗損。

    活出真正的自己,生命才能夠悠遊潛泳在大風大浪中,不失去與萬事萬物最深刻最脆弱又最美麗的連結。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比喜歡多一點,比愛少一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前男友的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