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想到這幾天出現在臉書上的敘利亞小男孩艾倫‧庫爾迪(Alan Kurdi)的身影,就很揪心。但今天再看到一篇未署名的《敘利亞小男孩罹難真相》轉貼文,看他消費亡者家人,抹黑難民,深覺冷血到不可思議! 

    作者說他對穆斯林從來沒有敵意,他說2009年7 月5 日在新疆的事件,死了不少漢人,但是他有從維吾爾人的角度去看到他們整個民族受到漢人的迫害和侵凌的事實嗎?誰是這些暴力事件後面真正的罪魁禍首?難道不是中國當權者的政策失當造成?這位匿名作者真的對穆斯林沒有敵意? 

    敘利亞難民想要追求更好、更有品質的生活,無可厚非。拿回教社會男尊女卑的問題來解釋這個家庭的禍害是因為父親的霸道和貪婪造成,推演出所有敘利亞難民的貪婪會造成更大更多的問題,要為將來的禍害負責,我覺得這是倒果為因。 

    講到新疆問題,他不寫維吾爾族怎麼被中共迫害,也不提維族人死了多少,只寫無辜的漢人死了,還把維族人對中共暴政的反抗說成是「沒完沒了的鬧事」。講到敘利亞內戰,完全無視於這些難民,一開始因為旱災,接著因為戰爭而被迫流離失所,5年來,在敘利亞已經有近25萬人被屠殺。

    氣候因素雖然不是主因,但可說是壓垮阿薩德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敘利亞連續四年(2007~2010)大旱,150萬名農夫離開鄉下,到城市討生活。加上伊拉克難民湧入,擁擠、貧窮,加上政府的貪污腐敗,種種壓力因子結合終於爆發內戰。氣候變遷,是全球性的現象,可以想像,因為氣候而流離失所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敘利亞的人口大約是2千萬人,內戰開始後,約1200萬人,被迫離開家園,其中800萬人,遷移到國內的其他地區,400萬人,遷移到鄰國,伊拉克、土耳其、黎巴嫩、約旦各約收容了100萬敘利亞名,長期下來,必定會帶給這些國家重大的政治、經濟、社會負擔,如同不定時炸彈。歐洲國家不可能袖手旁觀。就算把國界都封起來,人們還是會想盡辦法偷渡,因為,歐洲就是離他們最近的天堂。

    前天法國友人說,圍繞著地中海的南歐、中東和北非,本來就同屬一個文化圈,地理上非常地靠近,要置身其外不可能。在這個互動緊密的全球化時代,我們或許需要重新定義什麼是移民,重新思考什麼是國界

    敘利亞部分難民的貪婪,回教邊緣社會的憎恨是果,真正的因是國際社會長期以來的本位主義,缺乏公平正義,缺乏對不同族群的包容與同理心所造成。看看號稱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中國強,什麼時候濟弱扶傾、近悅遠來了?大英帝國曾經控制世界四分之一的土地和三分之一的人口,現在土地一再縮小,已縮回到只剩英倫三島,有說要收回固有領土嗎?「固有領土」或「神聖領土的完整」,是天朝主義的概念,在國際法或國際關係上,根本不存在,中共何苦要與國際法對立!不壓迫新疆圖博、不武力威脅外交孤立台灣,才是真正的大國崛起! 

    德國是目前對難民接受最多的國家,2014年一年就接受20萬難民。德國宣示今年願意收容80萬的難民,而英國也宣稱要接納4000名難民。英國的人道主義援助金額已經達到9.2億英鎊..英國雖是歐洲第一,但不及美國捐款的三分之一。法國總統也聲明願與德國一道設立難民接收機制。德國國內已發生多次反移民的大遊行,總理默克爾的壓力很大,義大利、匈牙利、瑞典等國右翼政黨的反移民政策可為他們贏得近20%的選票。默克爾說,歐盟如果不「公平」分配難民,德國將不堪重負。德國展現歐洲大國的強國風範,而給予這些無助的難民人道的救援。 

    這位匿名作者說:「其實歐洲真的走偏了,對難民的救助應該是給他們他們真正 need 的,但是現在這些難民的要求全部都是他們 want 什麼。」這樣的說法很偏頗,把德國人當傻瓜,那些難民只是想要找一個出路,如果不是環境惡劣到沒有生路,誰願意舉家冒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投靠。看到人家衣服光鮮,就可以說人家不是難民,為什麼不說他們原本很寬裕?艾倫‧庫爾迪的爸爸說,「有誰會說他們的小孩不是最珍貴的?每天早上他們把我叫醒和他們玩耍,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美好的事?現在一切都沒有了」。德國和英國不會因為難民要求什麼,就給什麼。他們一定會視必要提供給這些難民實際的救助吧! 

    至於,回教族群在歐洲的問題,就像當初黑人被賣作奴隸移民美國的問題,或許因為回教的封閉宗教特性讓問題更大、更棘手。但是以歐洲民族的包容性,像法國經歷《查理雜誌事件》,法國人用更包容的心來看待,但同時也讓歐洲回教徒認知到言論與宗教自由的可貴。 

    希望每一次的苦難都讓我們更慈悲喜捨,每一次的災難都讓世人更團結,讓人與人之間的愛意更滋長,也讓恨意慢慢消退。 

    延伸閱讀:照片背後真相 溺死小男孩的是經濟非戰亂 (藍弋丰)

    騰訊:一名敘利亞3歲男童的死亡之路

    難民危機:幼童伏屍沙灘 父親講述慘劇 (BBC)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 這一兩天,國際上都在討論那兩位為逃避敘利亞內戰,在過程中溺斃的敘利亞小男孩。男孩一家人,只剩下父親阿布杜拉先生(Abdullah Kurdi)倖存了下來,兩位小男孩,三歲的叫亞蘭(Aylan),五歲的叫加利普(Ghalib)及其母親都在海上航行的翻船事件中過世了。據阿布杜拉的姊姊事後說,那只是一段約半小時的航程。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Imageof Drowned Syrian, Aylan Kurdi, 3, Brings Migrant Crisis Into Focus在這之前,阿布杜拉先生自己一個人曾經好幾次嘗試到歐洲去,有一次他還差點在土耳其境內愛第尼(Edirne)城附近的一條河溺死。還有一次,在保加利亞邊界附近被捕而遭遣返。這一次的悲劇發生前,他們當然也害怕溺死,因此付了比行情更多的錢,$4,450,就是希望可以有一艘比較好的船,而不是橡皮艇。沒想到,最後走私販子給的,還是一艘橡皮艇。

    阿布杜拉先生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長大,一年前,因大馬士革戰事越來越緊張,他離開大馬士革,搬到離土耳其邊界不遠的一個叫做柯巴尼(Kobani)的地方,但他發現,那裡也不安全,因為ISIS對那個地區的攻擊越來越猛烈。後來他們一家搬到了伊斯坦堡,阿布杜拉無法維持生活,必須跟他在加拿大的姊姊借錢才能付房租。

    種種跡象顯示,阿布杜拉先生為了逃避戰亂,從一個城市搬到另一個城市,就像上百萬的敘利亞難民一樣,甚且自己嘗試過一個人先試試看逃亡,都沒有成功。最後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選擇了這悲劇性的最後嘗試。在此同時,根據他姊姊蒂瑪柯地(Tima Kurdi)在一次受訪中的說法,他也深受沒有牙齒之苦,需要植牙,因此他的父親建議,他們一家先到歐洲,讓孩子們有比較好的生活後,再來處理牙齒的問題。

    讀到《敘利亞小男孩罹難真相》,才知竟有一位中國網友Augustblue把植牙一事無限放大,認定阿布杜拉先生是為了貪圖歐洲的「免費」植牙才冒險去歐洲害死了家人。Augustblue 甚至說「那就是如果没有對難民的極其優待的福利政策,這個男人就不會着急往歐洲跑,老婆孩子也不会因此喪命。」他忽略了整件悲劇的主要根源。敘利亞內戰,除了當權者阿薩德政府的專制造成外,當聯合國準備制裁敘利亞時,於安理會投票,中國以及蘇俄是唯二,且每一次,投下反對票的會員國。安理會的運作規則,讓聯合國因此對於敘利亞內戰無計可施。可以說今天數十萬的難民潮,敘利亞阿薩德政府是主嫌,中國及蘇俄是助紂為虐的幫兇。Augustblue的說法,或許是無意或無知,卻剛好符合了「模糊焦點,只有被害者,沒有加害者」的獨裁者模式。


    我聽了上面這段訪問,並沒有聽到「免費」植牙這件事,說「貪圖免費」只是為了八卦式的報導效果。其實阿布杜拉的父親是這樣建議的:”I think if they go to Europe for his kids and for better future, I think he should do that and then we’ll see if we can fix his teeth.”(國華)

     

上一篇:小鳥不怕老鷹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比喜歡多一點,比愛少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