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最近悠遊卡AV女優風波,讓AV成了保守與前衛攻防的前線。連AV該不該有版權都成了話題。這陣風把我吹到A片是不是值得論述。

    生於瑞典移民西班牙的A片女導演艾莉卡‧拉斯特(Erika Lust)是抱著使命感的,她要讓更多的女性,從A片的攝影鏡頭前,走到鏡頭後,成為這個產業的創作者、領導者。

    拉斯特宣稱自己是個對「性」抱持正面態度的女性主義者,她覺得,她是自己身體的主人,而女性、應該跟男性一樣,可以享受性愛。生長在瑞典,全世界第一個把性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國家,她的A片初體驗,發生在青少年時期:她們幾個女孩,約在其中一個人家中過夜,穿著睡衣,吃著爆米花,興奮地播放從父親櫃子裡偷來的A片。一開始,她們覺得好笑,覺得滑稽,但越看越反感噁心,最後,既失望又生氣。

    到了大學一年級,她的男友提議一起看A片,她想,六年都過去了,要不要再給A片一次機會呢?結果,還是一樣陳腔濫調,女的金髮、大胸脯、裝騷,穿著緊身的衣服和高跟鞋,男的雄糾糾,隨時隨地都可以發情。宣洩式的重覆勇猛的性欲動作,只為了滿足男性做不成征服者的失敗補償和做為兩性關係魯蛇的報復。

    她驚訝的發現,在社會各個領域,性別角色都日趨平等了,A片當中的女性角色,卻一成不變,還是那樣男尊女卑,物化女性,她憤怒不已,怪男朋友,怪色情產業,怪全世界的男人…。然而,她突然發現,A片不僅僅是色情,A片可以是一種論述、一種討論「性」的方式,是一種觀看、理解陽性與陰性氣質的方式。而在這個場域的論述中,女性是缺席的。

    她想,與其憤怒不滿讓A片這麼爛,不如做點什麼。原本唸政治學、也熱愛電影的她,決定自己拍一部女性觀點的A片。2000年,她搬到巴塞隆納,學習電影,想盡辦法在片場實習,終於,2004年,拍了她的第一部作品The Good Girl,從選角、美術、服裝、造型、配樂、腳本到攝影,每個細節都當成是製作獨立電影那樣認真。過程中,遭到很多質疑,比如說:只是拍A片而已,幹嘛花那麼多心思?或者,妳是個優秀的學生,何苦這樣浪費妳的生命?…她的確也有疑惑,然而,當她把影片放在網路上,短時間內就衝到200萬次下載,她終於確定,有很多人跟她的想法一樣,希望看到不同的成人電影,這個市場很大!

    她因為處女作贏得巴塞隆納情色影展首獎,而受到鼓舞,唯一想做的,竟然是快快回到拍片現場工作。2005年,她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製作了一部又一部深獲好評的電影,也經營起線上情趣用品店,每個物件都由她精挑細選,還有一個線上影城,除了她的影片,也推薦其她導演的好電影。同時,她也寫書論述,分享經驗,提供有志投入此領域者更多的資源。(Good Porn: A woman’s guide的繁體中文版《好色:女導演教你看A片》,剛於今年八月出版)。


    去年她在Ted演講中說,據說,全球網路流量的1/3都跟A片相關,我們的孩子、青少年,在還沒有性經驗之前,恐怕就已經透過網路收看到A片了,A片就是今天的性愛影像教科書!甚至是性別教育!!不論我們喜不喜歡,她籲請大家正視A片的影響力,A片的功能遠不只是激起性慾,也可以教育啟迪,傳遞好的價值觀,讓下一代學習敬重並珍視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性選擇,並學習思辨在這個社會中性別的呈現方式。就像她不希望她的兩個女兒從超級名模身上學習身體形象或自尊,她也絕對不希望她們從扭曲的、性別歧視的A片中學習什麼是性。

    我看了她網站上的一些預告片,還有最新作品XCONFESSIONS Nº 4的幕後花絮,拍片現場,除了演員,幾乎清一色都是女性,那種氛圍,讓人覺得舒服多了、沒有壓迫感,從美術、造型、打燈到腳本,都跟印象中的A片很不一樣,比較像精緻的獨立電影,角色、劇情稍有層次,動作間,也傳達比較多的親密質感。

    從低俗、荒謬、粗糙、扭曲的性,到製作精良、注重美感、男女相互取悅的、健康的性,的確,是一種進步,然而,這些還是跟我們真實生活中所經驗到的親密關係,相去甚遠。

    真正的親密關係,是想要跟至情至性的「自然」連結,如果發現對方佯裝自然流動、佯裝舒服高潮,正常的人應該覺得索然無味或倒胃口吧!在親密關係中,我們透過可以信任的對方,對至愛的世間,裸露自己的敏感與脆弱(vulnerable),就說一下「口交」好了,絕不可能是傳統A片呈現的男性的強對上女性的弱,而是男方將自己的脆弱送入虎口,因為在利齒下,那絕對是刀口舔蜜的斷頭臺!對方就像是我們通往新世界的窗口,讓我們連結人的脆弱。如果沒有這一層連結,即使有「性行為」,也不算有「親密關係」。

    其實,性的問題,往往不在於怎麼做、如何做,而在於為何而做。然而,受限於A片本身的定義與功能(激發幻想的催情作用),拉斯特作品再好,也無法告訴你為何而做。

    談到A片的教育功能,拉斯特說:「性可以濕鹹,但價值觀必須乾淨。」這場A片改革的功德或許就在於去除人們對性的羞恥感、厭惡感或「口嫌體正直」的矛盾,然而,要讓下一代懂什麼是性,為何而性,或許仍是唱高調。

    以往看得到的A片,都比較像是為了解決身體的鬱悶(性衝動或性飢渴),讓局部器官有刮痧放血的功能,加上單方面的性幻想投射,互相宣洩,同床異夢也無所謂,可以在片中裸裎交纏,比持久、裝興奮,卻沒有發生任何人性的互動交流,唯一的好處是「沒有情感交流所以無所求」,看完A片,膨脹充血一下,放鬆放空,不像男女朋友,有情有愛有所求,不但得不到滿足,還可能感覺空洞。其實,當身心有壓力、鬱結、氣悶時,實在不需要另一個人來當出口,適度的運動、泡泡熱水、休息即可。A片性行為的特寫鏡頭,也許可以滿足偷窺的慾望,但對異性氣質的理解毫無幫助,與親密關係也完全無關。

    親密關係不可能是傳統色情片的耀武揚威,不可能是對對方不舒服的遲鈍無感,不可能是先痛苦後快樂的被虐待狂過程。親密關係主要是照見自己跟這個世界,能不能有最真最美最流動的給予和接納。再多的性關係少了這一層最真最美的流動,不但換不到親密關係,也拉不近距離。

    從前,我以為:如果是對的人,性生活就會很完美。後來發現,就算性生活很完美,兩人的關係也可能完全不流動;倒是性生活不完美,內心反而可能是全然流動的。或許,想要貼近真實、傳遞美好價值的A片,不應該都只呈現那種完美無比的性愛,反而應該呈現當困難發生時,什麼才是最真最好最美的面對。不過,這樣的電影,或許就不會被歸類為A片了!?

    完全同意「女性也可以享受性愛、大膽追求自己的性幻想」,可惜拉斯特女性觀點的A片論述仍不脫「因為男性可以有、所以我也要有」的權利觀點,彼此把對方當成客體、各取所需的資源配置中,表面上是公平了,實際上仍是窄化矮化了人們對親密關係的嚮往。真正的女性觀點,應該徹底粉碎這種各取所需的權力迷思。真正的論述,是回來探問為什麼要做?人是意義的動物,做愛如果沒有做出愛,一定會感覺空洞,失去「性趣」,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性,跟生命的源頭相關,是兩個生命透過完全的融合、然後「再創造」的生產體驗——生出新的我,更無我的我。只有謙卑虔誠,放下一切的先入為主、綺思遐想,才可能進入當下這一刻,做愛才有可能真實。

    倘一味強調舒服的美感,A片恐怕無法帶來有意義的性論述,離人性的真實很遙遠。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慰安婦自願或被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祖國誰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