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曾問過母親有關慰安婦的事,母親告訴我那時她還小,但她姐姐告訴她,絕大部分是從特種營業找來的,只有很小部分是從其他管道來的。後來我查了一下資料,依據現存的曾任慰安婦的阿嬤們的口述,她們幾乎都是來自較貧困的家庭。有的本來就是來自特種行業,有的是被養父母或親友賣掉,有的以為是到前線從事食堂或茶室的工作,被掮客半哄半騙過來的。

    遇到一位年紀八十幾歲的退休老師,她說她沒聽過慰安婦的事,但是當時日本政府曾徵召一些受過教育的女孩前往前線任看護婦(護士),當時她已經填志願單了,但是被學校校長擋了下來,說她已有教職,不應該去。她後來問了曾擔任看護婦的朋友,她們說就是去做看護的工作

    後來我又問了母親,她說當時要當護士並不簡單,必須高中以上學歷,而且受過嚴謹的訓練,薪水也不錯,所以是女孩嚮往的行業。但是因為快戰敗時,因為前線女人較少,加上人心心浮氣躁,有些人可能談戀愛了,或是被強暴了。這些擔任前線看護婦工作的女孩回來,鄰居親友難免有些閒言閒語,所以後來她們的婚姻都不是很幸福。

    我想這些當年上前線的女孩,不管她們是自願或被迫,她們都是被時代捲著走的靈魂,有著比我們更身不由己的命運,身世堪憐。而且我不明白,在西方國家上前線擔任看護工作的女孩被視為神聖的南丁格爾,而在這裡,上前線的護士為何卻遭到歧視的眼光?

    當年國共內戰上前線的男孩,大部份也不是自願,尤其到後期,被迫被抓去當兵的最多,抗命就當場斃命,還有不少年輕男性士兵被長官強暴,乃至到台灣後的海軍,部隊長強暴士兵的事仍時有所聞,他們不也都是被時代捲著走的靈魂!傳說視死如歸的日本神風特攻隊也不全是自願。

    如果不以更寬厚的心看待這些自願或被迫,如果只允許獨佔道德高地的一種聲音說慰安婦全部是被迫,如果只談日本軍妓,不談中國軍自己的軍妓,恐怕真相永遠會被否認與打壓。

    只談軍妓,不談被迫被抓來當兵或當童兵的,我們會知道戰爭的殘酷真相嗎?佛教界赫赫有名的馮馮大居士,皇冠出版創辦人平鑫濤推崇為「天才、奇才、鬼才」的張志雄,在海軍服役15年的血淚人生,被關入所謂的「鳳山招待所」,慘遭同囚輪暴,又遭濫權的軍官強暴,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一個招待所換過一個,被當成「賤人」(男妓)。除了他之外,有幾個男人被強暴還說得出口?

    延伸閱讀:

    迷霧中的微曦(一寂)

    陳凱劭《鳳山招待所》




    普世價值 / 歷史人文

       

上一篇:更年期的「談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A片可以論述嗎?